A-A+

我爱上了好友的爸爸

2016年11月08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我爱上了好友的爸爸

倾诉者:霞霞女26岁


文稿:维安


(一)


我不知该如何描述眼下的生活状态——26岁,曾有过一个貌合神离的男友,现在拥有一个无法“见光”的恋人。我从心底里渴望结婚,却没有勇气面对现在的感情。


我是独生女,父母是公务员,从小比较得宠,但这并没有滋生我的娇气。


大学毕业那天,我把所有的行李搬到了一间租来的小房子里,从那以后的几年中,我的小家搬了好多回,我喜欢一个人的空间。


泉是我踏上工作岗位后的第一个男友。那时我在一家公司做办公室主任,他是我的同事。


刚毕业的女孩总有一些清高,由于公司禁止“内部发展”,泉偷偷追了我4个月,我也没拿他当回事。


有一天,他突然向公司提出辞职,从老板办公室走出来后,泉对着办公室所有人大声说道:“我喜欢霞,辞职就是为了能正大光明地追到她!”同事们大笑、尖叫、吹口哨。我被感动了。


相爱三个月的一个星夜,泉不顾拒绝住进了我的小屋。后来他开玩笑说我当时是“半推半就”,我没有辩解。单身久了,夜晚总是孤独而脆弱的。


从那以后,泉对我的关心更是无微不至。其实有些时候我喜欢独处,有时候想和朋友在一起,可泉似乎永远紧追不舍,永远都有无止境的追问和电话“跟踪”。


同居后,我所有的自由时间都被泉剥夺,他以准未婚夫的身份变本加厉地“照顾”我——我打牌他陪我熬通宵,最喜欢的足球也弃之不顾;我上网,他每隔半小时必端水或送水果,盯着电脑屏幕看;我和女友逛街,他的电话一个接一个……


慢慢地我觉得很烦,就找碴跟他吵架,可他是那种温顺得连架都吵不起来的人。我不知道这是我的幸还是不幸。


(二)


琳是我读职大时的同学,情同姐妹。琳的父母因性格不合离婚多年,她跟了她爸。


琳的爸爸开了个汽车修理厂,家庭条件很好,琳上学都是由她爸爸的“奥迪”接送,身后跟着提了大包小包的司机。


琳说她最希望的不是优越的物质生活,而是一个完整的家。每到过节琳都特别开心,因为只有这时她才能和父母一起吃顿团圆饭。


我见过琳的母亲,一名中学教师,打扮齐整,脸上似乎总带着淡淡的愁云。


毕业时我帮琳搬行李回家,见是我送琳回来,她爸爸跟琳开玩笑:“你那个帅哥呢?”


琳甜甜地笑:“他哪有爸爸你帅?”我才发觉琳的爸爸是个幽默风趣的人,跟以前隔着车窗玻璃看见的那个一脸肃然的男人完全不同。


那次在琳家吃饭时,我感到琳的爸爸趁我不注意时凝视我,凭女人的直觉我感到,那不是长辈看小辈的眼神,但我扭头时他已将目光飘然移开。


毕业后,琳被父亲安排到一家企业作策划,毫无臂膀的我好容易找了份月薪800元的办公室主任工作。


“主任”虚有其名,全天的工作就是接电话、接待公司客户咨询以及打扫办公室卫生。那个时候和泉走到了一起。


(三)


工作和感情都让我很郁闷,于是,就经常在电话里向琳抱怨,琳说要让她爸“想想办法”。


开始我对琳的热心并没抱希望,直到她打电话让我去跟她爸爸“谈谈”,我才正视这件事。那天不知为什么我特别紧张,穿了刚买的新衣,还化了淡妆。

   到了琳家,她父亲问了一些我的情况,叹息道:“你的素质文化都不错,干这样的工作有点可惜。”


当时我一下子想到泉,他从未说这种话,他总认为在竞争激烈的社会上能找到一份工作就不错了,即使是打杂。那段日子,我正在寻找各种理由躲避泉。


琳的爸爸为我联系的单位就是我现在工作的银行。那是一份让人羡慕的职业——每月2000多元的工资,舒适的工作环境。


我对他除了感激之外,似乎还夹杂着一种奇怪的情感:他要是不是琳的爸爸多好!


信贷科给我们每年规定了考核任务,而我在这儿的关系少得可怜,又缺乏经验,急得团团转。


万般无奈下,我拨通了他的手机。他接到我的电话仿佛一愣,但马上很热情地答应了我的请求。


那个星期六下午,我们在一家茶楼里见了面,穿褐色休闲服的他显得很年轻,说话温柔亲切。泉从来都没给过我这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见面的次数越多,我越感觉到自己好像越来越依赖这个成熟的男人,好多不愿和泉说泉也不想跟我谈的话,我都说给他听。


在他那里,我好像找到了一种归宿感。他比我大22岁,但我不得不承认,我爱上了他。


我们每次见面都心照不宣地瞒着琳。去年秋天的一个晚上,我们在一家歌厅里喝醉了酒,他情不自禁地揽住我,低头吻了我的头发,我恍惚间给了他一个有力的拥抱。


那个星期,我和泉分了手。


(四)


我每天都会收到他情意殷殷的短信息,还有叫我起床的“morningcall”。生日时,他开车带我出去玩了一整天,送给我一件价格不菲的生日礼物:璀璨夺目的钻石耳环。


记得有本书上说过,钱不能代表感情的真假,却能反映重视的程度。我珍惜他给我的任何东西,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


那天,琳到单位来看我,看着我的耳环问:“真漂亮!在哪儿买的?”我一下子紧张起来:“水钻的,在女人街拣的便宜货。”


我无法想象,如果琳知道我和她父亲恋爱,会是什么样子。


琳曾经跟我说过,这两年她父母的关系有所缓和,她殷切希望他们能破镜重圆。而我,就是打碎她美梦的刽子手。


我和他几乎都在晚上见面,我在公司门口等他接我,然后到茶楼酒吧聊天或在僻静的街道散步。


我觉得自己像他的黑市情人。我问过他该怎样对女儿和盘托出,他很为难,总是推说:“过段时间再说吧!”


我理解他,如果让我对琳说,我能说出口吗?他告诉我,他和前妻这两年为了琳已不再心存怨恨,但他们不可能破镜重圆。


我看得出来,他和我同样害怕面对他女儿的斥责与不理解。“我想等琳成家后再办我们的事,行吗?”


他满脸内疚地问我。我只好苦笑:“你比我大这么多都能等,我还有什么话说?”


(五)


琳前不久和男友分手了,失恋后的寂寞让她经常在晚上打电话给我,每次她都惺惺相惜地说:“我们这两个女人……”


她至今也不知道我和她父亲的关系。我无数次幻想过和他踏上红地毯的时刻,但每次和琳联络过,这个念头便会极大地动摇。


和他在一起已经一年多了,虽然我认为这段感情没有错,但一直觉得愧对琳。


她能接受好友成为自己的后妈吗?我觉得自己好像欺骗了琳,又好像抢走了她最宝贵的东西。


在友情和爱情的路口,我选择了爱情,虽然它需要我备受煎熬地等待,甚至不知道等待的会是什么结果,但我仍是把所有的爱和幸福押了上去……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