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非常征婚

2016年11月07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张老太近来身体非常的差,这几个月来在医院躺的时间比要在家的日子多得多。要不是乡里村邻的帮助与小女儿的照顾,可能此时会静静的躺在医院太平间里,看着阎王翻起生死薄。
    张老太心里也很清楚:死神正在轻轻的向她招手,梦里也见过这情形。大儿子与小儿子都已在外地成家立业,日子过得都很幸福美满。唯一放心不下是小女儿-----亭亭,虽然女儿在方圆几十里首称一指的美人,可小时候一次高烧中烧坏了耳朵,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哑女"。亭亭这孩子真可怜,在十八岁时候,在自家麦地里被个年轻人强行糟蹋了身子。前几年来提亲踏破了门槛,面对亭亭娇美面容好多男子都心动过,可知道亭亭过去‘遭遇"时,没有一个第二次踏进张老太家。
    眼前女儿都快三十岁的人了,这一两年媒人象地上冒出来的气泡都消失得无影无踪,自己又是死了半截没入土的人,而女儿那边这事只字不提。不免让张老太楸心不已,现在张老太最后的心愿:帮女儿找个合适的丈夫。
    想到这里张老太给城里的二弟挂了个电话:孩子他舅啊,为姐的近来身体下滑,在我‘走"之前想请你帮我了却个心愿,儿女们中秋节之前都回来,你看物色几个合适人选,十月一日上午我想帮亭亭举办个征婚仪式定下婚事。‘啊"惊讶声过后得到了二舅电话里满口支持和肯定,随后张老太给孩子的老伯,堂伯,堂叔们一一通了电话,都得到亲朋好友的赞成。村支书也闻讯赶来,邀请村小学老师写了张现场征婚广告张贴在镇上现眼的马路边上。
    十月一日,村的堂屋前搭起了简易台子,两张课桌拼凑在一起,桌上摆放着话筒,台的正中挂起一张亭亭扩大的彩色照片。乡里乡外闻讯赶来的人们居然是里三层,外三层。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到处洋溢着欢快的笑声,三个一群五个一堆还真的热闹。这时喇叭里传来村支书激动而振奋的声音:“各位父老乡亲,各位亲朋好友大家国庆好,由于张淑珍老人行动不便,在这次征婚活动前我代她先向大家事先说明下:一是这完全处于张淑珍老人心愿,也代表征婚人本意。二是纯是属于征婚活动,能够站到台上讲的就是说明对亭亭的婚姻表决,在这里希望各位为此作个见证。三是这次征婚的女主角——亭亭,在征婚介绍里都说得很清楚我就不多说了。四是不管这次征婚成与否,在这个举国同庆不同寻常的日子里,就当国庆56周年吧。好了闲话少说谁来第一个?”
     村支书话未落音,一个双手举着拐杖眉目清秀三十来岁的男子用手拉开了村支书,嘴巴急不可待的凑到话筒边:“咳,咳。我叫李来喜,今年三十三,本镇上修理电器的,房子有两栋,家不愁吃不愁花,大家也看到我不是个很健全的人,没办法,那是小时候得了小儿麻痹症。我与亭亭同病相怜,如不嫌弃愿同她共偕老,谢谢。”台下阵阵嘻嘻哈哈声。
     “这李来喜啊,这几年赚钱还真不少,好象听说那个那个男女之事不行哦。哈哈这也来征婚?”台下一个胖女人双眼瞅着台前,笑意犹如在脸上开满了花。
    “哈哈,不是吧?你试过李来喜?我也不行,要不你也试下?”旁边一个男子不怀好意盯着盼女人。
     “去死吧你,我是听他徒弟媳妇跟我说的,这亭亭怪可怜的,还有这张大娘,唉~天下父母心啊,看看有个老头子上台啦,哈哈,不是吧,老得动不了还有这精神?”胖女人的手拉了拉旁边的男人的衣襟,顺着胖女人的手指去,一个满头银丝般的白发老人稳健走上了讲台。
     “各位父老乡亲大家好!我一个老头的站这里大家别笑,对于亭亭母亲的这一做法感动之中,让我看到了一个做母亲伟大的母爱!作为一个父亲我何尝又不是?我想到了我在家中病中修养唯一的儿子,因考大学的时候精神压力过大,造成间接性精神病。今天我扔下薄面,替儿子征婚,我会待亭亭如儿女,相信也会给亭带来美好的幸福。”
     接下来有歪嘴的,有斜眼的,有断胳膊的,甚至还有旁人怂恿神志不清的……,
搞得台下笑声连连,转眼到了时近中午。村支书笑眯眯拿起话筒:“感谢各位对这次亭亭征婚支持和厚爱,时间也不早了,请刚上台的,近日您们在家静候佳音。”
    “等等!还有个!”台下一句急促的呼喊,人们的眼光转向一个满脸憋得红到脖子的年轻人。
    “呀哈,呀哈,不得了,不得了,这个不就是沾污亭亭身体,坐过牢的黄海吗?”胖女人的心好象突然提了起来,双手一把抓住身边男子的手紧紧握住。
    “嘿!嘿!!握我的手那么紧干嘛,你不是来真的吧?”男子的脸上也飞上红晕。胖女马上感觉到失态,紧忙松开双手,脚向前移了移。
    “我叫黄海,大家该熟悉我,我不知道一个人犯的错会压得如此的负疚和极度的不安,就在这种心态下伴我在监狱里走过了8年,监狱出来的这几年里我拼命开车赚钱,如今我拥有有了自己的车队,在别人眼里我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可我走不出压抑多年负疚的心,我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我想解脱心灵上的不安,解铃还需系铃人。我要亭亭与我生活一辈子,我会尽我一生来呵护她,来关心她,来爱她,我不要亭亭受到一点的委屈,恳请亭亭给我这次机会。”说完泪流满面的黄海转身‘扑通"跪在了亭亭的照片前。
    骚动声随着黄海的下跪声,台下人们你瞅我,我瞅你,变得一片寂静,只有喇叭的‘嗡,嗡"声振得人们燥。
    “好!够男子汉!”不知道谁在台下大吼了一句。
    半响,人们回过神来里蓦然响起“啪,啪”如鞭炮般的掌声,穿越山村,回荡在空中久久不熄。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