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我被妈妈逼成“三级艳星”

2016年11月07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17岁的陈月是一所职业中专学校商贸英语专业的学生,身高1.68米,长相清纯漂亮,因为母亲的怂恿和鼓励,因为有成为明星的梦想,由此走进接拍“激情戏替身”行列,精神饱受困扰…… 
 
  拍戏跑龙套常规是有报酬的,但是这个做明星梦的女孩子却要交钱拍戏,这本身就是一件怪事!我们分析,她遇到了乱整的“草台班子”和骗人的公司。

  妈妈鼓励 我报名“激情戏”替身

  2005年1月7日那天,我从商场买衣服出来走到门口时,突然一个男人拦住我,递给我一张名片,说他是一个星探。“太像了!你真的适合做她的替身!”当我从星探嘴里听到那个明星的名字,忍不住尖叫起来。还是在我十三四岁时,亲戚朋友就一直说我长得非常像那个女明星。 
 

  我急忙跑回家,把这个信息简单地向正在做饭的妈妈讲了一下,请妈妈决定。没想到妈妈没有丝毫犹豫地说,“你争取演出名堂来,这点钱妈妈是拿得出来的。”妈妈爱怜地看了我一眼,“妈妈少女时也做过明星梦,所以妈妈才把你从小就送去学跳舞唱歌,花费了不少金钱,机会终于来了,你可千万要好好把握哦!”那时候,妈妈和爸爸离婚差不多3年了,下岗后在一家私企做行政工作,月工资不到1000元。后来才知,那6000元钱是妈妈找邻居赵阿姨借的。

  第二天早上,妈妈陪我直奔星探公司,表示愿意接演这个替身。但在正式签订协议时,星探说,“有些条款要特别约定一下,你做替身的某些镜头,导演要求露背,你要有个心理准备……”细问之下,才知原来所谓的替身,其实是女演员不愿意演的“激情戏”,我是星探专门发掘出来的“激情戏”替身!

  17岁的我,连男生的手都没牵过,可是在剧中却要和男主角接吻!对此我连连摇头。没想到星探竟生气地说:“你一不会武打,二不会特技,激情戏替身是唯一的从影之路!你要真想在这方面有所发展,就要珍惜每一次机会……”妈妈急忙对星探说,“这戏就让我女儿演。”

  2月底,我被紧急安排参加了那场电视剧的演出。镜头很简单:我沐浴出来,裹着浴巾被男主角抱上床,男主角压在我身上,开始接吻……男主角是一个比较有名气的演员,我以前在电视里看见过他。但在片场,我一见到他就感觉他“不怀好意”,导演还没喊开始,他已经猴急似地抱着我了,我推开他,他便说练练戏,一脸无辜。

  正式开始,男主角扑在我身上就把一张大嘴咬了上来,扑面的烟臭味让我忍不住想呕吐。本来导演讲戏的时候说了这个镜头是利用“借位”拍摄,并不真正亲吻。

  债台高筑 演绎“激情”饱受骚扰

  背着妈妈,我私下找到星探公司,委婉地表示自己不太适合演这类角色……但话还没说完,公司经理就打断了我的话,“做激情戏替身,实际上是对你演技的一大考验。好多大明星当初都是做替身出身的。”

  2005年“五一”后,星探公司又给我接了一部“激情戏”。为此,我又花费了数千元才有幸被那个男明星“亲嘴”、抚摸,同样,这钱是妈妈想办法借的。在随后一段时间,我陆续接演的好几部“激情戏”的内容都大同小异,而且无一例外被男主角“吃豆腐”,我痛苦极了。

  做了好几次影视替身,我并没得到什么实惠,家里反而欠了两三万元了。为了借钱,也为了虚荣,我与妈妈不免吹嘘了一些原本应该深藏不露的话,比如自己已经被星探公司发掘等等。每逢电视台播放电视剧,债主们就一个个都来打听,“你不是说过你在里面饰演了一个角色吗?怎么还没有出现呢?”起初我只好敷衍“戏份在后面呢。”但随着剧情的发展,眼看整部电视剧就要播完了,我只好哄朋友:“可能是导演把我的戏份剪掉了吧。”

  “激情”穿帮 无力承受的我崩溃了

  我担心的那一天终于来了。

  2006年3月中旬,同学们拉着我到学校公共放映室看电视剧,嚷着要分享我的“成果”。一场“激情戏”开演了,我如坐针毡,坐在我旁边的同学小玉,眼神越来越疑惑。我顿感大事不妙,正想溜走,小玉已经惊叫起来,“天啊!肯定是你!你演了那个演员的替身!”

  我脑袋“嗡”了一下,脸色煞白,急忙辩解:“不是我!不是我!……”小玉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在同学中间大声宣布,“看啊!那个正在和男主角亲嘴的就是陈月!”

  一时间,同学哗然,我只好掩面痛哭着跑出去了。回到家,却见妈妈正请了不少邻居在家,津津有味地观看电视里我的演出。看见我回家,她兴奋地拉着我喋喋不休:“女儿啊,你演得太好了!只要你努力,总有一天比那个演员还要出名……”

  一夜之间,我演“三级片”的传闻飞遍大街小巷。妈**日子也很不好过,不少债主陆续找上门来催债。见我有不再拍戏的想法,妈妈温言细语地劝我:“女儿啊,这正是考验你的时刻,你千万要挺住,既然大家都知道你在拍戏,干脆就不读书了,专心拍戏,非要成名成星给他们看看……”

  我一听,像不认识她似的,“妈妈,你害了我!你知不知道?就是你的一再鼓励和怂恿,我才陷入这个莫名的明星梦……”

  那天,我们大吵一架。3月底,我开始变得越来越恍惚,不知道怎么就离家出走,直到数天后昏倒在网吧,被人送到医院。接着,我的大伯告诉了在重庆工作的爸爸,得悉事件真相的爸爸随即赶回来为我办理了休学手续并把我接到他身边一起生活,还送我进行了积极的心理治疗。“目前,爸爸正在积极和妈妈协商变更监护人,但我仍然很茫然,那么多欠下的债务咋还?以后和妈妈咋处?他们会为监护权的事走上法庭吗?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