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让爱放纵一把吧

2016年11月08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晚上坐在电脑桌前,心情怎么也不能平静下来,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心里很乱很乱。刚才写了点东西,可没写多久就写不下去了,一点灵感都没有 ,停在那里很长时间很长时间就是写不出东西来。烦,乱,今晚就是这样的心情。想在QQ上找个朋友聊聊天,可是他们的头像都是暗的,也许朋友们都睡着了吧,不过这才晚上二十一点怎么都睡得这么早?
  我不该认识他,很不该,很不该。我后悔认识他,很后悔,很后悔。是他把我的心情搅乱,搅得我心里乱糟糟一团,是他让我坐在电脑前不得安宁,是他让我总也不能好好的静下心来学点东西,是他,是他,是他,就是他。为什么要让我认识他,为什么,为什么?当初是我加了他的号码,这只能怪我自己。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错误。本来今晚是想上来跟他聊聊天,可是上来之后很失望,他的头像是灰暗的,我的心情突然就跌落到冰点,冰冷冰冷的,心一阵阵在颤,闭上眼睛想平静一会儿,可心依旧是在一阵阵颤,不好受。
我有他的电话号码,只要拿出手机拨一下就可以了,可我不想,拨了又有什么意义呢?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拨他的电话号码,因为我知道我们是不可能的。所以每次我都是努力控制着自己不去拨他的电话号码,突然发现自己的自控力很强,竟然与他相识以来就只点过一次那个绿色的电话图案的拨通键。可是愈是这样心里就愈难受,感觉好像自己是在折磨自己。
只能打开word把今晚的心情,用乱七八糟的文字记录下来。我不可能把这段文字写好,因为此刻心里是乱的,所以用来表达内心的文字也就只能用“乱七八糟”这四个字形容吧。
  昨晚听了含笑的含笑时间,一个女孩子用看似很成熟却又不太成熟的话问含笑:“含笑姐,我想谈谈感情的事。我爱上了一个比我大十岁的男人,他有家有孩子,他是我的上司。我现在想离他而去,我不想破坏他的婚姻,可是我不能自已。我们零六年的时候有了性关系,他对我很好。所以每次我决定离开他的时候都是哭得伤心不已,心里很难受很难受。而他也是每当这时就会对我说,不管以后你跟谁结婚我都默默地为你祝福,只要你过得幸福。”女孩子说完后,电话那头传来抽泣的声音,她好像是哭了。
  含笑笑了,她说:“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能破坏他的家庭?你有这个本事吗?你觉得自己很有能量?”
  电话那头沉默。
  “姑娘,我问你,你认为他真能为了你离婚吗?”
  “不知道,可是这两年来他对我一直很好,非常好,非常好。”女孩子语气坚定地回答。
  “哼,姑娘,我说句不好听的话,他跟你在一起就是为了感受一下你年轻的身体。就好比一座新房子,他就是要感受这新房子给他带来的新的体验。等房子稍微旧了一点,他可以再换一座新的房子,重新感受新房子带来的新体验。”含笑又笑了,笑声里有一种关切的蔑视:“哼,呵,这男人真是个调情高手啊。”
  突然收音机里传来时钟嘀嗒的整点报时声,含笑稍微停顿后说:“好了,这位姑娘,今天的含笑时间到点了,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我们明天晚上关于这个话题接着聊,明晚含笑时间见。
我听完后,不知心里有一种怎样的感觉,呆愣愣的躺在铺着竹凉席的床上,一动不动,时间好像有点凝固了。怎么就像在说我自己,跟我的情况有些相似。我突然就感到有一把尖利的刻刀在我胸口狠狠的刺了进去,痛得让我窒息。

--------------------------------------------------------------------------------
接着上文,他也是已婚男人,他也是有孩子的父亲,可我还是不可救药的爱上了他,虽然我们没有见过面,但是我对他确实是有爱的。我们认识很久了,去年十月份的一个晚上我坐在电脑显示器前,随意加了几个号码,就这样不经意间就把他的号码加上了。
他住在一个小城镇里,是那里的政府职员,他十分成熟也十分能干,深得领导的赏识。这绝对是真的,因为我是一个多疑的人,如果不调查清楚是绝对不会相信的。他比我大几岁,很英俊,浓浓的眉毛,挺拔的鼻子,眼睛虽然不大但却炯炯有神。我最喜欢他浓如墨画的眉毛,双眉之间有一股男人特有的英气。
他爱说话也会说话,不论我说出多么尖酸刻薄的话,他都不会生气。每当我生气了他总是主动来哄我,我就有一种暖暖的感觉,很温暖很温暖的感觉。
我们不仅是在网上聊天,他还经常给我打电话,电话里我们会聊很多很多。我最爱听他聊工作上的事情,每次都是听的十分入神。每当这时我总感觉他特别成熟,处理工作中的问题总是得心应手。他是一个谦虚的人,从不自夸。我记得有一次我问他,你是不是在单位做领导呢?他笑了笑回答:没有,只是负一点小责任。后来我从他的一位朋友那里得知他确实是个小领导,可谦虚的他从来不跟我提起这些,甚至会跟我半开玩笑的说:“丫头,我只是一个兵。”
有时候我在工作上遇到麻烦,就会向他请教,他总是能帮我想出一个完美解决问题的办法,而我呢,则是按他说的去做,最终的结果就是我的顶头上司会毫不吝啬的夸我有工作能力。我就从心里佩服他。我爱他身上那股成熟男人的味道。其实他的年龄并不大,但他比与他同龄的男人要成熟许多。
说这些就是想倾吐心中的真实感受,其实我自己也觉得很无聊,无聊的像一杯冬天里的白开水。
我跟他就这样经常联系,有时在网上聊天,有时在电话里聊天,聊得非常投缘。不过有时候我也会想,是不是我一厢情愿呢?他是不是只是跟我玩玩呢?说投缘那也不过是我自己的感受罢了?不知道他对我的感觉是不是也可以如我对他的感觉一样用“投缘”这两个字呢?
一次,在电话中他对我说,要来济南找我,我婉言拒绝了。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拒绝他,可能我是怕被我的同事、朋友知道吧,我不想毁坏自己在朋友心目中乖乖女的良好形象。我感觉自己特别自私,也特别虚伪,有点伪君子的感觉。
他无奈,只好邀请我去他的城镇——一个海边美丽风景的城镇。他甚至用哀求的话对我说:“你来我这里吧,我请你好吗?我快承受不住了,我就是想见你。”
我说:“你难道不怕你的领导、同事知道了?”
他语气坚定的说:“我不怕。”
我听了这话的时候还是很吃惊的,他是一名政府公职人员,却为了我可以不顾个人形象,这让我有些感动。
于是我犹豫半晌,语气缓慢的对他说:“我不想给你惹麻烦,不能因为我给你带去不必要的麻烦。”
他好像是特别着急,甚至有点冲动,说:“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这是我曾经对他说过的话,我记得那时我对他说:“我就是喜欢你,不在乎你有没有结婚,不在乎别人怎么看,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如今他把我对他说过的这句话说给我听,我的心情难以名状。
他要我立刻就去他的城镇,他迫切的对我说:“明天,明天你就来好吗?”
我听后犹豫着,没有回答,后来我故意借口说:“实在是太远了,我去了是要留宿的,住在哪里?”
他很诚实的说:“五星级的没有,三星级的有,我同学刚当了酒店副总经理,你住他那里就行,放心,很方便的。”
“那你怎么跟你的朋友解释呢?他要是知道了怎么办呢”我不依不饶的问。
“不怕的,知道了也没关系,我不怕。”他的语气依然如刚才一样坚定。
我一时哑口无言,因为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去找他。突然就觉得自己很可恶,一个可恶的说谎话的讨厌家伙,有些愧疚感。为什么要欺骗他呢?为什么在他反反复复问我,是不是认真的时,我竟然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回答,是。我真是可恶死了,应该遭电闪雷劈。
  之所以不去找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我清楚的知道,去了会有什么意料之中的事情发生?性这个没法避免的话题,就是它。我能想象得到晚上跟他相处在一起,欲望的火花燃烧两个激情碰撞的身体……我不敢再想下去……我怕到时候控制不住自己……
他曾经在激动不已的情形下说过:“我不仅是想见你,甚至……”
“甚至”我明白这两个字的含义。、
“甚至,我想跟你做爱。”这就是他欲言又止的话。
于是我绝决的对他说:“别胡说,那个是绝对不可能的!”
“拥抱。”他只说了两个字。
“性行为不可以的。”我十分干脆的告诫他。
“拥抱一下都不可以吗?”
“可以”我柔弱的回答。
接着上文,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矜持,不,应当用清高这个词。为什么不可以去跟自己真心喜欢的人放纵的做一次爱?为什么要如此自律的折磨自己?为什么两情相悦的事情不可以?为什么要绝然的拒绝他?难道那个所谓的什么“道德”就真的那么重要吗?如果现在有人问我,道德和真爱只能选择一个,你选择哪个?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我选择后者。
我真的很想对他说,我想投入你的怀抱,让你紧紧地抱着我,这是我真想,真想,真想的事情,你就揽着我的腰抱着我的肩,我把头靠在你肩上,鼻尖碰触着你的颈,双唇轻轻吻你,闭上眼睛感受你身上每一寸肌肤散发出的温情。我甚至想对他说,我愿意跟你……跟你有一个完美的夜晚……我愿意……我愿意……因为我爱你,我爱你。
写到这里,我的眼睛有些湿润,鼻子酸酸的,我用手在眼角轻轻擦一下,手指上竟然沾有少许咸咸的泪液。心中又涌起一股无法用语言表达的热流。我闭上眼睛不再看电脑显示器,脑子里浮现他的音容笑貌。一片蔚蓝色的大海,我与他手牵手,光着脚丫漫步在海水中,白色的浪花在我们脚下翻滚着,他卷着的裤腿被翻滚的浪花打湿,我笑他:“你这个笨蛋,真笨,裤腿都湿了。”他一只手揽着我的肩,笑着,一只手在我肋间轻抓,他说:“你说谁是笨蛋,你说谁?你再说一遍?你这丫头看我不收拾你……”
远处天空中有海鸟飞过,还有呜呜作响的远航的货轮,还有水雾迷蒙处隐约可见的礁石,还有……还有……
我想也许有一天我真会去找他,四个小时的路程不是太远。几百公里的路无法隔断我对他的思念。我只想放纵的去爱一次,不在乎结果。我不想再这样束缚自己,不想再这样压抑内心的真爱与企盼。我只想哄哄烈烈的去爱一场。放纵一把吧,不求天长地久,但求曾经拥有。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1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