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情人结2

2016年11月07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秋天来了,文君的脸色越来越苍白。我劝她住院,她却要我搬到她家住。“为了你能更好的照顾我。”她调皮的道。最终,我们达成协议,我到她家住一个晚上,她就去住院。文君的父母都是有深度的知识分子,当天晚上都识趣的避开了。我的心并不兴奋,如果不是文君的病到了无法挽救的地步,她的父母是不会让她这么胡来的。文君显得格外的兴奋,披着一件衫子,喋喋地给我介绍她的藏书。“有一天,你就是它们的主人了。”她痴痴地道。“不许这么说!”我捂住她的嘴。她拿起我的手,按在自己的脸上。“你要我么?”她问。我将她拥在怀里,我应该要的,可是我的身体和心灵都因着巨大的痛苦而抽搐着。她在我的怀中轻轻的颤抖,我也颤抖。我们就这样相拥着过了那漫长的一夜。她终于住院。
  我去看她时,她带了一顶网球帽,像个假小子。“剪了头发。”她若无其事的说。我问她为什么。“化疗后头发一样会掉光,不如现在剪了它,将来留给你作纪念。”她振振有词的说。我无言以对,和她的坚强相比,我觉得自己像个孩子。化疗开始了,文君所承受的痛苦我无法知晓,因为她从未在脸上显露过。
  医院里所有的医生都迷上了这个乐观的女孩儿。“每天的水果吃不完。”她笑,“拿回去分给同学吧!”然而,她的脸色却愈见苍白。终于有一天她再无法行走。我坐在她床边,痛恨着自己的无能。“我有一个愿望,你能帮我实现吗?”她问我。当然,即使是去死。“那就是从今天起,不要再来看我。我不想你见我这个样子,我们通信好了。”她说。我不肯。她固执的坚持着:“我要你只记得我以前的样子。”我只能答应她。“那么,”她握着我的手,“如果你想哭的话,就是现在吧!因为我希望以后想起我时,你是微笑的。”我抱住她,失声痛哭。“答应我,你要活到很老才来见我,然后给我讲你一生的故事。”
  我们每天都写信,有时一天三四封。想起还有许多事没有告诉她,就一一写在信里。她在回信中说看我的信就像在读Q版的“大卫科波菲尔”。那是她最后一封信。
  没有见到她离开,所以始终有一种虚幻的感觉。每当看到抬头挺胸,迎着阳光走来的女孩,就不由停下脚步,目送对方远去。总觉得这城市的每个角落都可以看到她的影子,听到她的声音。不,她没有离开我,从来不曾。去医院的时候,站在文君曾住过的病房前,轻轻的抚摩着房门。感觉中,似乎一推门就能够听见那甜美的声音在说:“嗨!你这家伙,不是答应不来看我的吗?”我终于没有推开那扇门。有人说时间是治愈心灵的良药,他在说谎。
  “志安!”有人叫我的名字。是青松,他现在在剧场负责画宣传画,票是他给我的。我们热烈的握手。“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文化厅的许小姐。”又向一位文静的女孩子道:“这就是我的老同学周志安。”“你好。”我温和的道。“你好。”她的眼圈仍然是红的,显然刚刚哭过了,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真是一出悲剧。”“是啊,”我说,“杰克死了,露西却还要活那么久。”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1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