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在网络上寻找真爱

2016年11月08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从小饱尝人间冷暖

  因为父亲去世得早,小辛惠从小就尝尽了人间的酸甜苦辣。12岁那年,30多岁的父亲就因为食道癌而撒手人寰,靠卖水果为生的母亲拉扯着他们姐弟两人艰难度日。在辛惠的记忆里,父亲做煤炭生意赚了不少钱,可是生病之后家里的全部积蓄几乎花了个精光,在为父亲办完后事之后家里仅仅剩下8元钱,这是后来发生的一件让他们母子三人抱头痛哭时小辛慧才知道的。

  12岁的小辛惠和9岁的弟弟很久没有吃过肉了,他们到奶奶家去玩看到奶奶煮的有红烧肉,就和弟弟偷偷地揭开锅去吃,奶奶发现后到街上四处宣扬说这两个孩子怎么没出息。母亲听说之后拿出家里仅剩的8元钱到集市上买了1公斤肉和一些土豆,煮了满满一锅红烧肉,然后对他们姐弟两个说:“吃,吃,吃死你们!”然后一个人躲在一旁呜呜地痛哭起来。明白一些事理的小辛惠似乎明白了什么,才吃了两块肉就与母亲一起哭了起来,小弟弟不懂事仍然在吃红烧肉,吃着吃着觉得不太对劲,也和母亲、姐姐一起抱头痛哭起来。奶奶听见他们一家的哭声,就跑来她家看,发现她家里煮了一锅红烧肉,就到处去宣扬“他们家煮了一锅红烧肉,还在哭穷,真是的!”那时候,小辛惠才知道什么是人间的冷暖,早早地就感受到了什么叫人穷气短。

  因为逃避开始网恋

  又过了5年,高中毕业之后的小辛惠想早一点逃离那个令她神伤的地方,17岁的她只身来到了苏州一家电子厂打工,虽然每个月只有几百元钱,而且上班的时候就像打仗一样,但是要强的辛惠在业余时间坚持自学市场营销。两年之后她拿到了市场营销的大专毕业证,就跳槽到了一家中央空调销售公司做业务。

  那时候,年轻漂亮的辛惠被公司老板的儿子看上了,非要和她交朋友。因为工作生活的压力,辛惠不得不和老板的儿子做表面上的朋友,尽管心里十二万分的不愿意。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在苏州孤独没有依靠的辛惠学会了上网聊天,借助网络的空间来倾诉自己心中的苦闷。

  辛惠在网上的名字是“月亮蝴蝶”,一天,她在网上聊天时看到一个网名叫“太阳蝴蝶”的,当时觉得这个名字和自己很有缘分,就和他聊了起来,感情困惑、生活担忧,这一切辛惠都和盘托出。渐渐地,他们无话不聊。就这样,两个人互留了电话号码,于是,网上聊天、长途电话成了他们联系的纽带,每月都会有两三千元的电话费。“太阳蝴蝶”李给辛惠讲人生的道理:“你如果不爱他,就早点离开他,不要让这种感情的纠葛困扰自己!”

  为了摆脱公司老板儿子的纠缠,辛惠主动要求去到分公司任职。谁知道在外边打工辛苦久了的辛惠身体很虚弱,到了四川的一座中等城市之后她就病倒了,医生检查后告诉她,她是自身免疫力低下,彻底治愈得四五万元钱。在自己病重的时候,辛惠第一个想到的是远在深圳的太阳蝴蝶,她打电话给他说了自己的病情,李对辛惠非常关切,问她医生说怎么治疗,需要用哪些药?没几天,一大包来自深圳的治疗自身免疫力低下的药送到了辛惠的眼前,当时辛惠泪流满面,自从失去父亲之后还没有谁这么关心过她,一颗荒芜了很久的心就像被甘露滋润了一样,顿时变得青春起来。两个月后,辛惠出院了,她回到了苏州。为了彻底摆脱老板儿子的纠缠,辛惠辞职了。

  辛惠给远在深圳的李打了电话,说自己想到深圳去看看他这个结识了两年的网友,见见这个曾经帮助过自己很多的知心朋友,辛惠买了张飞机票就直飞深圳。飞机是2002年的8月3日下午4点多到的深圳宝安机场,李跑到机场去接她。在机场见面的一刹那,辛惠忽然觉得李就是自己一生一世要寻找的可以依靠的人,李却很沉静地接过她的行李,没有表示出一般网友见面时很冲动地热情、拥抱。他把她带到位于福田区的景明达酒店安排她住下。此后就是安排她去玩去吃饭,白天李去单位上班,晚上到酒店来陪她聊天吃饭。这种来往持续了3天,可是李当时却没有对辛惠表达出任何的爱慕举动,尽管把辛惠接到酒店时李给她订了10天的房,但是就这么不冷不热地每天这样下去,辛惠在第4天晚上12点多给李打电话说自己要离开了,不愿意在深圳再呆下去了。住在莲花一村的李迅速打车来到酒店,在酒店的门口拦住了辛惠。李一把拉住辛惠的手说:“你一个女孩子这么晚去哪里,你在这里人生地疏的,我要对你负责的。”

  真心相爱成为真实存在

  当辛惠真的要离开深圳的时候,在机场安检门和登记口之间,辛惠来回地走来走去,看李对自己到底是否留恋。后来,等辛惠回到上海的同学那里,李给她打电话说:“你上飞机的那一瞬间,我泪流满面,我才知道真的是那么喜欢你。”又过了两个月,实在无法禁得起思念的煎熬,李专程飞到上海去和辛惠见面,倾诉相思之情。两个人结伴在上海、杭州、绍兴、乌镇等地游玩,尽情地释放自己的感情,在这一周的时间里,两个人已经无法再分离了,生活在一起的愿望越来越强烈。

  于是,辛惠就跟随李一起来到了深圳。下了飞机辛惠晕倒在地,李急忙把她送进了医院。这些天,李上完班就是往医院跑,带上辛惠喜欢吃的煲汤和喜欢看的杂志,在病床前一直守着她,等她入睡。经过一个多月的治疗,辛惠因自身免疫力低下的病症被彻底治愈了。

  真正地进入到了李的生活空间里,这时辛惠才发现在自己面前打扮得那么得体的男人家里竟然是那么凌乱,锅似乎几年没有用过了,床下塞了一堆臭袜子。

  自从来到深圳之后,辛惠就成了李的亲密爱人,照顾他的起居,每天会熨烫好衣服放在那里等着他穿,他回家就会有现成的饭菜摆在那里。李从此的生活变得绚丽多彩起来,工作也更加努力。但是他从来不会甜言蜜语地哄辛惠开心,慢慢地,辛惠也适应了他的关爱方式,在深圳工作了5年的李终于找到了家的感觉。

  为了不在李这里白吃白住,辛惠在振华路的女人世界里开了一个档口卖杭州的丝绸服装,谁知生意不是很好,几个月下来赔进去好几万元钱。后来,辛惠决定来个夫唱妇随,李搞的是贸易,她便学起了物流专业。

  他们在莲花山附近一住宅区贷款买了房子,今年的8月3日,辛惠和李在他们正式见面的两周年纪念日登记结了婚。从办结婚证到打车去吃饭庆祝总共花了不到300元钱,辛惠开玩笑说:“你不到300元钱就把我娶回了家,太便宜你了!”李却说:“你也知道,我这个人不善言谈,但是我对你的爱会用实际行动来表现的。”

  一段因为网络产生的爱情就这样在深圳这块土地上生根发芽了。辛惠9月22日见到记者时说:“谁说网恋是虚幻的,只要两个人真心相爱,就能成为真实的存在。”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