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导师的性骚扰让我不堪

2016年11月08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导师的性骚扰让我不堪

    四个男生当中,辉看起来最顺眼。第一眼我就感觉要等的人是他。

  逆来顺受、胆小是我性格的一面。小时候上课被点名回答问题,总是低着头,脸红到脖子根。上大专后,人开朗很多,但还是不够勇敢。像我这样性格的人能和男生一见钟情确实出乎很多人意外。大三那年元旦前夕,什么晚会、舞会、露天电影等活动一拥而上,我宿舍姐妹蠢蠢欲动,组织了联谊活动,请了外系四个男生玩。

  四个男生当中,辉看起来最顺眼。第一眼我就感觉要等的人是他。吃饭时,他在酒桌上用茶水敬我时被旁边人调侃,他却说君子之交淡如水,还挺幽默。饭后玩兴正酣的一群人去跳舞,辉第一个邀请我跳,当时紧张得一塌糊涂,步子都乱了。等大家玩乏了,辉带着我悄悄开溜,去了舞厅隔壁的投影厅。那晚的电影讲的是什么我很模糊,只知道好像是个好莱坞爱情片,当屏幕上出现男女主人公忘乎所以的亲热画面时,我和辉都有点尴尬,黑暗中我的脸阵阵发热。这是我第一次和男孩子单独看午夜场,兴奋而陶醉,也许是周围气氛激发了我们的情绪,某一个瞬间,他蜻蜓点水似地吻了我。

  我和辉是同学们中唯一联谊成功的。

  毕业没多久,我发现自己怀孕了,情急之下决定和辉结婚。不知哪来的胆量,我们私自领了结婚证,一个多月后,才通知家人。父亲的脸色冷得象冰川,任由我怎么解释都无济于事。整整怄了半年气,他才理我。

  我在一家公司做文秘,辉在广告公司里搞些小设计。薪水不高,仅仅能养活自己。平静中,我在等待小家伙的降生。那种感觉很奇妙,总觉得自己还是个需要人照顾的小孩子,怎么就要制造出新的生命了?

 他是公认的最和善老师

  孩子两岁多时,我辞了那份再普通不过的工作,一边照顾家,一边复习考研。由于新报考的专业和专科阶段不同,我需要花很多时间来自学。幸亏,过去的底子比较好,基础打得牢,再加上有耐力,学起来不算费劲。前年,我如愿以偿被广州一所大学中文系里著名教授收为弟子。接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晚上精神亢奋,怎么也睡不着,辉也爬起来几次,我们不断谈论着,这一纸通知就象是全家的希冀。

 开学一个礼拜后,才见到肖胜武,我的导师。先前,我写过一个短笺投在他的信箱,真诚地表示了能成为他学生的荣幸。所以,第一次见到我时,他开口便称赞我的字写得好。肖老师说话彬彬有礼,洋味十足。如果不是看过他的资料,我决不会相信眼前这个人已年过半百。“我不是很喜欢招收女学生,她们总是因为个人问题耽误学习。”他解释说想培养学生走博士之路,但很多女孩子为了家庭止步不前。我有点不好意思,觉得老师指的那类人也包括我在内。“结婚了没?”肖老师单刀直入,我如实回答,并随之表态目前上学是绝对第一位的。

  大概是长得慈眉善目,说话温文尔雅的缘故,在系里,肖被同学们公认是最和善的老师。他曾在美国和英国做过访问学者,思想活跃,很能跟年轻学生打成一片。

  我家经济拮据,肖不久就把我介绍到学校科技部去勤工俭学,每月有几百块钱收入。去年下半年,我开始着手准备毕业论文的材料,经常泡在图书馆里,翻阅和课题有关的中外文献。开题前,肖老师开始具体指导,我们每周至少有一两次碰面机会。

 性骚扰让我不堪

  他在暗示什么,我慌了,想挣脱,又不敢,我被吓哭了,不知所措地站着原地不动。

  入秋的一个晚上,刚吃完饭,接到肖老师电话,他要我去他办公室谈论文进度。我匆忙收拾好,骑单车赶去。肖胜武擦了香水,一进办公室就能闻到。我有点不习惯,但还是强忍着。他边指着论文边跟我讲解,忽然,他在我手上轻轻扇了一下,说有蚊子,我对他的举动感到。肖滔滔不绝说着,不知不觉已十一点半。我们出门看见楼道灯灭了,伸手不见五指。他翻出了打火机,试打了几下没燃,“来,老师牵着你下楼”肖胜武把手伸了过来。我不懂如何拒绝老师的要求,只好乖乖听命。和他牵手走在一起很紧张,但我想,他和父亲年龄差不多,用不着计较。

  论文修改了几次,还得拿去给导师看。白天他很忙,我只好晚上去找他。那天时间还不晚,可是办公室就剩我和肖胜武了。没注意他是什么时候把门关上的,一种莫名的情绪涌上,我开始害怕。肖说电脑出了点问题,有个文件拷不过去,我只好试着帮他看看。没想到,弄完电脑,我正从椅子上起身,半个身子还悬在半空时,就感觉有个人突然从背后把我抱住了。他贴着我的身体,用急促的快频率跟我说,师娘年纪大了,已经到更年期,可是老师喜欢踢球,喜欢运动,非常有活力和激情,精力充沛!

  他在暗示什么,我慌了,想挣脱,又不敢,我被吓哭了,不知所措地站着原地不动。肖肯定从没见过我那样,赶紧松开我,拿出手帕给我拭泪。“别哭啊,我又没怎么你。”说着说着,又在我脸上蹭了两下。“你都是结了婚的人啦,这方面应该放开一些啊,老师是喜欢你才这样的。”肖在“开导”我,他说老早就被我独特的气质吸引了,想要跟我在一起。门外好像有响动,肖很警觉,命令我不许哭,然后提高嗓门叮嘱我抓紧时间再改改论文,然后叫我先回去,改天再谈。

  回到家,我哭着把事情告诉了老公。他听完浑身发抖,当时就准备冲出去找肖。我拼命拉住了他,说自己毕竟是肖的学生,闹僵了,论文不通过,学位拿不到,书不是白读了?老公砸了桌子,问:难道就让他为所欲为?我默然。

  老公终于还是控制住了情绪,我们都想息事宁人,但这个结已经打在他心里,他说等我毕业一定揍肖一顿,叫他别再去坑害别的女孩。

  从那以后,我刻意避开跟肖单独相处,但他还是隔几天给我个电话,要我去办公室见他。“今晚,你过来吧,老师一个人在,挺寂寞的,你陪陪我啊。”我找不出理由回绝,只能去。幸好,他比以前收敛了点,不大敢乱来。不过,在他掌控下,我仍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

  听系里同学说,肖早年就离婚了,现在身边的女人和他是同居关系,不管他私生活怎样,我现在只希望他不要骚扰我。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4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