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红杏出墙:被三只安全套逼出的艳遇

2016年11月08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倾诉人:向葵(化名)
  29岁 某公司部门主管
  采访时间:6月19日晚
  今年重庆初夏多雨,向葵第一次打来电话的清晨,忽大忽小的雨丝已在山城飘飘洒洒了一整夜,潮湿的空气入发肤时有着沁人的冰凉,一如她说话的语气,慌乱、无助、绝望。
  联系向葵采访的那天,正好是端午节,她说出差的老公刚回家,从北京找来重庆的艳遇男主角也暂时回去了。
  生活停摆在暴风雨前残喘的宁息。
  那个男人说,他没有放弃,他还会再来……
  1.记忆中的岁月静好
  这些天,我的神经一直绷得很紧,夜里很晚也睡不着,老是纠缠在一些光怪陆离的梦境里,梦中爸妈、老公、女儿、同事全都对我咬牙切齿、怒目而视。
  半夜吓醒,瞪着
天花板,常常不知身在何处。回想4年前与付铭(化名)刚结婚的时候,住在简陋的单位老房子里,没有精致的装修,没有小区,没有花园,却是岁月静好,恬然安稳的日子。
  4年前,付铭在一个国营老厂里上班。研究生毕业的他,年纪不大就已是厂里重点培养的中干。
  长辈们都认为付铭很有前途,可在我看来,拿着微薄的薪水,窝在死气沉沉的老厂房里能有多大的前途?
  我们每天的生活也是最平凡不过的居家生活,早上一起去菜市场遛一圈,晚归时准备二人餐也会在厨房里嬉闹着忙前忙后,饭后会手牵手在厂区林阴道散散步,细声碎语、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些日常琐事,商量着添个宝宝,若男孩就要同他聪慧,女孩就应如我精明。
  现在想来,这些温存静谧的时光可不都是最难得的幸福么!
  只是,在彼时,我是没有这样的深切体会的。
我认为以付铭的才学和能力是能有一番作为的。他的专业很有市场前景,并且他思维缜密、个性沉稳,很有决断力。
  我为付铭的屈才不甘,同时也考虑到如果我们都抱着“稀饭碗”不撒手,不知哪年哪月才会过上“脱贫致富”的好日子。
  于是,在我的鼓励怂恿下,付铭力抗父辈们的阻挠辞去了四平八稳的工作,投入了激烈的市场竞争中。
  我坚信付铭一定不会折戟沉沙,而生活也确实印证了我的判断。
  2.这年头,赢的都是出头鸟
  付铭没有让我失望。跳槽几次完成了市场适应后,扎根在了一家资金雄厚很有实力的合资企业,他的敬业、勤勉、头脑灵便也很快发挥了功效,只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就升任集团公司运营管理的职位,收入比之从前,翻上了好几番。
  之前对付铭离职嗤之以鼻的双方父母也渐渐和颜悦色起来,我爸爸还拍着他的肩膀来了句总结:“这年头,赢的都是拼着一股闯劲干事业的出头鸟,年轻人,确实比我们有头脑。”
  我在心里是暗自得意的,觉得自己实在“英明”,付铭本就不是笼中鸟,给他一个好的平台就可以展翅翱翔、奔腾千里,而我的妻凭夫贵也是理所应当,谁叫我当时“买”准了这支“潜力股”。
  付铭的工作越来越忙,渐渐少去了以前闲散生活时的儿女情长。
  我不忍心责怪他,只能懂事地尽好坐守大后方的妻子嘘寒问暖的本分,只要他回到家,永远有等待他的喷香的饭菜和麦芽黄的灯光。
  又过了一年,我们就从单位简陋的起居房搬进了位于渝北新牌坊的新房子里。
  搬新家的那天,我腆着5个月身孕的肚子在偌大的几个房间里跑来跑去,雀跃得像都市丛林里的小花鹿。
付铭又担心又着急,说我晃得他眼睛都花了,怜爱地搂着我窝进新买的果绿色大沙发里。
  他说,我们的日子会越来越好的,说不准再过几年我们也能挣出个“一生一栋”。
  我在家门口的入户花园里种上了小苍兰和波斯菊,我希望可以一直快乐祥和,希望生活不要怠慢我们,让我永远醉在幸福里。
  可是幸福之后,永远有一个“更幸福”,而这个“更幸福”也许就是生活无法承受之重,稍有差池,便会卷入欲望的漩涡。
  3.谁动了我的“性”福
  女儿的到来,为平日冷清的家里添了难得的活力生气。
  鱼贯来访的亲戚朋友们一边轻捏着她粉嫩晶透的小脸蛋,一边对我说着恭维之辞。
  他们的眼里,有羡慕,有感慨,也有着没有恶意的嫉妒。他们看到的我,幸福安详、夫妻恩爱,孩子也聪颖灵秀。
  只有我自己能隐隐察觉出当他们谈及我嫁了个好老公,付铭有才干忙事业时的心虚。
  是啊,付铭一天比一天忙,各个城市间来回穿梭成了家常便饭,有时家里十天半个月也见不着他的人影。
  我不能抱怨,我明白有得必有失,生活越来越好并不是唾手可得的幸运,是靠着他辛苦的一路打拼,但心里也渐渐有了“悔教夫婿觅封候”的怅然若失。
  按理说,聚少离多的恩爱夫妻凑一块时应该是渴求良久、干柴烈火心痒难耐的吧?
 可为什么他回到家总是一副性事冷然、倦意重重的样子,即使我腻在他身旁说着“意图”明显的肉麻话,他也常会半眯着眼说:“老婆,好累啊!早些睡吧。”或者,敷衍地草草了事。
  就算是工作压力大,难道压得连男人的正常生理需求都没有了?并且他出差时的电话常常都是在“通话中”,会不会背后有某种必然的联系?这是哪里不对了?
  我真希望这些都只是我安逸生活过久了生的闲愁,更不愿去深究每一个被冷落的夜晚。
  不都说婚姻里女人太过明察秋毫反而会弄巧成拙吗?我是真的不愿意做这样的蠢女人。
  但是人的潜意识里一旦有了某种暗示,思想和行为往往就会挣脱理性的控制。
  我想知道,我的“性”福到底失踪到哪里去了。
  4.三只安全套
  我开始有防范、有步骤地在他归家时翻查他的手机短信、通话记录,甚至名片夹、手提电脑的隐藏文件,却也没有发现什么极度可疑的蛛丝马迹,然而就在持续几次“高科技扫荡”后稍感宽慰时,却不经意地在他的贴身提包的内袋里发现了完全在我意料之外,让我瞠目结舌的东西。
  它足以颠覆我之前对婚姻、对丈夫所有的信任,印证之前连自己都暗自唾弃的无端猜想和“搜查”行为。
  那是3个未拆封,包装仍连在一起的安全套。我们在一起,用的可不是这玩意儿。
  什么时候安全套也成了出行必备?难道是以备不时之需?

我没有拿着“证据”戳着付铭的鼻子开骂,也没有在他面前刻意表现出“把柄在握”的咄咄逼人。
  小女儿天真无邪的眼神和挥舞的稚嫩小手总会淡掉我心里的戾气,这是一个家,我不忍心由我自己去蛮横地撕破它,并且付铭每次回到家里,都像一个尽心尽责的好老公、好爸爸,而最关键的,是我对他的感情。
  结婚4年多以来,我都一如既往地爱着他。
  也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生活就会依然风平浪静和风细雨,我也努力这样做了,可是情感失衡的种子已经在心里破土发芽,每次他一出门,便会辗转反侧难以安眠,那些肮脏恶心的画面会像电影片花似地不断在我脑子里反复回放。
  于是,便有了后来的行差踏错,有了这次隔了千山万水让我痛悔不已的“艳遇”。
  5.艳遇北京
  今年3月,我的工作单位抽调了几名骨干人员去北京进修学习,我有幸列入其中。
  在家憋闷多日,借公职之机,去到外地透透气、散散心还真是一件大好事。
  把女儿寄在了父母家,收拾好出行物品,感觉像又回到了可以豪迈地背起行囊游四方的少女时期,给付铭打电话,他正在沿海一个我不知名的城市,似乎也很高兴我能有这样的机会,在电话里殷殷叮嘱我出行的注意事项,“单衣要备好”“不要带太多现金在身上”,一句句暖心话仿佛我们的感情没有受到任何冲击,都是我在自寻烦恼,这样的好老公可真是打着灯笼也难找。
  可从心底发出来的一声质疑其虚伪的冷哼,把自己也吓了一跳。
  而在北京,我也有了“艳遇”,他是我抽空四处游玩时认识的。IT人,只大我半岁,地地道道的老北京,身材健硕,说话字正腔圆,爽朗大气。
他是怎么和我搭上话的,我已经忘了,只记得他带着我在北京城的老胡同里肆意游串,给我讲那些闻所未闻的旧闻典故,我似乎闻到了久违的爱情气息。
  后来在他蓦然问我有没有结婚的时候,我怔了怔,望着他摇头不语。我装扮成单身。
  他似乎心领神会,说要的只是一段情。也是,谁不知道One night in 北京,我们不过就是多了几个Night。
  我明白自己内心的挣扎,我知道这是对婚姻的亵渎背叛,可是付铭,他在背叛家庭时,有想过这些吗?他怎么就能这样心安理得?
  念及此,便有了一丝坦然,回到重庆我仍会是一个安安分分的好妻子,但在这隔着千山万水的地方,请容许我找回点平衡。
  好几次从这个男人的臂弯里醒来时,我都处于仓皇错愕的状态。
  可更让我惊恐的,是返重庆前他嘴里蹦出来的话,他说:“留在北京吧!我爱上你了”,我一时手足无措,慌乱找了个借口,说家人绝不允许我安身在离家这么远的地方。
  他说那他可以来重庆看我吧?我实在是太“经验”不足,看着他指缝明明灭灭的烟已经快烧到手指了,心里一紧,答应了。
  6.掉进自己挖的坑
  北京归来,心里一直忐忑,看见女儿,我很努力挤出一丝笑来,却像是被人掏着咯吱窝逼出来的那种笑。
  生活看似又回到了正常运转的轨道,我却隐约感受到了一种暴风雨前的平静。
  想赶紧换电话,却还没来得及,就接到了他打来的电话,他说他要来重庆。
当时也只当他是开玩笑,也不是血气方刚的小男孩了,怎会如此冲动。可没想到,6月初,他真的到了重庆。
  他告诉我他入住的宾馆,可我不想见他,他批驳我出尔反尔,“坚定”地说搜遍整个重庆城也要找到我,而他知道我的名字和所从事的行业,这多可怕!
  他说想见我的家人,说如果能说服他们,就带我去北京,如果不能,他会考虑留在重庆。
  天!这准备好“双宿双飞”的架势哪里是找“一段情”的态度。
  我着了慌,却不敢“义正词严”地告诉他我有丈夫,有女儿,我结过婚了,因为害怕激怒他,万一他真伤了心有什么破罐破摔的冲动之举,这可是在重庆,在亲人朋友的眼皮底下。
  并且,我不想我的家庭由此而土崩瓦解,我不可能拿“莫须有”的罪名理直气壮地向付铭讨说法。
  我的一切,也许都会毁在这一次激情邂逅的后遗症里。
  在这个土生土长,一点闲言碎语就能让我无地自容、百口莫辩的地方,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慌。
  我努力稳住他,告诉他我不是他的那杯茶,我一点都不爱他,也不可能跟他去北京。
  他很“善解人意”地认为我有难言之隐,但是他相信“爱情”的力量可以冲破一切阻碍。
  我开始拒接他的电话,像个通缉犯似的每天上班归家都左瞧瞧右瞧瞧,生怕在某街角、某阴暗处看见那个魁梧得会让我噩梦连连的身影,一点小动静也会让我敏感得汗毛倒竖。
  端午节的前天,收到他发来的短信。他说他很失望,千里迢迢跑来,连我的面都见不到,他说他还会再来,他坚信我不可能狠心到只是玩玩而已。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