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我和前男友的4小时偷欢

2016年11月07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始终记得8年前,我进大学写的第一篇文章叫做《我的大学不恋爱》。写这篇文章的初衷是想警告自己,时时刻刻要记得薛宏对自己的好,尽管他没有考上大学,但他永远是这个世界上值得自己托付的人。

  从小学到高中,我和薛宏是邻居也是同学,我们从小一块长大,双方的父母也是好朋友。我们家庭条件都很差,记得有一次,薛宏的爸爸跟我父母说:“薛宏和小雪这两个孩子成绩都不错,谁先考上大学,咱两家便一起供,只是,考不上的就没复读的机会了,我们都没钱。” 直到这天,我才知道,我父母跟薛宏的父母已亲如手足,连孩子读书都不分你我。

  我是幸运的,高中毕业那年,我率先考上了大学,成为我们那所农村中学唯一考上本科的学生。薛宏仅仅以2分之差落榜了。薛宏的父母实践他们的承诺,把手头的积蓄都给了我,这意味着薛宏从此将离开校园。

  出乎我意料的是,薛宏居然没有太多的怨言。在我来学校前一天,他给我送了一个精致的笔记本,里面仅仅写了一句话:因为喜欢,所以无怨。短短的一句话,却让我非常感动,至少,我知道,自己正被一个小男生精心呵护着。

  刚进大学那会,我和薛宏几乎每个星期都要写一封信,彼此开始互诉衷肠。其实双方父母并不知道我们已经由孩时伙伴发展成了恋人,整个过程很像一场老电影的开始。

  那几年,薛宏一直在县城里做生意,偶尔也会来省城看我。我们虽然相隔很远,但彼此却日日牵挂。

  然而,世事无常。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就在大四那年开学,我喜欢上了系里最有才气的男生高民。高民追求我的方式太浪漫太势不可挡,突然让我感觉,这才是真正的恋爱,之前跟薛宏的所谓恋情不过是一种报恩心理催生的喜欢。

  那一年,我一直想把这一切告诉薛宏,然而,每次我都没有勇气,毕竟对他来说,我的所作所为就是一场背叛。这一犹豫就是一年,一直到毕业为止,我始终徘徊在两个男生之间。

  我正式毕业时,薛宏的生意已经做到了省城,而且越做越好。他骄傲地告诉我:“我们终于可以在这个城市安家了。”我装作很幸福的样子点头,心却隐隐作痛。

  实在到了该做选择的时候了,我把自己的经历原原本本地告诉了高民,并请求他的原谅。高民最终也接受了跟我分手的事实,但彼此心里的疼痛却是不言而喻的……

  婚礼前夜

  2005年8月8日,是我和薛宏预定结婚的日子。

  8月7日一大清早,薛宏便带我去了美容院,我想彻底改变一下自己的形象,也顺便调整一下心情,为第二天的婚礼做准备。

  此前,为了准备这个婚礼,我已经几天都没有好好睡一觉了。薛宏也非常疲惫,坐在我旁边也是眼光涣散,呵欠连天。我看看他,感觉他瘦了好多,一脸的疲态。我要他回去休息,酒店已经订好了,花车也早安排下了,礼服都备齐了,只要上午我把头发烫好,下午去做个皮肤护理,然后明天一大早起来就万事俱备了。薛宏听着我点数,拍拍我的肩说:“好吧,那我回去睡觉了,不然明天真怕撑不下来。”

  看着他离开后,我不由长叹一声,直到这个时候了,我的心思还游移不定,感觉实在对不起他。

  等我忙完一切回到公司宿舍,已经快晚上8点了,我站在镜子前面,又试起明天要穿的礼服。望着镜中成熟、鲜艳的准新娘,我忽然觉得自己好陌生,薛宏好陌生,我心里一直以来的忐忑不安又沉渣泛起了。高民还在这个城市,假如他知道了我结婚的消息,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而我的确想在这个时候看他一眼……这个念头自从出现的那一刻起就没有消失过,反倒随着时间的临近越逼越紧。明天,我就要跟薛宏在众人的见证下结为夫妻,我忽然觉得自己还没有准备好!结婚让我不安,可是究竟为什么不安,我却不知道原因。

  晚上8点,我给薛宏拨电话,我想告诉他订婚以来我的不安和动摇,以及今晚的害怕,我并不是要他给我保证什么,我只是想把自己内心涌动的不安定告诉他。可是,电话接通的那一瞬间,我又换了话题:“今天晚上我就睡公司宿舍了,你也早点休息,明天会很累的。”

  薛宏明显已经困了,匆匆跟我说了几句就去休息了。

  一直到深夜11点,我始终坐立不安,总觉得一个人无法安静。于是,偷偷溜出家门,我打车来到薛宏为我准备的新房前,发现窗口还有微弱的灯亮。站了一会儿,我还是决定不回家,索性在外面走走吧。我想找一个人说话,那些纷乱的想法弄得我甚至有点胃疼。

  我感觉自己有点莫名其妙,一边散步一边给朋友拨打电话。打了几个女伴的电话,她们都关机了。最后,居然不自觉拨了高民的电话,这么晚只有他还开着机。

  高民是何其聪明的人,很快就听出我的心乱和伤感。 不容我推脱,他就约我在酒吧见面。一路上,我不停地问自己:“如果当初为了高民而放弃薛宏,现在的我会过着怎样的生活?”问完我自己也觉得好笑,明天,我就要当新娘了,却还在这里想入非非。

  高民比我先到,他找了个靠窗口的座位,要了杯红酒。高民直接问我为什么这么晚还不休息,我告诉他明天我就要结婚了,他几乎是惊呆了,半天才质问我为什么不给他请柬?我说,因为我怕你无法面对……

  高民开始喝酒,我也跟着喝。我把我的不安和害怕都跟高民说了,但高民却避重就轻地说:“人们对一切不确定的事都会心生胆怯。”这话让我觉得豁然开朗。 或者是因为酒精的缘故,我感觉自己慢慢放松下来。我们聊了很久,埋单的时候我抢着付钱,因为觉得今晚很感激高民,明天我终于可以一身轻松地去结婚了。

  从酒吧出来,街上的凉风一吹我就觉得头晕目眩,高民说,送你回家吧,我拒绝了,我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我这个时候了还跑出来跟人喝酒。

  “那去我家喝喝茶吧。”高民伸手拦了一辆的士。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他走了,我当时想先在高民家呆几个小时,然后马上回家。

  可谁又能预料,一切都没我想的那么简单。去了以后,我才知道,一切都一发不可收拾。

  其实,高民并没有强迫我,我想是我受不住诱惑,因为我知道自己爱的一直都是他,只是从来没有认真想过这个问题。那一夜,就在离我的婚礼还有几个小时的时候,我突破了道德的底线……

  无尽的等待

  天还没亮,高民把我送到公司门前的巷子口。我们一路上都没有说话,我不敢看他,他好像也没有看我。从的士上下来,没有马上回家,而是站在车旁,想再看高民一眼。当他隔着玻璃朝我挥手,我却连忙转头往宿舍跑去。

  刚到宿舍,电话就响了。薛宏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失踪了4个小时!”我还没来得及想如何解释,电话就挂断了。

  天亮后,一切照常进行,沉浸在喜庆气氛中的家人谁也没发现我的异常,所有的事都按照早就定好的程序按部就班地进行。我像个木偶一样,被人牵着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

  主婚人要薛宏在大庭广众下向我求婚,我发现他的表情非常自然,单膝跪地,对我说:“我爱你,一生一世都爱你,嫁给我吧!”那一瞬间,我突然心里难受无比,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

  因为喝多了酒的缘故,新婚之夜,我的头疼得厉害,胃也难受。薛宏体贴地帮我泡了茶,又灌了热水袋。他很快睡熟了,而我却头痛欲裂,翻来覆去,我不知道是不是该主动把昨天晚上的事告诉他。不说我觉得对不起他,说我又没那个勇气。最终,我把话藏在了心底。可是这件事却始终压在我的心头,醒也想起,睡也梦到。

  婚后的那段时间,薛宏对我很好,凡事呵护我,让着我,对于结婚前我“失踪的4小时”,他根本就没再过问, 这反而让我忐忑不安。

  时间很快过去了一年。结婚一周年纪念日那天,刚好我公司加班,等我晚上回到家时,才发现薛宏早已喝醉了,桌子上摆着他送给我的项链。他终于问起了那个我担心了整整一年的问题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婚礼前一夜你出去干什么了?我一直等你自己告诉我,可一年过去了,你还是没有给任何解释,你不觉得应该给我一个交代吗?”

  薛宏的样子让我几乎没有办法回避这个问题,我只能一切如实回答。

  知道了真相的薛宏几天后去了重庆,他说要在那边拓展业务。此后,我明显感觉到彼此之间多了一道屏障,他出差的时间也是越来越多。

  我一直想用自己的行动来证明我现在对他的忠诚,想让他知道我已经跟过去彻底划清界线,可他似乎对我的心思熟视无睹。一直到现在,我们都没谈生孩子的事,他永远都在忙……

  好多次,我都在想如果一切能回到结婚前的那个晚上该多好!我会坚决让自己守在薛宏身边。可我错了,错得太彻底,太荒唐。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等待, 等待薛宏渐渐淡忘那些过去,等待那些无法预知的未来。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