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口述:投机婚姻却遭遇骗子妻

2016年11月08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老婆当初跟他相亲时,对他说有一个在北京工作的哥哥,将来可以帮助他们。他因此接受了这个自己并不喜欢的女人。结婚后,老婆的哥哥并不能给予他经济上的支持,当初的承诺兑不了现,他感觉受了欺骗,想离婚。


讲述:无成(化名)性别:男年龄:32岁学历:初中现状:已婚


无成(化名)在电话里说日子没了盼头,要离婚了。接他的电话不是很愉快,我感觉他说话很冲,属于怨天尤人的那种人。


见面之后,我发现他脸色很差,神情极度沮丧,穿着也很马虎,一开口就唉声叹气。显然,这是个日子过得很不好,对生活失去了热情的男人。


曾经也是聪慧少年


无成(化名)执意要从他小时候讲起,我想,也许小时候他有些风光之处吧,讲一讲可以给他带来些许快乐,就依了他。


我小时候是相当聪明的,天生有文艺细胞。写写画画,唱歌跳舞,我都擅长。上三年级我就会用橡皮给同学刻图章了。


我学习成绩也很优秀。记得有一次全镇搞拔尖考试,结果我戴着大红花,被敲锣打鼓地送回村子里,很是风光了一把。


我是以全镇第三名的成绩考进初中的,上初中之后,根据我的特长,我被分进了美术班,度过了3年快乐的初中时光。初中毕业后,因为家境太不好了,我主动选择了辍学。


后来,我参了军。由于我的文艺特长,在部队的3年,我如鱼得水,音乐、表演、书法样样在行,还学着写词作曲呢。


可是,部队生活再快乐也有结束的时候,3年服役期一过,我又回到了乡村。


1995年,别人给我介绍了一个对象,我对那女孩很满意,可是人家嫌我家条件太差,没谈成。


1996年,我来武汉打工,认识了一个女孩,我喜欢她,她也喜欢我,可是,她家里不同意,又没谈成。


我决定赌一把


1997年,我又回到家乡,进了一家工厂上班。这时候,我对爱情已不再抱什么奢望了。我想,随便找个什么女人结婚算了,平平淡淡过日子。


但有个女同事又让我对爱情有了向往。那个女同事扎个麻花辫,很清纯的样子,正是我喜欢的类型。我想追求她,可是,人家对我没感觉,马上把她同宿舍的一个女孩介绍给我,这就是我现在的老婆娅安(化名)。


娅安长得很胖,而且胖得很不匀称,又显老相,我很不喜欢。但介绍人“麻花辫”极力在我面前游说,据说她哥哥在中央某单位工作,很有能力,厂里几个条件不错的小伙子都争着抢着追求她,包括一个大学毕业生。这事厂里几乎人尽皆知,只有我不知道。


娅安对那些追求者都不动心,唯独中意我。


我家的经济条件太差,又无任何背景,想改变处境太难了。娅安哥哥这个诱惑对我实在是太大,我有些动心。娅安也对我说,如果我跟她结了婚,她哥哥会如何如何帮我,还可以帮我弟弟。因为她哥哥是武警出身,我们一结婚,她哥哥就可以把我弟弟弄进武警部队当干部。


为了我自己和我弟弟,我决定豁出去了。


决定接受娅安之前,我找最好的朋友长谈了一次。我说:“这是一场赌博,但我还是想赌一把。如果赌赢了,我就彻底翻了身;如果赌输了,我将输得很惨很惨。”


我问无成:“输得很惨很惨,是什么意思?”他一点不掩饰他的直白:“我一点都不喜欢娅安呀,完全是为了她哥哥这个背景,才愿意接受她的,如果最终得不到她哥哥的帮助,那我岂不是输得一败涂地?”

跟娅安接触两个月之后,1999年底,我们就结婚了。可以说,这个婚,一半是为我自己,一半是为我弟弟而结的。我把我们兄弟俩的命运都在这个婚姻上了。


老婆的哥哥对我非常冷淡


结婚之后,娅安一直在我面前念叨,她哥会如何帮我们,让我心存希望。可是,结婚后整整3年,我只见过他哥几次面,每次也只是过年匆匆一见,也没说上什么话,我甚至连她哥具体在哪个单位都没搞明白。


2002年,我终于忍不住了,跑到北京去找娅安的哥哥。费尽周折,我在一个中央级研究院找到了她哥哥。她哥哥对我非常冷淡,没让我去他家,也没让我去他办公室,只在单位的院子里跟我站着说了几句话。


我让他借点钱我去开个店子,他说,你什么手艺都没有,能开什么店?我赌气地说,我一个人出去打工算了,把老婆孩子放在家里。他说我是个不负责任的男人。我恼火了,跟他吵了起来。


这次北京之行,我一无所获,还带着一肚子气回来。不过,我证实了一件事,娅安的哥哥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我打听过了,只是在一个研究院里做一般的行政工作。


一切尝试都失败了


老婆的哥哥靠不住,我决定破釜沉舟,自己闯出一条“血路”。


前两年,我在北京当了两年“北漂”,可也没闯出名堂来。


当北漂?我仔细打量了无成一下,实在想像不出他当北漂是漂哪一行当?画画?唱歌?表演?气质似乎都不像。我只好问了,在北京漂两年是在干什么?他说,唱歌,但想出名太难了。


唱歌唱不出来,我又想走表演的路子。我参加了张国立的一次电视剧选秀活动,第一关过了,可是第二关卡住了。评委直言不讳地说,他们要选的是青春靓丽型的,我不属于这一类;而且,我的普通话也说得很不好。


我也认为无成的形象没有走演艺路子的可能,便问他,怎么会这么不切实际呢?为什么不找合适自己的事做?他点了根烟,语气淡淡地说:“人生嘛,本来就是一场赌博,赌上去不就赌上去了。我的朋友也都说我不切实际,可万一我成功了呢?那就什么话也没的说了。”


一切尝试都失败了,我又回来开始老老实实过日子。我带着老婆孩子来了武汉,苦学广告制作手艺,制作户外广告牌啊,灯箱啊。手艺学到手之后,我没钱自己开店子,一直是接点零活,别人有了活来找我,我就去做。


梦想彻底破灭


我一直梦想有自己的店子。我对娅安的哥哥还是不死心,今年4月,我又去北京找他。打他电话时,他又是很冷淡,见到他之后,我还是厚着脸皮说借钱的事。他没好气地说:“娅安从没跟你说过吗?我贷款买的房,还款要还到50岁呢,我哪来的闲钱借给你?”


这一次,又是不欢而散。我彻底明白了,娅安的哥哥能力实在有限,他自顾不暇,哪还关照得到我?当初说的什么让我弟弟进武警部队当干部,纯粹痴人说梦。


这次从北京回来之后,我一看到娅安就心烦,怎么看怎么不舒服。她完全是个骗子,用一个精心编造的谎言骗了我整整7年。我就是靠这个永远不能兑现的承诺熬过了整整7年。我的精神支柱彻底垮了,我想跟娅安


,因为她欺骗了我,害得我好苦。


我说,自己的日子自己过,为什么要依赖别人的支助呢?不管那个哥哥是不是真有能力,不管当初娅安说没说过哥哥有背景。无成情绪很激动地说:“我就是指望着她那个有背景的哥哥能帮我和我弟弟改变命运,才愿意接受娅安的,否则,我绝不可能娶她。


临走时,无成一直都在叹气,而且不停地说,感觉日子再也过不下去了,一天都忍受不了这个老婆。


讲述BBS为什么输了


无成说他彻底输了,输得很惨很惨。因为他是拿婚姻当赌注来赌一把的。


且不说输赢这一说法是否妥当,即使输了,又如何呢?他连“愿赌服输”这一游戏规则都不能遵守,竟然迁怒于老婆,认为她当初耍了手腕欺骗了他,因此想跟她离婚。


输了,不能只怪牌不好,怪手气不好,主要还是应该好好反省一下自己的牌技和牌品是否有问题。

 

无成之所以已过而立还一事无成,连开店子的几万块钱都成了天文数字,是有他自身的原因的。曾经的聪慧少年,为何没有一个好的前程,难道仅仅是因为家境不好、没有背景?有多少各行各业的成功人士是家境不好、没有背景的啊,他们是如何走向成功之路的呢?


无成为什么不脚踏实地,做些更切合实际的事呢?不要再怨天尤人,不要再白日做梦了,无论是否离婚,先好好做个男子汉。(文/毕云)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2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