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一尾红尘

2016年11月07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一、
我在澈河等了五百年,只为你的经过。
澈河的水多么冰凉啊,我的一颗热切的心也渐渐变得平静似河水,我漫无目的地在水中游戏,以至差点忘了此生的目的。
你知道鱼五百年有多少次轮回吗?
那是孟婆第二百零一次问我,“你还愿意做一尾红鱼吗?”如果说在几百年前有过动摇的话,那已经过去了。我考虑过无数次你经过的可能,但没有一种可能是我们相遇还能认出你。从此后我便一心一意做一条有前生记忆的鱼。
是的,那些前生,我都记得,那些我们在一起的日子。
二、
澈河边你舀了一瓢水,水里有我的影子。你说,从此如何努力也无法将我从心里抹去。
我微笑着,我的眼睛里有一丝狡黠。
我知道你那天会去打水,你会一如既往无视地走过。我那天在脸上打了些胭脂,特地穿了一件最漂亮衣裳。
这些你都不知道,所以,当你在水里看见我如花般美丽而神采飞扬的脸时有些措不及防。
你为我叛出师门,漠视一切戒律教条。你愿为我去承受坠入阿鼻之苦。你愿为我挡住世俗的流言和指责。你还说愿为我这一瓢放弃一江的春水。
你轻点我的鼻尖,你呀……你掩去了后面的话。是的,是的,我就是你的劫数。

三、
我以为,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会无比勇敢坚强,包括离开父母,我努力不去想起父亲的愤怒和母亲哭红的眼睛。
你为我描绘的生活是如此美好,我们一起栽花,种上水果,一起捉鱼嬉戏。我们一起读书作画,我们一起坐在澈水河边吟诗高唱。这一切都似春光般温暖而灿烂。
但是,连我自己也不曾料想的是,我还来不及细细品尝,便像当初离开父母一样离开了你。
我离开时,你没有挽留,那是因为你理解的,即使我不说任何理由。
你带的经书里有一本经父母恩情难报经。欠父母的恩情我终究是要还的。我回到他们身边,听从他们所有的安排。
我心里说,很快,这一切很快就会结束的,请等着我来。
悬崖下就是澈河,我的身体像蝴蝶一样飘起来,我张开双手迎接来生,迎接来生的你。风中传来不远处山寺的钟声,庄重而宁静。
四、
然而,来生却并不是由我说了算。
我问佛祖,为什么安排我们相爱,却不能在一起。如果不能在一起,又为什么安排我们相遇。
佛祖说,缘份不可强求。
我仍然执着地请求佛祖能让我与你再续前缘。
佛祖说,你与他在五百年后仍能相见,但是你们却会如同陌路,不能相认。
我说,不能相认还是缘吗?
佛说,若能五蕴皆空,无缘也是缘。
我有些明白,又有些不明白。
或许以后会渐渐明白,又或许永远也不会。
那又有什么关系,我们还是会相遇的,我坚信。
我不喝孟婆汤的结果是,虽然我带着前生的记忆轮回,而此后我只能做一条鱼。

五、
我在河边慢慢地游着,享受这温暖的时光。时正四月,春光无限美好。河边一群孩子在嬉戏玩笑,我刻意游近一点,听听这些人间的喧音。
身边一条有资历老鱼警告我说,别离水面太近,会有危险的。有什么关系,不过是再一个轮回,我心里轻笑。
孩子们笑得多么天真无邪,好像在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是值得烦扰的。
几乎要贴在水面了,我想出水看看。正在这时,我撞上了一个细软的东西上,还没得及回神,发现自己在一个网兜里。一个孩子欢呼,我抓到一只大鲤鱼了!
其他的孩子纷纷围上来,我极力想挣扎,脱了水的我失去矫健,呼吸都有些困难。一个孩子惊叹着说,真漂亮啊!这句夸得我有些舒坦。但这句话被其他的孩子取笑了,”漂亮还不是盘中餐。”

六、
孩子们的欢呼声引来了一群人。
你也在人群中,还是当时初见你的模样,眼睛晶莹明亮,神情淡定从容,眉间一丝与生俱来的忧郁。我当时曾想,有着这么明亮透澈眼睛的人,是如何守住这经年的晨钟暮鼓,枯灯古佛。
此时,当我看见你时,那种喜悦几乎要将我整个胸腔挤破。我等到了我等到了我等到了!感谢的佛祖,感谢的孟婆,感谢的澈河。
你在孩子们的手里买下了我,将我捧在手心。
等待了五百年的眼神在此刻相会,我张开口说,亲爱的,我来了。我当然知道,你听不到鱼的声音。
你看到暗示了吗,我柔柔地躺在你手心,不作一点挣扎,我的红衣,我眼睛里的那一丝狡黠。
我就这样楚楚地看着你,你眼里满是怜惜。
我知道你仍然喜欢我的,但是,你却并不收留我,将我放回了澈河。
你的给我的爱如此自由。
你以为水才是我的生命,你却不知,我的生只因有你。
我忽然想,我们前生的五百年,又是谁的等待。
七、
现在,我已宽怀,五百年的等待,换来今生的相遇,于我已经足矣。
你依旧徘徊在澈河边,你不会知道,我们已经相聚又离开。
还记得你读的经书:一切恩爱会,无常难得久。生世多畏惧,命危于晨露。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喝了口孟婆汤。
我懂了:若是五蕴真空,无缘也是缘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