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女人间最极致的诅咒

2016年11月07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诅咒和祝福,是人类发泄情绪的两个极端,而女人间最极致的诅咒或者祝福,似乎总离不开男人。

  无论是街头巷尾还是邻里之间,时常看到有女人为了不知名的事情争吵。如果能速战速决便罢,倘若僵持一段时间,便会有很多八竿子打不着的话说出来,而最后的高潮,往往又归到互指对方“没人要”,或是要的人过多,言外之意她不是嫁不出去的“剩女”,就是人尽可夫的娼妇。之所以会有这样虚拟中的下场,不过是因为她得罪了自己而已。

  有一次我在和平门路口等红灯,看到两个女人站在非机动车道上吵架,就是这个路数。事情的起因,大概是一方的自行车脚蹬子把另一方的高筒丝袜挂破了,不知道有没有及时道歉,反正破了袜子的一方一直很气恼——起初骂她是“长了眼睛当花戴”,走路不看着点人;接着是说她惹了祸不搪,光拿嘴皮子说事。我猜想她大概是有让对方赔偿丝袜的愿望,可是又不好明讲,见对方不推不就、只字不提,于是剑锋直指,当即戳穿她是在“装孙子”。这个时候绿灯亮了,她一肚子的气显然还没有散尽,可是又不得不走,两眼飞刀地瞪了对方一眼,扔下一句“你个千人骑万人坐的东西!”骑上自行车扬长而去。

  那被骂的一方也不示弱,一句跟一句地反唇相讥。可是战斗力显然略逊一筹,因为在语句上缺乏创新,大多是将对方言辞的COPY过来,换个主语改装一下再回敬过去。就像远程导弹被拦截,设计合理但是没有杀伤力。

  我走在一旁觉得挺好笑:两个素不相识的女人,为了一双丝袜,可以深入持久地挖掘到“有没有男人要,有多少男人要”的高端问题上,青天白日之下,骂得有鼻子有眼,而且如此郑重而决绝,仿佛这是最得力的一支杀手锏,可以用一个完美的出鞘,给对方以致命的一击。

  我曾经想过那些在大骂中落败的女人们,那些字字见血、嘴嘴见肉的辱骂和诅咒,会给她们带来怎样的沮丧和怨恨,这些沮丧和怨恨,又会在她们的心中积蓄多久。日后想起这件事,她们会不会也用同样狠毒的话语,来诅咒那个曾经伤害过自己的人呢?

  这不由得让我想起了一件事。

  很多年前,我母亲生病住院。同病房的病友中有个孤老太太,丈夫是国民党的一个军官,结婚没几个月就赶上解放去了台湾,从此杳无音信。老太太原本是个大家闺秀,骨子里想来是心高气傲的,可是因为这段婚姻在历次政治运动中屡屡挨整,一辈子坎坷不平,因而“个色”得厉害。据单位里派来轮流照顾她的同事讲,她几十年都不会跟人好好地聊一次天,说一句叫人心甜的话。说起来有点奇怪,老太太对这几个同事呼来唤去使得挺硬气,对我帮她做的一点点小事却都很知情,我平日里不过偶尔帮她翻个身,或是替她倒杯水,在她眼里就成了“好孩子”,见了我总有一种令人辛酸的亲昵。我母亲临出院的时候,她拉着我的手,嘴唇哆哆嗦嗦地抖了半天,只说了一句:“好孩子啊,以后,找个好婆家……”便抽抽噎噎地哭起来,什么也说不下去了。

  那一刻,我也掉了泪。那段婚姻的甜蜜就像昙花一现,留给她的却是整整一辈子的悲酸。现在,她把拥有一个美满的婚姻,当做一份最珍贵的祝福送给我,这其中的情意,想想让人心痛——也许,在她的心目中,没有什么比“找一个好婆家”,然后跟自己的心上人平平安安地过一辈子,更美好也更令人渴望的了。

  一直到今天,我都忘不了她那眼含热泪的祝福,在享受着家庭的温馨与和睦的时候,也常常感觉是托了她的一份福。所以我有时候在想,人活一世,几十年的光阴有限,既然一个美好的祝愿可以温暖别人这么久,对自己又有益无害,那我们又何不尽自己所能,对别人多一点祝福呢?就算接受的一方对此未必感念,至少也可以让自己心安。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