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我生命的雪缘

2016年11月07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清晨,当我从睡梦中醒来,只觉得空气中有一种冷飒飒的寒意在流淌着,和平常风的韵味已经是别样了。
    窗外一片朦胧、灰白,我轻轻地推开窗棂,一股强烈的冷气立即迎面侵袭而来,我匆忙关上了窗。鹅毛大雪在窗前纷纷扬扬,如絮般从眩目的灰沉沉的天空慢悠悠地飘落而下。
    放眼望去,整个城市已经消失了,处于一片银色的模糊的世界里。窗明几净的玻璃板前,在雨棚的遮掩下,兰草的叶片上还是少不了落下了一些雪,在它的叶沟里如线般银白。我紧了紧身上的风衣,静静地站在窗前,凝望这片陌生的世界。
    我生在一个下雪的日子里,从来到人世间的第一眼起,雪就是我的世界。妈妈说,我出生于一个雪天的上午。那天早上晨曦微露时,明朗的晨星渐渐地隐去了,接着天空一片暖和而雾气迷茫,不久就下起了雪。我就在地上积起了厚实的雪后出生了,而且那天雪一直下到了午夜,积的雪是几十年来少有的。
    小时起,我就对雪有深深的印象,雪陪伴我长大成人,它是我美丽的世界。每到雪天,我和友伴们就常常用竹席捕捉鸟儿,或兴致勃勃地到冰天雪地的山林里捕捞山鸡。打雪仗、塑造雪人是我们在冬节常玩的游戏,那时节可以不做作业,不做家务,可以尽情地玩耍。所以说雪天是小孩子的天地。
  我真正意义上的读书与雪也有不解之缘。我记得我小学读到了四年级了,虽然我很努力提高,成绩却始终是一般的。但是一场雪真正地改变了我的思维与理解力。
  那年冬天,雪下得特别晚,已经是十二月下旬了,还没有真正地下过雪。然而有一晚上,雪却悄悄地降临了。第二天凌晨,面对一片白茫茫的原野和还在飘落的雪花,还有一阵一阵吹过的寒风,人们只好闭门不出了。我想去上学,找了几个同寨的同学,但他们都不愿意在雪天去上学,唯一的理由是在这样的天气里,学校会放假,不会上课的。但是,不到学校我心不甘,更何况临近期末考试了,我觉得不能缺课。
  于是,我在风雪中冷颤着身子,向着学校的路迈出了步子。天空好象有人在弹绵花,硕大的雪花如絮般从空中飘扬着不断地落下,放眼望去,雪地坚硬、冰冷、闪着光芒,令人眼花缭乱,灰白的雪野让人眩目,远方一片朦胧灰暗,学校远在天边。在齐膝深的雪里,我艰难地迈着步子,有时我落进齐腰深的雪坑里,一下就倒在雪中,消失在了雪原上。但是一股力量在激励着我,跌倒了不算什么,我又支起棍子爬起来往前走。在雪地里,我跌跌撞撞,不知跌进雪堆里多少次,但每次我都撑住了。我觉得自己是英雄,感觉自己在勇敢地和自然恶魔搏斗,而且我是胜利者。
  不知道走了多久,我终于看到了学校。
  学校大门是开着的,园场上一个人影也没有,雪地上也没有脚印,我一下明白了学校今天没有上课。但是,我不由自主地朝老师的寝室走去。她的门虚掩着,里面燃烧着炭火,一股温热直冲到我的脸上。我轻轻推开了门,老师在看书,炭火上一个呆悬的水壶里的水在沸腾着,水汽在壶嘴喷出。她抬起头来,看着我,但我头上、肩膀上、身上全被雪厚实地遮盖,而脸上也落满了雪。她没有认出我来,等到我叫了一声:“老师,今天要上课吗?”她才认出了我。她非常吃惊,让我进了屋,烤上了炭火后说:“要上,你是唯一一个到校的学生。”
  随后,我们进行了研讨式的上课,我把平时不懂或者说在心中疑惑已久的许多问题都向老师提出来,她耐心地一一地给予了正确的解答。她的讲解我听起来格外地明白,而且有些题目平时老师一再反复强调,我也不懂,可是这天我却非常透彻,有一种触类旁通的学习效果。后来,老师让我自己练习,我觉得我看什么都懂,我恍惚朦胧地感到我的思维发生了变化,我的脑中好象进了什么东西,非常亮堂,我什么都能明白。过去苦涩的、难解的、深奥的知识,这天在我眼前是多么地熟悉和亲切,就象在春天的田间水里游乐的黑色的蝌蚪,那么清晰,那么自由和轻松。我不知道我学了多久,当我在学习的惬意和满足中想松一口气时,老师将一碗热腾腾的面条端端正正地放在我面前,微笑着说:“你学得很好,吃吧,不要饿着了。”
  当天快要擦黑时,我回到了家,我说整整一天我都在学校上课,老师为我一人上课时,妈妈笑了:“好呀,只要像你说的就敢情是好。”其实妈妈不相信我说的,她只是不想责怪我一天不在家吧了。不过我无所谓,我心里非常舒畅,从未有过的甜蜜。
  人的思维潜力是个待开发的宝藏区,之前我学什么都是有种生涩的感觉,那天以后突然开窍了,我学什么就懂什么,而且完全靠自学我就可以理解老师没有教过的许多知识了。这种不可思议的技能以后我一真发挥着它的作用,让我受益非浅,我至今还保留着,它丰富了我的人生和工作。
  那年期末考试,我从班上一般成绩一跃而居第一,连许多教师都觉得不可想象,有的还说可能是碰巧的。但是,后来我的成绩让他们信服了,知道了我确实是真才实学的了。
  现在回想起来,雪和我是分不开的。我大学毕业后,当时有两个选择:一是留在城里,条件确实是很好的;二是去一个小县城。经过一个月的思考,我选择了后者,因为那个小县城座落在一个山岗上,每年都有厚实的雪,我喜欢雪,一种本能让我选择了它。我爱雪白的世界,而对城市的污浊和喧嚣有一种反感和不适,我愿过慵懒的舒适的生活,而不想每天都生活在战斗当中,过那种紧张而令人头痛、有时孤独和寂寞缠绕心间的生活。小县城的工作单调而轻松,有许多的闲暇时间让我去感受生活的美好和体验人间的温暖,事实证明我的愿望达到目的了。
  我和我心爱的人的相识也是在一个雪天。
  那天下午,我接到通知,明天一早到市里开会,我埋怨了一阵。雪下了一整天,风呼呼地吹着,雪花在空中飞舞,天空一片迷茫,这样的天气是不宜出门的。但是,拿了薪水,不干工作是不行的。我和驾驶员只好冒着风雪出发了。汽车在山坡上顺着弯曲来回的柏油路缓慢地行进,当车辆进入森林里时,雾气更重了,简直看不见路面,只有大块的六角花瓣在面前飘荡。汽车行驶的速度比人的步行还慢,但我不觉得这雪天讨厌,反而认为很有趣,因此叫驾驶员不要慌乱,就当是大自然的一种礼物,欣赏它吧。然而驾驶员却怨声载道,我也只好不理会他了。
  后来顺着坡度的下降,雾气稍微散开了,雪花也零零星星的了。突然,在一条叉道上,一条火红的围巾在一根粗壮的雪柱上飘扬,这是什么?我感到很好奇,它那么鲜艳夺目,简直是一道冰天雪地里的独特的美丽的风景。当我们慢悠悠地向它靠近时,我吃了一惊,雪柱的顶部里透露出一张红润的脸,两只眼睛亮晶晶地闪烁着,双颊冻得绯红绯红的,而那不曾涂抹唇脂的嘴唇,犹如玫瑰的瓣儿。
  她静静地立着,双眼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我们。汽车停了下来,我问:“你要到哪去?怎么一个人孤零零站在这雪地里?”她颤抖着嘴唇,嗫嚅着:“我想回家,我妈妈病了,能搭载我吗?”我吃惊又觉得好笑,想搭车又不招手,怎么能这样呀?我的驾驶员看到她的模样,忍不住在那儿吃吃地发笑。
  她抖落了身上的雪,腼腆地红着脸进了车里。她说自己是一名教师,已经在路边站了一小时多了,想剩坐客车,结果一辆客车也没有来。我说这样的雪天,客运公司是不会让车出门的。她一个劲地表示感谢。
  后来,她成了我的娇柔的妻子。而我们的婚礼也是在雪天举行的。按照习惯,婚礼的日子算了又算,定在了三月九日。那时已经有粉红的桃花盛开了,雪白的梨花也开了,春天气息到处弥漫,人们普遍感受到了春光明媚和阳光的温暖。然而就在那一天恰巧又下雪了,参加婚礼的人非常地兴奋,大家都说这是好兆头,结果表明确实是润雪兆丰年,那一年她给我生了个儿子。
  有几次我都可以调到市里工作,但至今我还在这个小县城。我爱小县城的雪,我爱这小县城的一草一木,我也爱它的崇山峻岭和清澈见底的小溪流,以及到了春天漫山遍野盛开的杜鹃花,还有它那朴实的风俗习惯和那人与人之间的憨厚与朴素大方的真挚的情意无时不温馨着我爱慕自由与纯洁的心。
  我爱冰天雪地的原野,那坚硬的、白洁的、闪着光芒的雪地;我爱那纯洁的、原始的、犹如生命的真性的白茫茫的世界;我爱那在岁月的深处常年寂寞地在清风的陪伴下奔流下大地的、在岩壁上溅起白花花泡沫的山涧水;我爱那在严冬的锤炼下,在冰雪消融后在雪水的滋润下萌发的生机盎然的春天的碧绿青草。
  我深深地爱着雪,洁白的雪花,雪白的原野,飘飘洒洒的如絮的六角花瓣是那么地惹人怜爱,它犹如我心中爱的花朵,常开在我的心灵深处,无时无刻不在陪伴我的生活,丰富绚丽了我的思想和灵魂的情感。
  雪是我的生命,它陪伴了我的一生,给了我生命许多美丽的风景,它是我的生命的源泉,它将与我的一生相伴,直至我生命的终结。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4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