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挥手互别生死

2016年11月07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不必说,他们是如何相识,又是如何相爱的吧!反正,他们自然而然地相识,两情相悦地恋爱,并且一路波澜不惊,朗月清风,直奔婚姻而去。

  如此过了三年,他们就要结婚了。一个偶然机会,他被查出患了鼻癌,并且已是中晚期。这于他们,无异于一个晴天霹雳。于是他们放下一切关于婚礼的筹备,她陪他跑遍了北京上海的大医院。而最权威的诊断却是,即使手术成功,他也至多能再活五年!

  望着她焦虑的眸子和憔悴的面容,他与其说崩溃,不如说是一种放弃的释然:好啦,我们不要再奔波了。且不说手术要花光我们的全部积蓄,纵是手术成功,我也只有五年的时间。你对我……已经足够好了!我知足了。我们结束吧!

  她的脸色一下沉下来:你在胡说什么!我说过什么了?我得罪你了?接着便无声地流下泪来。三年来,他们一直相安无事地爱着。他们几乎没有吵过嘴,他们从未因爱流过泪。

  他就慌了,忙不迭地道歉说好话:我不是……我不是那意思啊!可我都这样了……你没听大夫说么,就是手术成功了,我也将失语。我再也不能陪你说话,我再也不能嗅闻你长发的清香了!

  她便破涕一笑。是的,他并不健谈,他最令她感动的缠绵便是抚弄她秀丽的长发,嗅闻她秀发的清香。她娇嗔道:你以为你现在说话就很好听啊!不能说话,你可以看呀。我要一天为你变幻一个发式……

  可是,我至多能活五年。预知只有五年的生命,在倒计时中走向死亡,于我们该是多么的残酷!再说,再过五年,你就成老姑娘啦!

  先想好到哪儿作手术,该如何治好你的病吧!哼,谁要为你成老姑娘啦?她的嘴巴娇憨地翘起,似真还假地赌气说。他便释然地笑了。他不由想起,他们一起花好月圆的日子。无论是他如何沉醉于彼此缠绵的爱恋,她总是能以似真还假的娇憨及时板起脸来,冷静地制止他的狂热。虽说,这常常令他恨恨不已,可事后反而对她有着更殷切的爱恋。那爱恋里有蜜甜的伤愁,更有至爱的庄严。

  这一切他们都一直在瞒着老人。直到需要手术签字了,他们双方的老人才知道他得的是什么病,他手术后会有什么样的后果。父母们大惊失色,目瞪口呆!

  万幸,他的手术很成功。经过半年多的静养和整容,他的脸型甚至没有太大变化。只是,他不能说话了。他的口鼻只能发出像蜂鸣一样的声音。

  他的父母以最大的诚意来她家辞婚:只怨孩子命薄啊亲家,以后……以后咱们不能再称亲家了,希望孩子……找个好婆家!

  爸爸,两位妈妈,你们在说什么哪。我们就要结婚的!一直没说话的她突然抬起头,刚毅的秀眉一扬,眸子亮亮地说。

  她的决定遭到了父辈们的一致反对,但谁也说服不了她。待他的父母去后,她的妈妈甚至对她恶毒地叱骂:你真是个下贱坯子啊!你妈守寡十几年就够可怜的了。而你呢,你图什么?看你妈的寡妇日子好过?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东西啊!

  这个自小与寡母相依为命的女子再次以刚绝的耐心劝慰妈妈:谁说我要当寡妇啦?妈妈,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我们至少可以一起生活五年啊,妈妈。我的事,我会设计好的。别劝我,也别生气了妈妈,好吗?妈妈……

  再说,我……我已经怀了他的孩子,我要为他,生下来……

  妈妈再也无力和这个执拗的女儿争辩,声嘶力竭地哭吼一声:滚——

  妈妈,我不是故意惹你生气,原谅我妈妈……禁不住,她也抱着妈妈哭了。

  以后的故事,我不想细说了。半月之后,他们举行了简单的婚礼。直到第三年,他们才有了爱情结晶。她生了一对双胞胎女儿。

  在他弥留之际,他紧握她的手,涕泪长流。这个女子再次表现了她的心硬和刚绝。她一边为他拭泪,一边予丈夫以最后的宽慰:不要为我难过,我会好的。五年来,我们不是都好吗?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你看我像是再也嫁不出去的样子吗?

  ——真爱该是这样。如清风滑过琴弦,发出自然而动听的声音。如泉涓涓而始流,如河泱泱而赴海。不大事张扬海誓山盟,不刻意求工相约白头。坦然地接受一切境遇,决绝地挥手互别生死。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4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