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美国人的偷情药方

2016年11月07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一旦发生婚外情,耿耿于怀的美国丈夫(妻子)通常会说,“夫妻之间没有秘密,必须忠于对方。”

  对婚外情,美国人的信条是:“问题不是性,而是撒谎。”因此,说实话是美国人为偷情开出的药方。最好的例子就是克林顿和白宫实习生莱温斯基的性丑闻。“拉链门”的最初,人们就把所有的矛头指向事件的真实过程,美国民众普遍不能接受总统撒谎。

  这就是美国人对待偷情的最真实回馈。很多美国人都认为,“受骗一方”有权要求“犯错的一方”说出婚外情的每一个肮脏细节。在婚姻生活中,有些夫妇还编写涵盖数年的详细记事表。只有当受骗一方无法再忍受下去,或者受骗一方确信每个谎言都被拆穿后,这个过程才会结束。如果后来又偶尔察觉到谎言,这个配偶可能会经历令人心痛的回忆。

  这么做是否会有好处,没有实在的证据能证明。对大多数人来说,在这个道德寓言中扮演坏蛋一角很难让人接受。也有不少“犯错的一方”认为,那不是他(她)自己,那简直是另一个人,因为“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是陷入风流韵事的那种人”。

  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对于婚外情,无论男性还是女性都会像“脱下旧裤子”那样抛掉坏习惯和坏心情,在工作中尽量表现自己好的一面。“我们会穿得更好看。我们说话前会停下想一想。我们会保持镇定自若的神态。”

  纽约市一名离婚调解员埃兰娜·卡茨曾说过,很多人呆在外面的时间比跟家人相处的时间还长。一些人可能有一种看似矛盾的想法:婚外情能保护婚姻。他们认为,只有在工作中提高了自信,回家才能保证自己的婚姻不翻船。

  相关调查表明,美国女性大多是在工作中结识婚外情人的,而寻求婚外情的过程充满了对在性、爱情和婚姻中未获满足部分的期待。

  现在四十岁左右的美国女性在上世纪较为宽松的七十年代长大,多数比她们的母亲晚婚五年,婚前往往有丰富的性经验。此外,她所在的文化氛围使她坚信,即便在绝经后也应当拥有姣好身材和美满性生活。

  然而,现实中的她却忙得顾不上喘气。如果是专业人士,她要比二十年前工作更长时间,还要赶回家照顾孩子。如果是家庭主妇,送孩子上课、参加比赛和活动的次数也大大增加了。另外,她还要毫不松懈地扮演完美母亲的角色:买有机食品,支持但不纵容孩子,自己还要争取再瘦几斤。她的丈夫并不坏,但为保证不被淘汰也必须更加卖力地工作。他太累,压力太大,性生活因此取消。

  不忠之后,婚姻创伤持续两年相当常见。他们私下里发生不忠导致的危机要由专家来解决,这一事实也司空见惯。在美国,一旦出现婚外情,咨询医师、通奸专家、人际关系顾问、支持小组、互连网聊天室和自助书籍就有了机会,针对婚外情的研讨会、心理康复周末以及宗教静修活动也有了机会。

  在婚姻咨询产业的规模上,没有哪一个国家可与美国相提并论。有些从业机构甚至警告夫妻双方,就等着数千小时的婚外情交谈吧。

  1643年,18岁的已婚女子玛丽·莱瑟姆和她的婚外情人詹姆斯·布里顿在马萨诸塞州因通奸被吊死。此后,通奸在美国许多州都被视为犯罪。在离婚法庭上,一个被控通奸的女子会失去家庭、收入和孩子。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后,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美国大多数州都采取了“无过错”和“公平分配”的离婚法。离婚时,一切婚姻中的共同资产都平均分配。除非婚姻一方因为外遇而忽视照顾孩子,在法律上,是否忠诚并不能影响是否能获得孩子的抚养权。

  如今的文化对不忠的妻子也宽容多了。电视剧和小说中有外遇的一些女主角最终选择了情人做新丈夫,一些则借助外遇鼓足勇气离开已乏味的婚姻,还有的在保持婚姻的同时,频繁更换情人。

  迈克·托尔基亚是好莱坞一名有30年经验的形体培训师。这名47岁的男子说,他至少与四十名已婚女性发生过婚外恋。这些女人大部分三十多岁,婚龄8—10年,有孩子,丈夫全被工作占据,不怎么关心她们。她们感到自己缺乏吸引力,被忽视。

  “如今的女性感觉他们与丈夫有同样的权利和动力去拥有一个玩伴。”他说,她们只想被爱,“当她们说自己感觉像个真正的女人时,就像经过培训后,她们又能穿上十年前的衣服一样,那感觉棒极了”。

  不过,撰写《做母亲的代价》一书的记者安·克里滕登在调查中发现,在男性占大多数的法庭中,相对于男性外遇者,对女性外遇者的偏见仍相当普遍。虽然在法律中没有相关规定,但在判决中,女性外遇者因此付出了很大代价。

  到底美国有多少已婚女性有外遇尚不清楚,因为在问卷调查中,很多人会在关于性的问题上撒谎。不过,专家认为,有婚外情的男性和女性之间的差距正在缩小。

  为避免发生婚外情,美国一些夫妻开始尝试用换偶(换妻)来疏解性问题。美国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从事换妻游戏的人大多是个性叛逆、长发披肩的嬉皮夫妻,而今换妻人士多为三十岁至四十岁、有稳定工作和收入的中产阶级夫妇。每逢周末,从加州圣荷塞至旧金山等大城市都会举行交换性伴侣的换妻派对。

  美国式换妻换得很奢侈。玩换妻游戏的夫妇多很富裕,甚至会包下一整座大饭店,进行集体交换性伴侣的派对,最近有超过四千名会员便包下佛罗里达州迈阿密市沙滩上一幢17层楼的大饭店。换妻人士更在美国成立约五百个换妻俱乐部。潜规则是必须自觉遵守游戏规则。通常都是丈夫提议加入这种俱乐部,但是许多妻子参加后也爱上这种性游戏。参加换妻俱乐部的每对夫妻都要缴交入会费,单身男女不准参加,一般俱乐部内都备有大量保险套。

  参与换妻活动的人多自认思想开通,他们坚信人性软弱,与其逃避现实、苦苦压抑,不如和其他想法一样的夫妇进行交换计划。美国有为数不少充当媒人角色的“换妻俱乐部”,撮合有这方面需要的夫妻,例如在换妻圈子内小有名气的明尼苏达州ClubH,每年夏天都会筹办一项名为“Swingstock”的集体换妻活动,招待数百对夫妻开车到郊外露营地欢度周末。

  无论是婚姻咨询产业,法庭,还是换妻,提倡诚实的美国人都将“彻底交代”当作了偷情的药方。他们不仅在家庭内贯彻这一理念,还将它扩展到公众领域。

  美国人在对待他们那位没有拉好裤链的前总统克林顿时,这方面的诉求尤为明显:人们最在意的是他是否说谎以及偷情时选择的地点居然是白宫。几年之后的今天,人们已经原谅了他们的前总统,抛开那些最不可原谅的错误,美国人认为克林顿仍旧是一个有魅力的人。在白宫偷情,也似乎是可以的。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