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是谁把我的情书曝了光

2016年11月07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爱情突然向我招手的那一年,我在惠东的一家电池厂做机修工。

  一天早上,我还是按老习惯在厂外的小摊上买了一碗红米粥和两根油条,正当我放好家乡的豆腐乳,想把头伸到碗里准备美美地喝上一口时,突然,不知谁推了我一把,我手中的粥“哗”地一声泼了,紧接着是一个女孩子“啊”的一声惊叫。我还没完全回过头去看看肇事者是谁,就被女孩子的这声惊叫喊回了头——天哪!只见一个身穿洁白长裙的女孩子,此时上半身殷红一片,一粒豆腐乳还摇摇欲坠地挂在她的胸部上.

  我一下子蒙了,不知该怎么办才好,情急之中,我说:“对不起,是不是先把我的衬衫给你穿?”

  “没事的。”她一边说,一边背过身去用纸揩自己的衣服。我也马上转过身去做她的挡风墙。

  她转过身,看见我不知所措的样子,突然笑了。她问我:“你也在这里做工吧?”我忙说:“是,是,我就在电池厂打工。”她一听,说:“不会吧,我怎么不认识你!”——于是,我知道她是包装车间的,名字叫月儿。

  回去以后,23岁的我第一次魂不守舍了,月儿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让我思念,让我回味。我有点后悔怎么不问清她上的是什么班,这样就可以有针对性地跟人换班,然后再以道歉的名义请她吃饭。我只有一遍遍地安慰自己:若是有缘,以后一定还会再和月儿见面。

  等到我和她再次见面,是在半个月之后,那天我上白班,刚进厂区,就听说包装车间着火了。我忙往包装车间跑去,远远地就见包装车间外面围着很多人。我四处寻找月儿,可是没有她的踪影。忽然有人指着车间里说“你们看!”我一看,只见一个女孩子正吃力地把消防水栓打开了。

  “坏了!”不知道谁又大声惊呼起来。原来,水枪的水压太大,这个女孩子扛不住,水管把她甩得跌在地上。我连忙跑了进去,发现这个女孩竟然是月儿。我大声说:“你不要命了!”月儿却对我说:“快,帮我一起捉住水管!”我急忙帮月儿稳住水枪,然后与她一起举起水枪没命地往车间里喷……因为月儿的勇敢,使火势在消防车赶来时得到了控制,这场火灾后来很快便熄灭了。

  看着一身湿淋淋的月儿,我心疼地说:“你就不怕火把你烤熟了。”她笑了起来,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说:“没事,真要是这些成品被烧了才可惜呢!”我忙说:“嗨!勇敢的人,你还没给我机会弥补上次的过错呢。”她说:“机会有的是,就看你干不干。”我说:“什么事?”她露出笑容说:“把我们车间的大转盘修一下。”

  天哪,谁不知道她们车间的大转盘难修,换了几次齿轮都没有完全修好,不是一会儿电池下得快,就是一会儿不转,干脆出不了电池。但为了月儿,我豁出去了。我一连请我们机修班的几位哥们儿吃了两顿,终于把这个大转盘彻底搞掂了。

  修好了大转盘,我去包装车间的机会也就多了。我猜包装车间里的女孩们应该知道我对月儿有意思,而我的那些机修哥们儿更是知道我想追月儿。可我这个人就是没用,当真正与自己心仪的女孩子面对面时,反而变得特别放不开,根本不敢表达自己的心思。因此,每次去包装车间,我除了帮其他的女孩子包包电池,只敢偶尔和月儿说一些不咸不淡的话。而月儿仿佛也并不明了我的心思,总是和我说一些不能也不痒的话。

  我的胆怯让我对月儿的思念与日俱增,我只好把对她的相思深凝于文字之中。许多个夜晚,我都在为她写一篇又一篇缠绵婉转的小文章。我把这些文绉绉的情书放在我的工具包里,几次背到包装车间。想拿给月儿看,但每到关键时刻,我都没有勇气拿出来。

  3月中旬的一天,我背着工具包,又来到包装车间。

  月儿看见我说:“我也许下个月就要回去了。”我说:“又不过年过节的,你回去干什么?”月儿说:“我家里跟我说了个对象,让我回家看看。”我一听,脑袋都大了,我不知自己后来说了些什么话,又是怎么离开包装车间的。

  接连下来的几天,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上的班,总是丢三落四的。3月底的时候,我决定闯到包装车间去,心想,无论如何我也要对月儿亲口说一声:“月儿,我是爱你的!”我刚一走进包装车间,就感觉有些不对劲。因为,我发现包装车间的女孩子都笑容可掬地看着我。

  我怎么啦?我看看自己身上,发现没有什么值得可笑的,忙问月儿:“怎么啦?”月儿只是含着笑,不说话。旁边一个女孩也许是看不过我这副傻呵呵的样子,把一张厂报塞给了我。我满怀疑虑地打开了厂报,顿时被一股暖流给击晕了,因为我惊喜地发现,我为月儿写的一篇小文章竟然编发在了厂报上,并且加注了文题——《让我把你的爱叫醒,好吗?》,更糟糕的是还有个小标题:“献给那个叫月儿的女孩!”

  我想我是震晕了,我能够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心跳,惶恐,迷惑,难堪,总之,各种心态都兼而有之。我想不出是谁把我的忘记带回家的笔记本拿出去了,给我开了一个如此大的玩笑。我回过头,瞧见月儿正在我身后定定地看着我,我的脸刹那间红了,我连忙低下头,害怕与她相视……

  包装车间里的人一下走空了,恍恍惚惚间我感到有人站到了我面前,然后,有一双美丽的手伸向了我。我慢慢地抬起头,终于敢正视月儿那双美丽的眼睛。那眼睛里有鼓励,有柔情,我终于把颤抖的双手慢慢靠近了她的双手……

  当我和月儿牵着手走向婚姻殿堂时,我仍不知道是谁把这场“恶作剧”变成了我们的好事。我对月儿说:“要是知道这个人,我们结婚的时候要请他好好喝两杯。”依偎在我身边的月儿轻轻地笑开了,说:“你怎么没想到这个人是我?”

  看着一脸惊讶的我,月儿无可奈何地摇头:“谁让我爱上了你这么一个大傻瓜,事情发展到我们包装车间里每一个人都知道你暗恋我,爱我,可你却仍不敢表白!那天,我想用我回家找对象的话来激你说出来,谁知道你却还是没有胆量,好在我看见你忘在我们车间里的工具包,然后发现了你写的‘情书"。我想,要让我们的爱情破茧化蝶,只有靠我自己行动了。不然,我也怕错过你这个大傻瓜。”

  天哪,竟然是这个大胆的月儿,把我写给她的情书,在厂报上曝了光。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