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八个让人睡不着觉的故事!

2016年11月07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八个让人睡不着觉的故事!
 
第一个故事 
 
你相信谁?  
    有一年登山社去登山,其中有一对感情很好的情侣在一起。当他们到山下准备攻峰时,天气突然转坏了,但是他们还是要执意的上山去。于是就留下那个女的看营地,可过了三天都没有看见他们回来。那个女的有点担心了,心想可能是因为天气的原因吧。等呀等呀,到了第七天,终于大家回来了,可是唯独她的男友没有回来。大家告诉她,在攻峰的第一天,她的男友就不幸死了!他们赶在头七回来,心想他可能会回来找她的。于是大家围成一个圈,把她放在中间。到了快十二点时,突然她的男友出现了还浑身是血的一把抓住她就往外跑。女孩吓得哇哇大叫,极力挣扎,这时她男友告诉她,在攻峰的第一天就发生了山难,全部的人都死了只有他还活着!  
你相信谁?  


第二个故事
  
怎么这么多人?  
    有一天,某人晚上下班回宿舍,在一楼按了电梯,他要上六楼。很幸运地,电梯一下子就来了。他走了进去,里面空无一人,他走进去电梯马上就关上了。升啊,升啊,到了四楼的时候,电梯突然打开了,有两个人在外面探头探脑的,意思想要进来,可不知道为什么看了看又没有进来。电梯门又关上了,就在电梯门要关上的时候,这个人清楚的听到他们在说:“怎么这么多人啊!”  

第三个故事
  
没人和我抢了  
    有一个男生晚上要坐公车回家,可是因为他到站牌等的时候太晚了,他不确定到底还有没有车,又不想走路,因为他家很远很偏僻,所以只好等着看有没有末班车。等啊等啊,他正觉得应该没有车的时候,突然看见远处有一辆公车出现了,他很高兴的去拦车。一上车他发现这辆末班车很怪,照理说最后一班车人应该不多,因为路线偏远,但是这辆车却坐满了,只有一个空位,而且车上静悄悄地没有半个人说话。他觉得有点诡异,可是仍然走向那个唯一的空位坐下来。那空位的旁边有个女的坐在那里,等他一坐下,那个女的就悄声对他说:“你不应该坐这班车的。”他觉得很奇怪,那个女人继续说:“这班车,不是给活人坐的。你一上车,他们(比一比车上的人)就会抓你去当替死鬼的。”他很害怕,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结果那个女的对他说:“没关系,我可以帮你逃出去。”于是她就拖着他拉开窗户跳了下去,当他们跳的时候,他还听见“车”里的人大喊大叫着“竟然让他跑了”。等他站稳时候,发现他们身处一个荒凉的山坡,他松了一口气,连忙对那个女的道谢。那个女的却露出了奇怪的微笑:“现在,没有人跟我抢了!”  

第四个故事
  
梦中情人  
    露最近总是梦见同一个梦,梦里一个男人对她说:“你来嘛,你来找我嘛,我等你。”终于,露忍不住了,于是问他:“你是谁?我怎么才能找到你呢?”男人说:“明天中午12点在xx公园门口的站台上来找我,我这里有一颗痣。”男人用手指着自己的下巴。醒来,露匆匆找到自己的好友并把一切告诉好友,好友答应陪她一起前往。中午11点55分两人在约定的地方等,却不见男人来。天气炎热,露对好友说:“太热了,我到对面买两支雪糕,你在这里等我。”说完露过街去了。就在这时,一辆车子冲了过来,一声惨叫……好友跑过来一看,露已倒在血泊中。当打开车门准备把露送到医院时,才发现这是一辆灵车,而车上的玻璃棺材中躺着个男人,男人的下巴有一颗痣!好友恍然,看看自己的手表,现在的时间是12点整,再探探露的呼吸,已经停止了!  
  
第五个故事
 
手机  
    萧喜欢把手机放在写字间窗户的桌子上,阳光下,金属外表栩栩如生,煞是惹人喜爱。今天是平安夜,中午时萧收到了不少祝福的信息,他一一读来,时不时回复一条,然后如常般把手机搁在窗口的桌子上,开始忙碌。手机的声音再次响起,他嘴角弯起一道弧线,无奈的摇摇头。办公室的同事忍不住和他开玩笑:“又是第几号女朋友给你发的短信啊?”“哪有?”他拿起手机读到:“后天晚上10点。”“什么乱七八糟的啊?”同事凑过来:“这并不是什么祝福的信息啊?”“可能是无聊的人开玩笑吧。”萧笑笑,继续写他的文件。第二天还是中午的时候,他又收到一条信息,内容与上次的居然有些联系“明天晚上10点。”萧开始有些不耐烦了,他按照那个号码拔了回去,想看看是谁和他胡闹。“您好,您所拔叫的号码是空号……”不会吧?!他确认了一次信息号的号码再次拔过去,结果仍然是空号。也许是信息发过来的时候发生错误吧?他没有深想,决定对这个短信不再理睬。第三天,同样的时候,手机的短信照旧响起,萧有些烦恼了。打开信息,天哪!“今天晚上10点。”这几个字符映在眼里,他马上照那个号再次拔过去“您好,您拔叫的号码是空号……”机械的声音再次在电话那头响起,透着凉意。不可能的啊?!萧决定今天下班早早回家,可部门经理却宣布,客户来电话通知,谈判时间改为明天早上,所以他所负责的文案必须要今天晚上做好,看来只好加班了。当然,几个短信不能影响工作的,再说这次项目,老总是非常看重的,企划部得力干将萧是怎么也脱不掉的。最好的办法,是在10点之前把工作结束。7点过后,大厦里面的公司都陆陆续续的下班了,写字楼里安静下来。萧要了份便当,匆匆吃了几口便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8点半,同事们都走了,只有他还一个人。

 他已顾不得任何事了,在电脑面前努力奋战着,直到手机的铃声再次响起。  

    又是短信!他心里一阵凉意,回头一看,还好,不是10点,9点整,他松了一口气。打开手机“还有一个小时。”又是那个奇怪的号码!天哪!到底是谁?!萧不禁开始想身边的每一个人,没有线索,算了,还是继续工作,赶快做完,早早离开为妙,索性关机。萧终于完成了文案,匆匆离开了这个地狱般的大厦,点燃一支烟,平静一下心情,穿过一条马路。当他走到马路中央时,手机突然响了,而且是死命的尖叫,天啊!不是已经关机了吗?萧愣了一下,马上停下脚步去找那个该死的手机……夜空划过一个尖锐刹车声,金属外壳的手机在空中划了一个圆,落在一片血泊中……有个时间,永远停在了10点!  

第六个故事
  
    在乡下的时候半夜下班回家,在路边看到一个马尾辫的女孩,面向墙蹲着在哭。走上前问她:“为什么哭,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回答说:“家里出了车祸。”然后让她别太伤心,并要送她回家。她说:“不用了,因为你看到我的样子会害怕的。”“没关系的,快起来我送你回家。”然后她站了起来,转过身面对我,我看到的还是一根马尾辫!  

第七个故事
  
卫生间  
    我们上班所在的楼层除了我们的公司,还有其他一些公司,都是一些很小的部门,而我们一层楼只有一个卫生间,在走廊的尽头。卫生间只有两条路,前面是洗手台,门口有一面镜子。平时工作很忙,我们上卫生间的时候几乎是跑着去的。这天也不例外,我匆匆冲进卫生间。有一道门是虚掩着的,我能看到里面已经有一个人了,并不认识。于是选择了旁边的那个,等到出来的时候,洗手台已经有一个长发的女孩在洗手,那是隔壁公司的女孩,我们在走廊遇到过很多次,虽然从没打过招呼,但也算是半个熟人了。她洗好手,拉开隔壁那格的门走了进去。咦?那格是有人的呀?难道刚才看到蹲在里面的?我没有多想,快步走了出去。过了一些时间,又是卫生间,我第二次看到了那个女人。那是个上了岁数的女人,一身黑色的棉衣,脸色蜡黄,整个脸都是浮肿的,我刚进去时就看到,她依然蹲在靠窗户的那个格子里。看见我,居然露出诡异的表情。“啊!”我尖叫一声,就冲了出去,正好撞到隔壁公司的那个女孩。“你怎么了?”她问。“有……有鬼!”我连气也喘不顺了。“不是吧!她也吓得花容失色。”“千万别去靠窗户的那一个格子!”我紧张的告诉她,我不厌其烦的对每一个人唠叨。已经不再到那个卫生间了,我宁愿去楼下的公厕。然而就算是这样,我还是第三次看到了她!不在卫生间,而是在走廊,她在人堆中跌跌撞撞的走,没有人注意到她。我顾不上淑女形像,大叫着冲进了办公室。“怎么回事?经理如老虎般把我提到了走廊上。”那里!她居然还在!如此明目张胆?难道只有我能看见她?“她!我指着那个黑色的棉衣!她!”“她?她是这个楼的清洁工!最近大厦要求不只是晚上清洁,早上也要清扫走廊,所以你以前没见过她。我看你是发神经!”经理恨恨得扔下我,快步走了回去。我晕!原来是虚惊一场,害得我每天跑到楼下卫生间,终于可以放心的上卫生间了。刚进去,又遇到隔壁公司的那个女生,她冲我笑了笑,就出去了。卫生间的门口正对着那面镜子,出来的时候整理了一下衣服,忽然想起那个好笑的误会,便想向她说一下,就转身叫她。天啊!我看到了什么?硕大的镜子里,我只看到了我自己,转过头来看我的她,在镜子里压根什么也没有!我终于明白了,果然是个误会!那天的那个清洁工的确一直蹲在那里,而那个女孩之所以可以进到里面去,因为她才是真正的鬼!  


第八个故事
  
厕所里的老婆婆  
   某国许多学校多是乱葬岗或是刑场的后身,因此有许多恐怖的传闻流传在师生之间。位于XX的一个小学,是一所校史相当长久的学校,有一排厕所坐落在校区的最后方,除了一二年级的小朋友外,没有其它年级的师生使用,总是弥漫着一股阴森森的气息,而第三间厕所一直是锁着的。一天下午,一个高年级的男生急着上大号,正好每间厕所都有人,他实在是忍不住了,就用力拉开第三间的门。说也奇怪,平常怎么拉也拉不开的门,但今天怎么?管他的,赶快解决再说。正当他松口气想大喊一声痛快时,底下忽然有一种冰冷的感觉……他猛然往下一看,天啊!一只枯瘦的手从下面伸出来,他大叫一声,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刀往那只怪手上划了一刀之后,马上冲了出去,自此以后他再也不敢再踏进那间厕所一步。过了很久,这件事渐渐在那位高年级学生的脑中淡忘。有一天,他与三五个好友在那排厕所附近的篮球场打球,一个往反方向的球竟转个身飞进了厕所里。同学们怪他乱传,叫他赶紧去把球捡回来。他嘴里咕哝着直奔厕所。远远看见一个老婆婆拿着那个球从厕所走了出来。他小跑步到老婆婆那,想拿回那个球。老婆婆的脸始终没有抬起来,老婆婆手背上的刀痕吸引住了他的目光。他问:“老婆婆,您的手背上怎么有刀痕啊?”只见老婆婆缓缓地抬起头来,张大眼睛瞪着他,干笑两声说:“那是被你割的啊?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4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