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把老外“租”回家

2016年11月07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美丽善良的德国姑娘汉莎,是柏林一家宾馆的厨师,她不仅人长得漂亮、为人热情,而且做的德式小香肠和德国泡菜,堪称一流。因此,不仅宾馆老板欣赏他,就连同事们也很喜欢她。

    这天,汉莎下班回到家,做完家务吃完晚饭有些无聊,就溜进屋里去上网。逛着逛着,突然,眼前一亮,一个名叫“出租德国人”的网站,跃入了她的视线。

    汉莎很好奇,便点击网页进入浏览。原来,这家网站是两个月前,由慕尼黑一个名叫布兰克的德国人开办的。布兰克声称,为满足客户的个人及社交需要,该网站可提供各式各样的德国人,陪客户参加各类聚会、干家务或者逛商场。并且网站顶部,还专门设有一个招聘各类人材的招聘栏目。

    汉莎心里不觉一动:自己做的德式小香肠和德国泡菜,都是祖传绝技,何不前去应聘一番?     

    汉莎的父母都是普通工人,六十多岁的奶奶又体弱多病,因此,她想去应聘的原因,一方面是新奇;另方面也是想补贴一下家用。    

    汉莎在“出租德国人”网站登记不久,就收到了布兰克的通知,说有位在柏林某大学留学的中国留学生,对她的特长特别感兴趣,想约她见面谈谈,问她方不方便?

    汉莎问了一下中国留学生的具体情况后,答应和他先见个面。这样,在柏林一家环境幽雅的咖啡馆里,汉莎见到了一个长相英俊的中国小伙。

    “你好,见到你真高兴。”汉莎落落大方地朝中国留学生伸出手去。

    “你好,我叫李春光,来自中国。”对方也频频有礼。

    经过一番交谈,两个异国的陌生人,很快便熟悉起来。李春光告诉汉莎,自己曾听说过德式小香肠和德国泡菜相当好吃,可却从未吃过正宗的,想趁现在还在德国留学,吃回正宗的德式小香肠和德国泡菜。

    于是两人讲好,等下个周末,由汉莎带着原材料到李春光租住的公寓做给他吃。     

    这天,按照约定,汉莎提着一篮子做德式小香肠和德国泡菜的原料,来到李春光的公寓。李春光不仅早早做好了迎接准备,而且还约了几位本国同乡好友来一同品尝。

    当汉莎将原材料,一件件从篮子里往外拿,准备亮出她的绝活时,李春光和他们同伴们则在一旁好奇地观望。等德式小香肠快出笼时,几个人的“哈拉斯”,已经抑止不住地从嘴角漫延下来……

    这以后,汉莎的生意越来越好。因为经过李春光和他的好友们的“奔走相告”,每到周末,便有许多中国留学生,争着把汉莎“租”回去为他们做德式小香肠和德国泡菜。汉莎开心极了,这事连她自己都没想到,她的“绝活”在中国留学生中,竟会有这么大的市场!

    圣诞节那天,汉莎接到李春光的电话,约她出去喝咖啡,说有事相求。挣了钱又丰富了业余生活的汉莎,对李春光的印象不错,于是点头答应了。

    没想到,两人见面后,一贯开朗健谈的李春光却变得有点吞吞吐吐。汉莎有点奇怪:“李,你不是说要我帮忙吗?我们也算老朋友了,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     

    李春光这才开口:“以前在国内时,我曾经在这里工作过的爷爷,老念着你们德国的小香肠和泡菜好吃,所以我才特别想尝尝鲜的。昨天给爷爷打电话,无意间说了在这里吃小香肠和泡菜的事,爷爷突然就哭了,说他一直特别想念这里的小香肠和泡菜……”说着说着,李春光的眼圈也红了。

    “那好办呀,反正你爷爷现在退休在家不用上班,不如请他一块来德国玩,顺便就可以吃上小香肠和泡菜了。”汉莎天真地望着李春光说。

    “我爷爷虽然才七十出头,可在文革期间被打成德国特务,让造反派们打折了腿,行动有些不便……”李春光的脸色越来越暗淡。

     “那你的意思……?”汉莎疑惑地望着李春光。

     “我……我想趁这次春节回国,带你一起回家给爷爷做最正宗最新鲜的德式小香肠和泡菜。”李春光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打算“如果你愿意的话,我除付给你十倍的工资外,作为答谢,还将免费带你参观我国最雄伟的万里长城……”

     “长城?”汉莎的眼睛亮了一下,马上又暗淡下去:“恐怕不行,德国离中国那么遥远,估计我的爸爸和妈妈是不会同意。”

    李春光想了想说:“这样吧,如果你没意见的话,你家人那里,我可以跟你一起回去与他们勾通。”

    当汉莎的父母听说,女儿居然要跟着一个黄皮肤黑眼睛的中国人,去那么遥远的国家时,头摇得像拨浪鼓:“不行不行,太远了怕出意外。”

    倒是汉莎那体弱多病、一直坐在沙发上,仔细怜听李春光讲述他爷爷的“泡菜情节”的奶奶,一边听一边感动得默默流泪。汉莎的两手绝活,就是从奶奶手里学来的。

    后来,还是奶奶劝汉莎的父母:“这孩子能这么有孝心,我想让我们汉莎跟了他去,也不会出什么意外的。”

    既然奶奶开了口,汉莎的父母也不好再反对了,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汉莎跟李春光回中国的前几天,奶奶帮汉莎准备了好些制作小香肠和泡菜的上等原材料,并且反复叮嘱汉莎一些制作要领。

    当李春光带着汉莎回到家时,李春光的爷爷——李源之教授望着眼前金发碧眼、满脸微笑的德国女郎,差点惊呆了。

    李春光得意地告诉爷爷,汉莎是他特地从德国租回来,给爷爷亲自做正宗新鲜德式小香肠和泡菜的德国女厨师。

    第二天,休息了一天的汉莎,开始从带来的包里,拿出原材料,准备做德式小香肠和泡菜。

    小香肠制作完后,汉莎想起临走时,奶奶特地再教过她的一种德式香肠玉米Muffin 的作法。于是,她将牛奶、鸡蛋、融化的黄油、糖、泡打粉、小苏和盐按一定比例拌在一起,又将切成碎块的德式香肠倒入其中,然后用汤勺装进模子,送进烤箱……四十分钟后,再从烤箱中取出,一锅黄灿灿香喷喷的香肠玉米Muffin 就宣告出笼了。

    没想到,当一盘香气扑鼻的香肠玉米Muffin端上桌,放在李之源老人面前时,李源之老人再也忍不住老泪纵横,他喃喃自语:“真的是她,真的是她呀!”

    原来,五十年代初,李源之曾因公在联帮德国工作过一段时间。期间,他认识了漂亮热情的柏林姑娘埃莱娜,也就是汉莎的奶奶。两人一见如故,很快便坠入爱河。

    那时候,李源之最喜欢吃埃莱娜做的德式香肠和德国泡菜。后来,埃莱娜针对李源之的癖好,创立了一种名叫“香肠玉米Muffin ”的独特制法。当时,两人相约,这种德式香肠的独特制法,埃莱娜只为李之源一人做。

    以后因为工作需要,李源之不得不回国。本来,他十分想将埃莱娜带回中国,可当时埃莱娜的妈妈死也不肯让宝贝女儿离开德国。无奈,两个年轻人只好情断天涯……

    昨天,当汉莎突然出现在李源之面前时,李源之吓了一跳:这不是四十多年来,自己心里一直念念不忘却又音讯全无的埃莱娜吗?可清醒之后的李源之也清楚,眼前的姑娘决不可能是埃莱娜,就算埃莱娜还活在世上,也必定早已是满脸皱纹了。

    可眼前这名叫汉莎的姑娘,长得又实在太像埃莱娜了,所以李源之心里清楚,即使不是埃莱娜本人,那也是个与她有关的人……

    如今,睹物思人,李源之老人更加相信,埃莱娜肯定还活在人间,并且有可能还知道了自己的一些情况。

    “汉莎,请你告诉我,埃莱娜是你什么人呀?”李源之内心的激动,再也无法令他保持表面的平静。

    “她是我奶奶,怎么?您认识他?”天真的汉莎露出一脸惊讶。

    “何止认识,多年前,我们还是很好的朋友呢,她现在,过得还好吗?”李源之只能这么解释,他不想让年轻人,再走进自己痛苦的往事里。

    可聪明的李春光,却从爷爷奇怪的表情上,惭惭看出了门道。此时的他才恍然大悟:难怪在柏林时,埃莱娜奶奶总盯着自己左看右看,还好几次向他打听爷爷的名字。想来,那时的她,早已经认出自己是李源之的孙子了。

    不过,既然爷爷不想让自己知道旧时的往事,那就让他在化解“德式香肠和泡菜情节”中,默守自己的心灵之门吧。

    倒是汉莎,一听说李源之与奶奶是多年前的朋友,十分高兴。她把奶奶曾经的许多经历,一件件讲给李源之听。每每这时,李源之老人便静静地看着她,有时微笑,有时叹息。

    李春光没有食言,除带汉莎游玩了万里长城,还顺便带她参观了北京天安门。走的时候,李源之买了许多中国特产,让汉莎带给远在德国的埃莱娜奶奶,并向她转达了自己最深切的问候。

    回到柏林,还没来得及放下行李,汉莎就兴奋地把在中国遇见奶奶“好朋友”的事,告诉了埃莱娜。李春光暗中发现,埃莱娜老人不时悄悄用衣袖抹眼泪。于是,他忍不住走上前,亲热地告诉老人,以后不会再把汉莎“租”回公寓去了,想吃德式香肠和泡菜的时候,就亲自登门拜访。

     他想,自己只能用这种方式,来安抚老人。这,也许也正是爷爷多年未了的心愿……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4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