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两个男人,一个结局

2016年11月08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我坐在街角儿的咖啡厅里,要了一杯咖啡,却没有加糖和奶精。苦涩的味道,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吃药的情境。我是个喜欢打针,不喜欢吃药的小孩儿。每次生病的时候,妈妈总是拿很多糖果哄我吃药,可我一次也没有妥协过,当妈妈强行把药丸放入我口中时,我会马上把它吐出来。妈妈没有办法,就只好让医生给我打针,别的小孩儿都吓得哇哇乱叫,我却安静地躺在妈妈怀里,享受那一瞬间的刺痛,连眉都没皱一下。妈妈心疼得直摇头,说:“怎么生了这么个怪异的小孩儿?”
   想到妈妈,我就把奶精和糖放进咖啡里搅拌起来,妈妈是不会容许我这么折腾自己的。听弟弟说,妈妈为了我,已经急白了头发。不是有人说过‘四十岁的女人,一朵花"?妈妈才四十出头而已,为了我,花都没开,就凋谢了。心头突然有一股淡淡的疼痛冲斥着那道还没有愈合的伤疤。
   加了奶精和糖的咖啡,已经不再那么苦涩,闻着奶香味,泪水慢慢地爬上了脸庞。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毫无前兆地落泪了,好像是踏上列车,离开生活了二十一年的城市时,泪水就开始频繁地光顾我的脸颊。
   昨天晚上,我又做恶梦,又梦到他和她在一起,他带着那种漠然的眼神,斜斜地看我,让我在梦里,都无处可藏,只能眼睁睁地看他那么疼爱地守护着她,守护着那个我最好的朋友。泪水涌满了眼眶,无法控制地在脸上快速地滑行着。醒来的时候,枕边湿了一大片,我躺在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床上,回想着那个熟悉的梦,那个会让我哭着醒来的梦。
   五个月了,我不停地轮换着新的城市,新的环境;想让新的事物尽快冲掉那旧的哀伤,可是到了现在,一个梦,就击毁了我好不容易伪装出来的快乐。也许,逃避真的解决不了问题,只有勇敢地面对,才会真正地释然,真正地快乐。
   那么,在这个斜阳暖照的下午,请你听我诉说,那个疼痛的梦的源渊。
   和邵宇在一起的时候,我其实是喜欢韩梦的,只是,他的若即若离刺伤了我的自尊,让我选择了关爱着我的邵宇。邵宇是个很细心的男人,他会在寒冷的冬天给我暖手,会在我讲并不怎么好笑的笑话时,很配合地给几声狂笑,我不开心的时候,他还会想法设法地逗我开心。可是这个男人,只让我感到温暖,感觉到哥哥般的关爱,并没有让我从心眼儿里快乐起来。
   内心里真实的想法,总是会在唐唐面前抖漏出来,她会给很多理由让我释然,让我可以坦然地在邵宇的关爱下,想着韩梦,想着他冷漠的表情,淡然的眼神。
   只是,突然有一天,邵宇冷冷地指责我太虚伪,并且,开始疏远我。除了震惊,我还有一种深深地失落,我感觉到自己已经习惯了邵宇的关怀,习惯了他的幽默。我想自己可能早就喜欢上了邵宇,只是没有察觉到而已。
   唐唐是看着我们是怎么一路走过来的,她见不得,我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样,就去找邵宇理论。理论的结果是,唐唐拉住了邵宇的手。过程,我已经不想再去赘述,这只是一个男人的结局而已。
   不管,我到底喜欢不喜欢邵宇,唐唐和他走在一起,我们之间都不会再像以前一样亲密无间,失去唐唐,我很伤心。我们不再像以前一样,无所顾及地分享彼此的秘密,偶尔碰面,也是很尴尬地打个招呼,就匆匆离去。
   庆幸的是,没多久,唐唐就有了新男朋友,并没有和邵宇真正地走在一起。而我和唐唐的感情,也因他们的分开而复合了,那段短暂的插曲一点儿也没影响到我和唐唐的感情,我们的复合是天衣无缝的。
   在和邵宇分开之后,韩梦很意外地收起了他一贯的冷漠,对我慢慢地好起来了。唐唐和她新男朋友天天幸福地粘在一起,我也沉浸在韩梦突如起来的温柔里,无法自拔。
   原以为,会这样一直到老,可是,生活永远都不会风平浪静,暗潮始终是会汹涌的。
   唐唐的男朋友走了,只是短暂地走了,不久还是会回来的,他那么爱唐唐,是不会舍得留下唐唐一个人,就走的。
   疼着我的韩梦,在这个时候,狠狠地捅了我一刀,没有偏离,就在心口最中间的位置上,现在还淌着血。
   我疼着唐唐,在那个伤口上,撒了一大把的盐,浓浓的血腥味里,夹杂着咸味在空气中飘浮着。
   是的,你没有猜错,韩梦和唐唐,在我的面前,不单单是牵起了手,韩梦还守护地拥着唐唐。
   于是,我就逃到了这里,逃到了离家千万里的城市里,一个人哭泣。
   两个不同的男人,却是一样的结局,是谁安排了这样的人生,让我去体验,让我去痛苦,让我连妈妈都抛弃了,一个人流浪?是唐唐?是邵宇?是韩梦?还是我自己?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