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口述:别人总把我当风尘女

2016年11月08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在与一个祖籍福建石狮的老板同居四年后,终于因为那个老板太花心离他而去的小雨,2000年春节过后,只身来到了海南。她希望在海南找到她事业和爱情的归宿。


用小雨自己的话说,海南一直是她心中的圣地。毕竟,海南是中国最大的经济特区,最吸引她的还是海南的“海”。带着那个老板给她的10万元“分手费”,小雨来到了三亚。


情流财也失


小雨在三亚考察了近一个月,终于在一个繁华路段租下一个铺面,开了一家美容院。由于小雨容貌姣好,加上她曾在广州一家著名的美容学校学习过,美容院的生意逐渐火了起来。不久,一位经常带着妻子来做美容的男子进入了小雨的视线。经过几次接触,,小雨了解到这位男子名叫陈新,广东人,在三亚做水产生意已经有五年了,还在三亚买了房。


半年后的一天,陈新独自一人来到美容院,一问,才知道陈的妻子回老家待产了。小雨暗想,对一个妻子不在身边的男人得防着点儿。果然,陈新按摩后要请小雨出去吃饭。小雨不假思索地婉拒了。小雨很清楚现在一些男人的“三部曲”:先是照顾你的生意,然后请你吃饭,最后请你上床。小雨绝对不想与一个有家室的男人发生什么故事。几天后,陈新再次来到店里,这次他开着一辆崭新的宝马车,也不做按摩,而是直接邀请小雨去吃饭,那口气好象绝对不容推辞。小雨想,陈新好歹也是老顾客了,再说吃顿饭也不能把她给吃了。吃完饭,陈新很绅士地问:“想回家还是想听歌?”小雨脱口说回家。


之后,陈新一天几个甚至十几个电话不是问生意怎么样,就是问想不想出去散散心。只要是请她出去,她都说生意太忙加以回绝。让小雨想不到的是,在一个刮台风下着暴雨的日子,陈新满嘴酒气地来到店里,眼睛像要冒火,说今天是不是也太忙?因为早知道要刮台风,小雨让员工都回家了,只留下了一个女孩作伴,看着陈新的样子,小雨有些害怕。其实,从心里讲,小雨对陈新还是有些好感的,他有成功的事业,人长得帅,性格也挺温和,但他已有了家室,小雨不想与他有任何深交。何况,他的妻子正在家中等待分娩,同为女人,小雨无论如何不愿意去伤害这个女人。陈新掏出一张百元钞票让店里的女孩去帮他买包烟,并说剩余的钱算给她的小费。女孩不敢动,眼睛看着小雨,小雨无可奈何地小声说,去吧。


女孩走后,陈新将小雨一把抱起上到二楼,无论小雨怎样喊叫,甚至掐他的脖子,陈新就是不放手。小雨说:“我要告你强奸!”接下来的事情,小雨这样说,女人呐,有时就是太软弱。不知道当时一直反抗下去会怎么样,反正当时自己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再说,上楼后陈新把她放到床上,并没有粗暴地强迫她,只是非常温柔地抚摸亲吻她,说只想和她亲近一下,绝不强求她做什么。后来,小雨流着眼泪对陈新说,脱了吧,你要的不就是这个吗!


如果说,两个人仅仅就是感情上的纠葛也罢了,后来发生的事情,却是小雨始料不及的。


一天,陈新打来电话告诉小雨,说最近进货资金有点缺口,让小雨取点钱周转一下。小雨问多少,陈新说5万。因为有了那层关系,小雨连借条也没让陈新打,就把5万元钱给了他。当天,陈新打电话说这次他要押货回广东,顺便收些欠款。

然而,十天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陈新的手机开始还能打通,其间还让小雨替他交了100元的话费,再后来,陈的手机就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小雨感觉不妙,立刻赶大到陈新住所所在的小区,保安告诉她,陈新早在两个月前就把房子卖了。小雨一切都明白了。她遇到了一个骗色又骗财的大骗子。


三亚,成了她的又一个伤心之地。


只留下伤心


2002年5月,小雨将铺面转让后来到海口。小雨说,当时她曾发誓不再搭理男人,一心一意做生意,等挣钱多了就皈依佛门断了尘根。小雨说,在河北老家时曾有一位住持说她有佛缘。她对此也深信不疑。她觉得自己算得上善良,但总是被人骗,看来是与“尘世无缘”。


小雨在海口的一个高档小区开店后,开始还算顺利,虽说生意清淡,但也能勉强维持。等到生意好了,麻烦也随之而来。先是一些小烂仔上门滋事,后来居然有些穿制服的也来“揩油”。小雨通过一个老乡获知了一个在要公安门工作的人的手机号码,老乡说再有什么事可以打电话请他帮忙。


那位警察大哥果然神通广大。虽未曾谋面,但几次遇上麻烦,都让他轻而易举地摆平了。为了感谢这位警察,小雨几次约请他吃饭都被他谢绝了。请不到警察,小雨只好请那位老乡吃了几次饭。而且小雨还从老乡口中得知,那位警察毕业于一所高等警察学校,是位副处级干部,39岁,妻子5年前去了澳大利亚,从此再无联系。


小雨说,她本打算断掉“尘根”,但这个警察让她感到世上还是有好人的。小雨承认自己的“凡心”“死灰复燃”了。小雨隐隐约约感到这个人可能就是她可以委以终身的人。


终于有一天,那位警察大哥竟然破天荒地给她打来电话,说要请她吃饭。小雨一听连忙说一定去,但由她买单。吃饭时,警察喝了大约将近一斤酒。借着酒劲儿,警察说了很多工作上不如意的事。小雨感觉他很有些怀才不遇,甚至有些玩世不恭。当时小雨笑着说,官场上失意,情场上得意嘛。其实小雨也是故意挑起情感方面的话题。谁知警察并不接话茬,而是一招手说“买单!”小雨没有抢赢他,觉得欠了他一个很大的人情。在车上,警察还送了一箱礼品给小雨,说是刚才参加一个会议发的,他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叫小雨自己回家打开看。


车停在了小区门口,警察提出上小雨家坐一会儿,小雨笑着说,没这么快吧?虽然小雨心里很想让他到家里去。警察走后,小雨也很后悔有点不近人情,但她又怕警察认为她是个很随便的女人。


后来的事实证明,在那个警察眼里,她就是个“风尘女子”。因为,在后来小雨回请警察之后,同样是车停在小区门口,这位“警察大哥”的真实面目终于来了个大暴露。在小雨又一次拒绝之后,警察说话了,他说像你这样的女人还给我扮什么“处”,你他妈早就是“厅级干部”了。小雨以前曾听说过人们把歌舞厅的坐台小姐叫做“厅级干部”,小雨一时气愤不过,反骂了一句“你妈才是厅级干部。”说完,小雨一摔车门跑回家里,趴在床上大哭了一场。原以为遇上了一个正人君子,却不想是个地地道道的卑鄙小人。


就在当天夜里,小雨的电话响了,看号码是警察的,小雨以为他会道歉,支着耳朵等着,却不料电话里传来的却是一个女人不堪入耳的淫浪声。


小雨的困惑


现在的小雨已经关掉了那个美容院。她准备回老家休息一段时间再作打算。


小雨最后盯着笔者问,为什么现在男人都这个样子。男女之间的感情为什么就不能慢慢培养呢?为什么男人对一个还谈不上有感情的女人随时都可以做那种事?为什么就有些女人愿意随时奉献自己?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