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女人单身很多时候只是逼于无奈

2016年11月07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最主要的是,我至今还未把自己嫁出去。长到这么大,连一次真正的恋爱也没谈过。(如果暗恋也算恋爱的话,除外)。

  我在感情方面开窃极晚。十三四岁时,我和男孩无异。爬树,打鸟,摸鱼,捉知了。二十三四岁时有人追求,我认为恋爱成家是很遥远的事。二十六七岁时意识到可以找个人谈恋爱了,身边的人却早已成双成对。就这样迷迷怔怔走到了三十的关口,再回首一看,一直相伴的朋友,不论男女都已为人夫为人妻有的已为人父为人母,留下我一个人暗自琢磨:怎么就剩下我了?

  十五岁时我走出家门独自到外面读书,父母舍不得我离开;二十五岁时我又回到了父母身边,他们却又要把我“扫地出门”。每逢过年老妈都“警告”我,赶紧给我找个婆家嫁出去,不要再在家里蹭吃蹭喝了。但从二十五岁一直找到今天,仍然没有找到。新的一年已经过去了半年,我暂时仍未看到希望的曙光。

  而我却并未觉得现在的状态有什么不好。我喜欢每天睡到自然醒,早饭和午饭放到一起解决;吃过饭后,再去睡个午觉,在老妈催促吃晚饭的叫声中一觉醒来,开始一晚的“工作”。上网,看书,写字,听音乐。我最清醒的时候,就在晚上。

  不要以为我是一个待业青年,以那样的状态消极地对待生活。我有我的工作,一份轻闲的让人发慌的工作。大学毕业后,我留在了省城。我在一个较有名气的公司找了一份技术工作,做的游刃有余,重要的是,我暗恋上了一个同部门的同事。我坚信,凭着我性格中那股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劲儿,一定能把那小子追到手。可不曾想,父母以参加考试为由强行让我回去,没有半点儿商量的余地。就这样,我辞了工作回了家,甚至都没有来得及把自己的心意向那个同事表白。

  我拿出了一半的心思去复习考试,另一半的心思在和往事牵牵扯扯。没想到还是以总分排名第八的成绩稳稳当当地上了榜,被分到了我们家所在的镇上的计划生育办公室。在当地,这是个吃力不讨好的部门,操心的要命还容易得罪人。老爸利用他的社会关系,使钱出力,把我重新安置在了党政办公室,做了一个“机关人”。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