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深水最后一分钟

2016年11月07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加利福尼亚州的圣·莫尼卡海湾在柔柔月光的映照下,显得是如此美丽。月光下,一位少年站在橡皮艇旁熟练地整理潜水服。他快速地将一只1米长的网袋挂在腰带上后,抬头笑着对旁边的父亲说:“好了,我们可以去痛痛快快地捉龙虾了。”

  他的父亲,乔·梅斯特雷笑看着自己惟一的儿子。乔是一位海洋生物学家,因为工作关系经常要进行潜水,他的儿子大卫也因此喜欢上了潜水。
  父子俩最喜欢的潜水地就是这儿——圣·莫尼卡海湾。30年前曾有一艘大船在这里沉没,可怜的大船到了海底却成了龙虾的绝好栖息地,也因此成了潜水爱好者们喜欢的地方。
  
  潜入深水
  
  乔仔细地为大卫检查了一遍供氧装备,然后拍了拍儿子说:“好啦,你现在可以下去了,但注意不要离我太远。”大卫点了点头,转身跳入水中。乔也紧跟了上去。

  潜水灯的光亮刺破了海底的黑夜,父子俩一前一后相跟着潜到积满泥沙的海底。这儿距水面大约有25米深,四周都是一片漆黑,潜水灯的光亮也只能穿透几米远的地方。

  父子俩身上背的氧气储备仅够两人在水中待18分钟。
  
  喜捉龙虾
  
  大约10分钟后,他们游到沉船边,船的左舷处有几个大小不一的洞,透过这些洞可以看见许多只龙虾快速地从他们眼前掠过。“这简直是个捉龙虾的天堂。”大卫兴奋极了。

  大卫瞅准了一只龙虾,悄悄向它游过去,那只龙虾退进了洞里,大卫以为父亲就跟在后面,便随着龙虾一块儿钻进了洞里。他顺着倾斜的通道慢慢地游入了一个20英尺见方的残骸空间,里面堆满了从残骸上掉下来的拱肋、水平托架、大块的铁锈和塌下的舱壁。

  很快,大卫就顺利地捉到了一只龙虾,他小心翼翼地抓住它,转过身子向洞外游去。

  此时,乔还在船体外仔细地查看,多年的潜水经验使他能够保持清醒的头脑。当他游到一个直径大约有18英寸大小的洞口时,看见海底的淤泥有被搅起打着旋的痕迹。“难道大卫从这里钻进去捉龙虾了?”但这个洞看起来非常小,乔不认为大卫会从这里钻进去。

  突然间,他看见大卫手里抓着一只虾从一个洞里探出头来,笑呵呵地看着自己。“感谢上帝!”乔心里猛地松了一口气,他接过龙虾,小心地把它放进自己的网袋,本以为大卫会从洞里钻出来,没想到,大卫交了龙虾后又返身钻进了洞里。乔用潜水灯向洞里照去,但已经看不见大卫的身影,看到的只是被搅起的浑浊的水。

  这时,他们已经在海底待了13分钟了。“快出来,”乔嘴里嘀咕着,“我们得离开了。”但大卫似乎没有听见,时间又过去了两分钟。
  
  父子失散
  
  现在惟一值得庆幸的是,下水前,乔让大卫带了新式的12公升的氧气罐,而自己的这个只有10公升。

  又一分钟过去。“大卫会不会被卡在什么地方?”乔有些担心了,“我最好去看看。”可当他正准备钻进洞去时,他的氧气罐碰到洞口的顶部,竟被卡住了。

  乔用力拖拉,没有成功。他的气阀被卡住了,气流供应随之减少,很快乔感到呼吸困难。 乔只好将氧气瓶从肩上卸下来,自己先退出洞外。乔打开一个气阀,放掉一部分氧气,这时自己才感到呼吸通畅起来。但这样一来,自己的氧气储量还够在水里待5分钟就算幸运的了。

  乔再一次猛地一拉,总算将氧气罐拽了出来。此时还是没见大卫的踪影,乔独自一人在漆黑的海底,他的身体感觉到了海水的寒冷,更为可怕的是,他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一种孤独。还有一个问题必须面对:如果自己的氧气耗尽,而大卫还没有出来,怎么办?
  
  被困洞中
  
  这个时候,大卫还在兴奋地追捕着龙虾,他根本没有想到越钻越深了。这时四处都是剥落下来的铁锈片,空间也越来越小。“我最好离开这儿。”大卫清醒了些,转身往回游,可游了一段,大卫发现这并不是刚才来时的路。他摸索着坚硬的船体,“这是哪儿?” 大卫有些惊慌了,他丢掉网袋,想游得更快些,但仍旧没有找到原来的出口。

  “也许,我能找到另外一个出口。”大卫心想。于是他开始向上游,这时他找到一个三角形的气阱。大卫看了看气压仪,上面显示,如果自己呼吸得还是这么快的话,这些氧气仅够自己用3分多钟。

   于是大卫摘掉吸嘴,把头探进了气阱里,他知道,这个气阱里虽然大部分气体是二氧化碳,但仍会有少量的氧气,它能帮自己多撑一些时间。
  大卫希望父亲能够找到他,把他带出这个可怕的地方。他开始大声喊叫:“爸爸,快来救我,我出不去了,别让我死!”

  乔离开了那个洞口,希望另外找一个大些的洞口出去,忽然他听到了大卫的喊叫声。

  乔循着声音从一个小洞向船里望去,借着潜水灯的灯光他看见不远处有些光亮,他意识到大卫就在那儿。他对着亮光处喊道:“下来。”然后看见大卫转向了自己,但可惜大卫没有听到自己的声音,一转眼,大卫又从乔的眼前消失了。

  乔离开洞口继续寻找,但什么也没有。“不要慌张,大卫,”他暗自想,“要争取时间。”乔估计大卫的氧气储量只够用2分钟。

  大卫继续在黑暗的船体里摸索,恐惧在他的身体里四处冲荡。乔将自己的潜水灯塞进一个裂口里,希望灯光能够帮助大卫引路。这时他又听到大卫的哭声,仿佛是从一个小洞里传来。乔伸手进去,竟然摸到了大卫的腰。两个人都喜出望外,但是这个洞太小,大卫根本就出不来。乔隔着洞,用眼神指示大卫,在他的下面有一个出口。乔感觉大卫的手紧紧地抓住自己的手,可见大卫很害怕,因为氧气瓶里的氧气已经所剩不多了,假如这一次还不能找到出口,那他就必死无疑了。

  乔往下游到洞口,他举着灯蹲在洞口旁等候着,心里砰砰直跳。这时他的氧气也已经耗尽了,他看见自己呼出的最后一个气泡从眼前升起,然后消失。

  乔拼命地吸气,希望尽量多争取一点时间,他的心脏一下一下地跳动,时间也一点点地过去。终于他看见大卫的头从洞口伸了出来,“爸爸,我出来了!”大卫叫道。

  这个出口并不大,大卫扭动着身体努力往外钻,突然间只听“咔”的一声,大卫又动弹不了——氧气瓶也被卡在了洞口。大卫用力想挣脱,但毫无用处。“爸爸,快拉我一把。”他叫道。

  这时乔正靠在洞边上,屏着呼吸,突然看见什么东西从洞里钻出来,是大卫!他在心里大叫!

  可他又突然停住了。“别停下!”乔赶紧游上前去,发现原来是大卫的氧气罐卡住了。乔果断地打开大卫的肩带,帮他放下氧气罐,大卫这才顺利地钻了出来。
  
  重返水面
  
  现在两人的氧气都没有了,父子俩解下身上所有的东西,希望尽快游上水面。

  当他们向上猛冲时,海水的压力降低了。这时乔气罐里的压力比周围海水的压力大,便压出了最后一点气体,就是这点氧气救了他一命。乔大口大口地呼气,希望自己的肺不会因为压力过快降低而破裂。

  终于,父子俩冲出了水面,他们一把拔去吸嘴,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上了岸,乔帮大卫取下面罩,发现大卫脸胀得通红,这是肺受损的征兆。

  当天晚上,父子俩都住进了医院,进入高压氧舱治疗。他们必须在那里将体内的氮气完全排出,才不会有生命危险。幸运的是父子俩很快就完全康复了。

  大卫经历了这次历险以后,学到很多东西,其中有一样是至关重要的,他在一次作文中把这点写了下来:“我能活下来,完全是因为父亲,他使我认识到你所爱的人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