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单身男人婆的一丝情感

2016年11月08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我一直不喜欢称自己为女人,在我的字典里,暂时还不允许出现这个词,也许我是封建社会的最后一个女人,于是在这个社会里显得如此格格不入。

   认识他不记得多久了,只记得在朋友家玩时认识了他,唯一印象他那天很凄惨,被我的同学骂得狗血淋头,却不知道错在哪了,于是我唯一能记住地他那天那副可笑的脸。之后我留了我的QQ号给他,于是他的头像就出现在我的好友栏里了,至少那个时候我与他是不会存在一丝情感的。

   他很风趣,他也总说我应该回去喝喝凉茶,因为火气太大了,于是这句话的结果使我的声音达到了55分贝。从那以后我们没见过面,尽管他曾叫我去迪吧、爬山、元洪城,我都婉拒了,这个词还是他告诉我的。于是他去了北京,去北京的那一刻我知道我在抗拒些什么,因为我爱一个人很容易,然而忘记却不知道要多久了。那时我不爱他,他更不爱我。

   他在北京的这段日子,我们过了一个星期多才在网上相遇,那时已是我快遗忘有他这么一个人的时候,于是我们懒懒地问候了一声,却也各匆匆地下了。工作的日子很平静,同事们的嘻闹,工作的繁忙,我过得很满足。他却回来了,我看见传呼上那排数字时,我甚至于用了很久的时间才想起他这个人,所以我没有在意地回了电话,像对待一个同学,一个很远很远一点也不亲密的朋友般。

   然而他告诉我回来的目的,是为了事业时,我听着他对未来的幻想,我竟然答应用私人的一切时间帮助他。于是我们又一次相见了。之后到现在我们似一对情侣般时常见面,却又似一对同事般,只谈公事,我却爱上和他相处一起的时光,每次他总会让我失去该有的宁静,与他争吵,却也在争辩胜利后沾沾自喜。我知道他的女友刚刚离开他,我很雀跃,却不知道以后的一切该如何做,因为我这个女人也许适合做任何身份的人,却永远也不会适合做一个情人。也许我有着女人一切的敏捷,却也有着一切的猜疑,也有着一切该有的宁静与经营方式,却永远不能做一个好情人了。

   于是我强迫他叫我姐,用尽一切的方法,尽管他比我大了整整10个月,尽管他终于叫出那句“大姐”的时候,我是强言欢笑的。

   我这个女人,也许还是单身的好,也许单身真的会成为一个贵族,一个对他人都好的贵族,只是我是否快乐,我已经不明白了……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