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被姐夫骗走第一次我受尽委屈

2016年11月07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讲述:洁瑛(化名)

  -性别:女

  -年龄:25岁

  -学历:初中

  -职业:自由职业

  -时间:6月8日下午

  -地点:楚天都市报一楼大厅

  听电话里的声音,洁瑛(化名)的年龄应该不大。

  “你这么小,会有什么故事?”

  “我想很少会有人有我这样的经历!”那一刻,她的声音中有着和之前完全不同的成熟。

  涉世未深遭人欺骗

  初中毕业以后,我从农村出来到湖北N市打工,一个月才200块钱的工作,足足做了一年。后来有一个男人对我说:“你不可能这样给别人打工打一辈子,还是要学点手艺!”

  听了他的话,我报名去学习美容美发。

  从职业技术学校出来,那个男人又对我说“你自己开个店吧,比帮人打工好!”我什么都不懂,是他帮我找店面,紧挨着他的店面,又帮我搞装修,跑执照……

  说了半天,洁瑛就是不愿意提这个男人的名字,这让我很奇怪。他到底是个什么人。一再地追问下,洁瑛才告诉我这个男人是她的姐夫。“是他一步一步让我站起来,又一步一步让我倒下去。”洁瑛恨恨地说。

  我的小理发店终于开起来了,几个月下来,清淡的生意渐渐好起来,我满心欢喜,心想幸亏有姐夫帮我。可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事。姐姐回老家有事,留下我和姐夫在N市。谁想得到姐夫竟然欺骗了我,夺走了我的第一次。

  姐姐回来的时候,我不敢和姐姐说这件事。那一年我才刚刚18岁。

  以前我对姐夫印象一直都很好,这件事后,我对他印象很坏,和他无话可说。姐姐回来以后感觉不对,但是我又不能说出真相。我关掉小店,重新找门面开店,这一次完全靠自己。

  痴心男友有缘无分

  独自开店不容易,特别是像我这样一个没有任何社会阅历的小姑娘,就更难了。

  那一两年,我前后换了好几个地方开店,有时候真的是特别希望遇到一个成熟的男人,能为我遮风挡雨,让我少吃点苦,少受点委屈。可是,我在美发店结识的那些男人,不是城府很深,就是不三不四,表面上装着关心你,其实都是有老婆孩子的人。

  我先后谈了几个所谓的男朋友,后来都因为发现对方是有家庭的而告吹,直到遇到围岩(化名)。

  在感情上,从我姐夫开始,我一直觉得都是别人亏欠我,只有围岩,让我觉得是自己亏欠了他。

  认识围岩的时候,我正在装修新店面。为了省钱,装修都是自己做,每天从早上5点多忙到晚上11点多。

  围岩就在马路对面看着我,他在一家修车行上班。车行和我的美发店门对门,只隔着条马路。

  我不知道围岩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只记得有一天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我正在忙着,突然有一个装着饭菜和饮料的袋子出现在我面前:“再忙也要吃饭啊!”我看到围岩淳朴的笑容。

  从那以后,围岩就常常给我送饭,如果工作不忙的话还帮我去买材料。

  熟悉起来之后,我发现围岩的好处还有很多,我喜欢逛街、买衣服,一逛就是大半天,围岩每次都陪我,没有一点抱怨;在一起,围岩也从来不要我花钱,吃饭买东西都抢着付款;美发店开起来以后,围岩一大早就过来帮我洗衣服,晚上店子关了门,他又过来帮我收拾东西、拖地,洗毛巾。我的大事小事都被他一个人包了,很省心。但是谈朋友,我却一点感觉都没有,他给我的只有感动。

  尽管对围岩没有感觉,但我觉得自己欠他很多,还是同意做他的女朋友,我想感情也许是需要慢慢培养的吧。

  半年以后,我对围岩还是没有一点爱的感觉,而且围岩虽然在外面上班七八年了,却既没有房子也没有存款,家里兄弟又很多。和他结婚,我又有点不甘心。

  我间接和围岩提过几次分手,他都不答应,还说如果和我分手,他就不会再找别人。但这句话我根本没有当真,我不相信会有男人真的这样。

  我当时开店存了8000块钱,留了2000块作为我开店的周转,剩下的6000块钱全存到围岩的卡上,然后对他提出分手,把他送我的戒指和项链也都还给他。

  围岩对我这么好,虽然钱不能补偿他什么,但这样我心里可以有点安慰。别人知道以后,说我好傻,哪有女孩子和男孩子分手,还倒给补偿费的。可我觉得值。

  从2003年分手到现在,4年过去了,围岩竟然真的没有再谈女朋友。我知道他的联系方式,可是从来没有和他联系。我有时也后悔和他分手,如果不分手,我们现在应该连小孩都有了。

  朋友告诉我,围岩还想着我,我可以回头,但是我不愿意。我只希望围岩能过得好,能找到一个很好的归宿。

  百日离婚 成家无期

  跟围岩分手以后,我到M市给别人打工。

  人上一次当,就学一次乖。做美容美发久了,我很长一段时间对所谓的成熟男人都很警惕,但不经意间,我又遇到了一个。

  他的名字叫硫相(化名)。他第一次到店子里来,就点我给他洗头。洗头的时候,他说他只是路过,但是看到我,觉得侧影像极了他的初恋女友,所以就进来了。

  对我来说,这不过又是成熟男人的谎言,从左耳朵进,立刻就从右耳朵出,不留一点痕迹。

  没想到,那以后硫相竟然常常来,每次都点我给他洗头。

  一开始,我对他很警惕,时间久了,觉得他人不坏,从来不说脏话和无聊的话,而且在N市开着很大的酒楼。慢慢地,我们的话多起来。

  有一次,硫相来得很晚,我问他:“你怎么不回家吃饭,你老婆不找你吗?”

  他回答:“我们互相都不管对方的。”语气冷漠,听得出他和他老婆关系不好。硫相告诉我,他的婚姻是家里包办的。在结婚以前,他自己谈了一个朋友,被父母强行分开。他并不爱自己的老婆,连结婚照都是两个人的照片拼起来的。

  又有一次,硫相问我喜欢什么类型的男人。

  我告诉他,我喜欢成熟一点的,因为这样的人会让我有安全感,他们经历多一些,懂得心疼人,会迁就你。

  “我就比较成熟。”一问年龄,硫相比我大17岁。

  “可是你结婚了!”

  硫相问:“如果我为你离婚,你会不会嫁给我?”

  “你做不到的。”我知道离婚不是一个人说了就能算的事情。

  他又问我:“如果我能做到呢?”

  我笑起来:“那你做了试试?”

  硫相收起了笑脸,严肃地说:“那好,你给我100天时间。”

  我只当是个玩笑,说说而已。

  不到100天,硫相真的离婚了。见到我的时候,硫相说:“30年前为父母,30年后我要为自己活一次。”离婚不容易,尤其在他这个年纪,付出的代价就更大。房子、酒楼、存款都给了前妻,只有上初中的女儿跟了他。尽管净身出户,一无所有,硫相却为终于能摆脱束缚而觉得很开心。

  别人都以为我找了个大款,只有我知道他什么都没有,但是我也很开心,因为我真的爱上了他。

  然而,洁瑛紧锁的眉头却告诉我她现在过得并不开心。

  硫相离婚后,和我一起回到了M市开店。我们先做美发店,后来开餐馆,现在开服装店,每次他都是一开始很积极,后来就什么都不管,只知道每天打牌,让我一个人忙里忙外。

  硫相婚也结过,孩子也有了,对家可能并不在乎,但是我却特别想赶快赚钱,好买房子成个家。

  你说,我怎么样做才能让硫相积极一点呢?

  记者手记

  一起奋斗共同成长

  记者马冀

  感情的道路上,洁瑛真是挺不顺的。刚踏上社会,美好的憧憬就被最信任的亲人打破;遇到真正喜欢她的围岩,偏偏找不到爱的感觉;等到那个“为你离婚”的硫相出现,爱的感觉找到了,可接下来的生活又迷失了。

  第一次被亲人骗了情有可原,可以后的生活则全然是洁瑛自主的选择。在选择对象的道路上,如果一而再再而三地出问题,要反省的首先应该是自己。

  洁瑛的择偶标准用她的话说,就是喜欢“成熟型的男人”。我理解这个成熟主要指两点:一个是性情成熟,能包容她,一个是能力成熟,有比较好的经济基础和比较多的社会阅历。从洁瑛和围岩分手的事来看,能力成熟更被洁瑛看重。

  只是洁瑛忽视了一点,生活中天上掉馅饼的事很少,掉下馅饼,又恰好掉到自己嘴巴里的更是少之又少。但愿洁瑛能明白,一起奋斗、共同成长,才能真正找到自己的归宿。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