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400元看一个女人的未来

2016年11月07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七月中午,热浪滚滚,太阳仿佛要把南京这个火炉烤红了一般,拼命的往外散发着热量,公司旁边的大娘水饺店里,我闭着眼睛,倚着椅 背,这样的一个夏日,空调凉气中的小寐,比桌上那碗水饺,显得更有诱惑。突然,耳边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我可以坐这吗?”我吓 了一跳,有点恼的望过去,却触到一对清澈如水的眼睛。
  我打量她,修长的身材,穿着一身无袖的休闲杉和七分裤,给人的感觉清爽而不清凉,我唇角一弯,坏坏的笑到:“当然可以,这是 我特意为我女朋友留的”“那我就坐了,不过好象只是半个小时的女朋友哦”她大方的坐在我的面前,肆无忌惮地盯着我说:“我最喜欢 吃水饺了,半个小时就可以把这些全部掉!”我笑了,这个女孩的聪明而又诙谐的回答,让我很高兴,我们便开始边吃边聊。 ;
  就这样,我认识了紫叶,一个精灵一般的女孩子。
  我们第二次见面,她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宛如黑夜中独自绽放的一枝夜百合,我醉了。
  第三次在北郊,其实那天是我最最敬爱的爷爷过世,因为种种现实的原因,我不能离开南京,在这最后的时刻,都不能陪伴在爷爷的 身边。下班后,我们去了北郊,当年爷爷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如今建了一座小小的烈士陵园。当然里面没有爷爷的名字,但是我知道,今 天,爷爷的灵魂会来到那,所以,我,在那给他送行。
  整个晚上我都没有说话,也没有哭,只是抽烟。她只是静静的坐在我的身旁,静静的。我突然发现她是那么的聪明。其实男人悲伤的 时候,不需要任何人的安慰,给他一些宁静,就够了。她是精灵吗?否则为什么她懂得我的悲伤?
  第四次我们去紫金山,到达山顶的时候,虽然大家都很累,但是幸福的空气紧紧的包围着我们。她掂起脚尖,为我细心地擦去额头的 汗珠。那一刻,我暗暗对自己说:我一定要好好爱她。
  与紫叶恋爱两月后,一天晚上我没有让她回去,激情退去后,我将她搂在怀里,问她:“叶子,我可不是有钱人,就连这个房子,& nbsp;都是租的。你会爱我吗?”她把头埋在我的怀里,勾着我的脖子,就像在抱着一只可爱的小狗:“傻瓜,把我看成了什么人, 还问这么扫兴的问题,我在乎的是你是不是个好男人。”
  我快乐的吻了他一下,又将她压在身下:“叶子,我真是太、太爱你了。”
  第二天,紫叶提着她的行李,搬进了我的小屋。我们开始了同居。
  同居的日子如饱含雨露的鲜花,美丽动人。每天清晨,当阳光滤过白色的窗幔,我就穿着拖鞋,去厨房为紫叶准备早餐。十五岁就开 始自己做饭的我,自然做的一手好早餐。煎蛋饼、熬粥、温牛奶,做好一切后,再叫她起床。这个时候,紫叶总边啃着香香的鸡蛋饼边说 :“安杰,你真是这世界上最优秀的丈夫。”
  幸福的就像空气中弥漫的鸡蛋牛奶味,香香的,甜甜的。一天我们路过一家房屋中介,门前挂着一个信息牌子:精美小别墅,出售或 短租兼可。我笑着说:“听说女人都喜欢有钱的老公,喜欢钻戒,喜欢别墅,要不把我给卖了,买个小别墅住住?”紫叶歪着脑袋,看着 我说:“我可舍不得把你给卖了,再 说,就算把你卖了,能卖几个钱啊?嘻嘻!其实有没有钱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对我好。 只要有进取心,我们就一定会有出头之日的。”我又一次感动的像小狗一样,紧紧的把她搂在怀里:“老婆,我一定会好好对你一辈子的 。”
  大半年之后,我带她去常州老家,见了我的父母。开明的父母一眼看穿了我们的关系。临走时,爸爸塞给我一个存折,打开看,是我 的名字,里面有三十万。父亲对我说:“该结婚就结婚吧,好好对人家。至于你们想在南京还是常州,随你们的便吧,爸妈也只能帮你们 这些了。” 父母的开明和支持,让我感到万分的欣慰。我用三十万付了新房的首期,用我工作后存的几万块钱,买了一些家 电,我们搬进了新房。我开始憧憬与紫叶的未来:等天凉一些,到十月份就结婚;每个月她两千工资交付房款,我现在能拿到三千多,除 了日常开销,还能小存一点;十年就能还清房屋所有的欠款,那时我们的小宝宝正好进小学……
  九月的一天,紫叶的一个同学突然请她去玩,据说那个女生嫁了个很有钱的老公,现在住在西山凤凰花园,西山正是我们这个城市最 著名的富豪别墅区。临出门前,我抱着她:“老婆,你同学据说嫁了个大款,你去了也许会后悔,嫁给了我这个穷光蛋。”紫叶搂着我: “傻瓜,我对你的心,你还不知道吗?尽说傻话。”
  紫叶走了,偌大的房子就只剩下寂寞和我。生活犹如被抽走了阳光和空气,沉闷至极。当夜,紫叶还没有回来,我隐隐有些担心,一 种说不出来的烦躁困扰着我,“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如对方是江苏用户,挂机后拨12591。”移动公司小姐甜美的声音 中,掺杂着丝丝的冰冷,我强迫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借助着两片安定的药效,我进入了没有烦恼的梦境:我们走上了红地毯……&nbs p;
  紫叶回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五点了,我问她怎么这么晚,她笑着告诉我说几个同学难得相聚,就又体验了一次学生时代的卧谈 ,聊了个通宵。尽管她说的很自然,但是她那飘忽不定的眼神告诉我,她有事瞒着我。我咬着唇,克制自己不去乱想。父母那边都开始准 备结婚的东西了,我实在不想让操劳了一辈子的二老再担心,而且我爱她,爱她。即使有一次的错误,如果能让她和过去划清界限,能让 以后的婚姻变的宁静,那么我可以隐忍。
  我转身走进了厨房,开始准备晚饭。油晃晃的煎锅里,我看见一个满脸憔悴的男人,嘴唇上挂着一丝殷红。随手用毛巾蘸了点水胡乱 抹了一下,我开始把鸡蛋和面粉和在一起……
  晚饭是小米粥和她最爱的鸡蛋饼,但是大家都吃的很无味。
  饭后,她坚持要洗碗,我就坐在沙发上,点燃了一根香烟。片刻之后,她的手机响了紫叶在厨房喊着:“煎锅还没洗好呢,你拿着我 说话吧,准是我妈想我了……”
  走进厨房,在她的耳边,我按下了接听键,可是谁都没有想到,这个电话,把我们两个都击倒了。
  “喂,那位?”
  “小叶子,猜猜我是谁?”
  “你是?”
  “小叶子,我是天佑啊,昨天你睡着了,我偷偷把你的手机号码留下了,想给你一个惊喜的。”
  “……”
  “怎么不说话啊?”
  “……”
  那边也好象发现了一些问题,片刻的沉寂之后,通话中断了。
  我没有先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她。紫叶垂着头,说了他们的故事。那个男的叫天佑,是在网上认识的,也住在南京,那天所谓的同 学聚会根本就是谎言,她和他在的一起,彻夜……
  我拼命想掩饰自己的脆弱,眼泪却不由夺眶而出:“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紫叶望着别处,说:“他说他爱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紫叶最终选择了分手,多日的相爱一朝化水。
  “为什么,是我不够好吗?”
  “不,杰,你是个好人,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辜负了你,我是个坏女孩!”
  “如果给你一次机会,你还愿意回头吗?”
  “我会补偿你的!我也是个女人,我不可能不向往钻戒,向往宝马,我在你身上看不见希望。他家的那栋别墅,你拼命一辈子也挣不 来的!”
  我轰地一下震住了,回过神来,狠狠地扇了她一个耳光:“你不是说你不嫌弃我没有钱吗?你不是说只要我们两个努力去创造,会有 出头之日的吗?其实在你的心里,我根本就是你临时的港湾,你早就打算要飞,是吗?”
  我飞奔回自己的卧室,重重的把门砸上。先前不能自已的眼泪,在刹那间停滞。
  为这样的女人流泪,不值得。
  紫叶收拾完她的东西,默默的离开了。临出门前,轻微的脚步响起在我的房门前,最后又慢慢的消逝,她没有说话,我也没有开门。 那夜,我跑到酒吧,买醉。往事种种已成过眼云烟,好人得不到爱情、誓言更套不住 爱情。套住紫叶的最后还是那种叫做RMB的东西。“爱情就是RMB!RMB,什么东西!”我在酒吧破口大骂,骂女人混蛋、骗子。
  所有的男人都望着我,戏谑的,暧昧的,幸灾的,乐祸的,什么眼神都有。那一刻,我觉得自己一定很可怜。
  几个月后的一个傍晚,我去苏果超市采购食物。因为想等着超市九点以后半折的面包和水果,就在里面转悠,几圈下来,竟遇上了她 。紫叶也在面包柜台前,不时的望着对面墙上的时钟。见了我,她脸色讪讪的,我不知道是不是一个叫做愧疚的词左右了她的情绪,不知 道。因为那次之后,我才发现,原来我一点都不了解她,不了解。
  大约是我的出现,她说了声再见之后,变匆匆离开了。望着她的背影,我的心隐隐的疼。
  走出超市,郁闷无处发泄,便狠狠朝前踢飞了一个易拉罐。没想到惊动了路边的一只野狗,发疯般的追着我,吓的我落荒而逃。&n bsp;
  半月后的一天,一个老友打电话来:“安杰,我被调到城北的分部了,这几天忙的团团转,这不,房子都没时间去找……”&nbs p;
  “你小子,升职了吧,可得请客啊!至于房子,我过几天去中介看看吧,也不知道上辈子欠了你什么,摊上你这个朋友,我算是倒霉 了。”
  “好好,房子搞定后,请你去百岁鱼庄。哦对了,还有,她好象上当,那个天佑根本就是个骗子……”
  “我还有点事,就这样吧,我过几天去帮你看看,我挂了。”
  “……,再见!”
  我已经不想再提起以前的事情了,更不想因此而影响自己的心情,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我们就像是两颗轨道完全不同 的行星,偶然一次的擦肩而过已经叫做缘份,不可能再有以后了,不可能了。
  几天后的一个周末,我去帮朋友选房子。这是一家口碑不错的中介公司,服务热情,信息也比较丰富,很快我就在城北帮朋友选定了 一套房子,服务小姐热情的招呼我坐会,合同一会就好。我随手翻着信息手册,打发着无聊的时间
  突然间我呆住了,那份精美的房源信息薄的倒数第三页,白底黑字的写着这样一行信息:房源所在地:西山凤凰花园B1-B9座代 理方式:出租。小姐抬头看了我一眼:“西山凤凰花园因为投资纠纷,三个开发商谁也不同意出售,但大家又不愿意耗下去,所以三家开 发商都把别墅进行短租!”说完,她又低下头去起草租赁合同。
  西山凤凰花园,不正是他网友的家吗?原来那天朋友说的是……
  我不记得是怎么走回家的,没有开灯,黑色笼罩,一片混沌。抽出一支烟,却不由再次想起了朋友的那句话,香烟是唯一不会背叛你 的东西!我努力抬头望着那片黑色的天空,掏出打火机,伴着轻微的一声响,一种熟悉的味道弥漫在我的周围,紧紧的。黑暗中那我真想 放声大笑,那个天佑可是家财万贯的富家大少爷啊。但心头暗涌,却是晦晦的酸涩。我想起当初与紫叶走过的那个中介公司,“精美小别 墅,按日出租,只要400元。”那个天佑,精明的只用了400元,1个晚上,就毁掉了我与紫叶的过去和未来。
天啦,原来好男人廉价的只值400????????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