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女大学生把同性恋当时尚

2016年11月07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我觉得拉拉(指女同性恋)是一种时尚,一种很难被人欣赏的时尚。” June说。你无法想象,说这句话的是一个19岁的大学二年级女生;你更无法想象这位女大学生没有先天的同性恋取向,但她却渴望被人当成同性恋;你还无法想象,在我们的校园里,这样的女大学生不是少数。

  拉拉一词来自于英语中的“lasbien”,是中国女同性恋者通用的昵称,根据在同性关系中所扮演的角色的不同,拉拉的身份又分为“P”和“T”,“P”代表女性角色,而“T”则代表男性角色。

  本报记者历时两个月,跟踪多个大学女生的同性聚会后发现,不少女大学生正在把同性恋当成一种时尚。她们告诉暗访的记者:“在美国,每个拉拉圈子基本上都是由高层次白领组成,而时尚界、演艺界、体育界的众多明星也本身就是拉拉。这些人从某种意义上甚至领导了当地的时尚潮流。”

  提到最近报媒上披露的香港艺人袁洁莹疑似拉拉的事情时,一位女大学生甚至和记者说,自己和袁洁莹一样,是P。她甚至饶有兴致的开始跟记者聊起了她们对T的欣赏标准:干净、温柔、帅气……

  对于这样的现象,接受本报采访的多位社会学家表示惊恐,并表示希望大学生朋友能正确认识自己。

  寻找拉拉

  寻找大学校园中的拉拉其实并不困难。

  2005年7月,记者通过一个拉拉网站找到了一个拉拉的QQ群,自称是一名拉拉,在经过发照片、语音聊天、视频验证等一系列的“验明正身”程序之后,记者终于得以加入这个群。在60多名20岁上下的拉拉成员中,记者很快便锁定了一名名叫Cindy的21岁上海女生,有意思的是她的QQ资料上,“性别”一栏上被填写成“男”,ID也非常男性化。但从后来她发给记者照片上看,Cindy是一个标准的美女,或许因为这个原因,她在这个群中人气很高,也显得很活跃。

  在跟记者的网上聊天中,Cindy自称是“不分偏P”,即可在同性关系中扮演任何一种角色,兼具T、P的特征,但总体上P的比例要大一些。记者以T的身份与她搭话,经过一个多月的聊天,终于熟悉起来。Cindy邀请记者见面,并参加她们圈子内的聚会。于是,2005年8月底,记者走进了一次拉拉的聚会。

  “拉拉之间一般不会出现强迫、欺骗、性交易和另外一些‘肮脏’的东西。”在去之前 Cindy郑重地跟记者谈了一次话,似乎在打消记者参加聚会的疑虑,或者是想强调她对这个圈子的认识:“参加聚会也不意味着什么,只是给大家一个互相认识并交流感情的机会。”

 拉拉的时尚聚会

  聚会地点安排在上海一家著名的拉拉酒吧。从Cindy那里得知,她们这个小圈子的聚会时间和地点并不固定,这些一般都是靠互相熟悉的人通过网络和电话联系临时确定下来。

  这个周末的晚上八点,酒吧里已经有了不少的人。音乐的声音不大,却莫名地让人兴奋。幽暗的灯光下,熟悉的拉拉们有的聚在一起掷着色子,有的相拥在一起窍窍私语,单独前来者,则一般静静地坐在吧台前喝酒。中央的表演台上,一名戴着面具的女演员正在秀着动感而妩媚的舞姿,空气中混合着香烟、香水和各种化妆品的味道,隐隐然氤氲成一种直白的暧昧。

  “我们聚会一般都会挑一些‘可靠’的地方,例如有拉拉跟老板很熟的酒吧,那样他们会安排人在聚会当晚在聚会地点外边拒绝那些没被邀请的人。”Cindy回答记者为什么这次聚会上的人大部分人都互相熟悉的问题,表示这主要是为了给新来的拉拉一个相对纯洁的感觉,也是为了“保护那些不愿意暴露在外界的拉拉”,是大学生拉拉聚会被默认的规则。

  她似乎是这种聚会上的常客,刚一进酒吧就熟练地跟认识的朋友打着招呼,不时夸张地尖叫着。有相识拉拉带了新的朋友过来介绍给她,于是又是一阵尖叫,一通拥抱,然后边喝酒,边谈论起发型、服装、化妆品这些女生永恒的话题。一名染着酒红色头发的P大声地对学校里女生的妆扮表示不屑,声称只有拉拉才是最会打扮自己也最时尚的女生。

  聚会一直持续到午夜时分。走出酒吧时,门口居然有几个男生在等着接人,Cindy不以为然地说,圈子也有很多双性恋的拉拉,她们都不会对男友隐藏自己的身份,女朋友来参加拉拉的聚会,代表她的时尚和品味,男友一般不会介意。

  坐在通宵巴士上,Cindy和刚才在聚会上认识的爱人仍然相拥在一起,大声谈论刚才的聚会,在旁人惊异的眼光中,脸上竟然是几分高傲与满足。

拉拉是一种时尚?

  在采访大学校园中的拉拉的过程中,随着与这一群体接触得越来越多,一个迷惑越来越清晰地在记者脑海中生成。在几千年的东方儒家文化的影响下,同性恋者一般被社会主流意识所排斥和歧视,因此同性恋者大多极力隐瞒自己的身份,而现在大学校园中的拉拉群体当中,有很大一部分不但对自己是女同性恋者这一身份并不回避,反而极力从言行上加以表现,甚至有很多大学女生对拉拉的生活心存向往。难道中国的大学校园中,有如此众多的性取向异常者?校园中的拉拉,大多是怎样的心理状态?

  Cindy认为拉拉之间的性行为比男同性恋看起来要健康,因此,也更容易吸引那些初次来参加拉拉聚会的女孩投入其中,“说真的,有些出于好奇的同学私下求我带去聚会,只要她流露出一点好感,我都不会拒绝。有一部分在参加几次聚会后最终也成为了拉拉。”“有好几个女孩都是说舍不得那种温馨的感觉,两个人一起抽着烟,喝着芝华士,那气氛绝对小资。” Cindy跟记者一字不漏的叙述柏拉图曾在《会饮篇》中赞赏同性之爱说的话:“这种结合不仅是性的结合,它根源与最深层的对于融为一体的渴望。”她也可以毫不费力的跟记者掰着手指头历数苏格拉底、柏拉图、毛姆、惠特曼等同性恋名人。据她介绍,文化多元化的上海是拉拉之风盛行得比较早的城市,早在2002、2003年,在上海20岁左右的人群,特别是大学生当中,拉拉就已经成为一种时尚。

 拉拉的分类   

在采访大学生中的拉拉的过程中,记者了解到,大学校园里的拉拉大致可以分为以下几个类型:一是确实性取向异常者,即所谓的“异性癖”。这部分拉拉对自己的性别不认同,会对自己的女性身份及性器官产生厌恶心理,在内心把自己看成“男性”的身份。这种同性恋的因素很多,可能是儿时的成长经历,也可能是自身的遗传基因使然,这部分人,基本上是完全的同性恋。第二种是移情者,包括因环境原因无法拥有正常的异性感情,或者是在感情上受过男性的伤害,因而在同性身上寻找寄托和安慰。她们本质上从未拒绝过异性,只是想以同性恋的方式来娱乐自己或报复他人,这种拉拉只是临时的同性恋。第三种则是纯粹因为好奇或是标新立异的心理,她们追求时尚,追求与众不同,当同性恋这样一个机会出现在面前,便马上以之作为标榜个性的方式。在这部分拉拉眼中,同性恋只是一场时尚的游戏。

  严格说来,其实只有第一类拉拉是真正绝对的女同性恋者。而这部分人,在大学校园的拉拉群体中,实际上只占很小的比例。在调查中,一个普遍的现象的,大多数拉拉对同性恋的判断标准并不明确,其实无法准确判断自己的性取向是否异于常人,因而误把女生之间比较亲密的友情当作同性的爱情。心理学上把以同性当作满足性欲的对象叫作同性恋。由此可见,真正的同性恋是建立在“性”的基础上的,一个基本的特征就是对异性表示淡漠和排斥,对同性具有持久而强烈的好感及性欲。而目前大学校园内的拉拉当中,大部分的出发点只是觉得“好玩”、“新潮”、“时尚”,她们从同性的“恋情”中获得的是对好奇心理和时尚需求的满足,而非性方面的生理和心理的满足。记者接触到的大学生拉拉当中,有半数以上者都表示,女生之间的同性恋是现在校园中的一种时尚。

  为时尚而拉拉

  “同性恋并不意味着只是‘玩玩’而已,多半以追求时尚为目标而成为拉拉的人,到最后都会加深社会对拉拉之间爱情的偏见。”一位不愿意透漏姓名的拉拉A女士表示,她同时也是一位对同性恋现象很有研究的同性恋问题专家。“这不仅是对她的伙伴的伤害和不负责任,更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

  当记者提到这部分女同学在校园内甚至刻意张扬着自己的拉拉身份时,“她们对同性恋的宽容还是很让我欣赏。”A女士同时认为,她们的张扬可以看作是国内对同性恋的存在有了一定的宽容和接受的初步现象,“如果还是跟几年以前那样谈‘同性恋’色变的话,她们怎么不不可能这样公开自己的性取向。”

  “在性教育方面,我们做的大致和五十年代的美国差不多。”A女士毫不掩饰自己对性教育现状的不满,“去年暑假的异性教育都引起那么多非议,何况一直被认为是异类的同性恋问题呢。”大学生了解同性恋的主流渠道基本上来自报章对名人同性恋的披露,例如美国摇滚歌手杰克逊,香港红星“哥哥”张国荣,还有希尔顿等偶像的同性恋传言等等,“这使得学生们误以为同性恋也是诸多时尚元素的一种。”

  北京市青少年法律与心理咨询服务中心的于华主管告诉记者,同性恋和同性依恋实际上是两个概念。在精神上和身 体上受到同性的吸引,并且对异性不感兴趣就是同性恋。但是,如果在监狱或者军队等单性环境里,为了满足需求诱发的一些亲密举动,或者亲密伙伴之间通过各种盲目的手段体验性感觉,如拥抱、亲吻、玩弄外生殖器等行为,都是同性性行为,并不代表他们就是同性恋。

  中国东方心理咨询网的首席心理咨询师董利军也告诉记者,一般从儿童期过度到青年期的生理和心理发育,大致要经历:两小无猜期,两性疏远期,两性爱慕期和恋爱期。但有些青少年在两性疏远期中可能有另一种自然倾向--同性依恋。有同性依恋倾向的青少年。绝大多数很快会成长到两性爱慕期。一般不会发展为同性恋。但如果同性之间过分依恋,就容易使孩子丧失与异性交往的机会或兴趣,从而导致未来对社会生活的适应障碍。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