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珍惜拥有

2016年11月07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一,

  秋天就要离开,吹了点风。

  钞票说,我老大要见你。我拒绝,他就叫了几个人把我抬去了篮球场,一个黑黑的很高很壮的白痴就笑吟吟地拿着个篮球说要灌篮。

  我漫不经心地瞅着。看着他自信地冲向篮筐,钞票和那几个人正准备欢呼。后来他们就成了我的笑柄。那小子根本不能灌篮。

  回到宿舍大家最初都是起哄,说什么你死定了,被个恐怖分子看中了。熄了灯以后,收音机里传来的是“天际传情”的主持人宁静甜美的声音。最近不知道谁捡了好处没告诉姐妹们又过意不去,买了几筒大号电池放在收音机里。每天晚上我们都静静的躺着听宁静讲述爱情的原由,爱情的过程,爱情的真谛。

  牛牛凑到我床上来问我“喜欢弹头吗”,我摇头后,大家才纷纷的说叫千万不要跟他在一起。

  “初恋有二忌,一忌跟比你小的弟弟谈恋爱,二忌跟黑社会那群伤害女生象踩蚂蚁的恐怖分子。”

  “他们这些人最会玩女人,最花心了。”......

  我不爱他,他有很多呼来唤去的小弟,尽管他有很多女生喜欢的东西。

  我爱上他,犯了很多傻。也让我相信什么叫感情可以培养。在床板上刻了用蜡烛熏两个大大的:弹头。每天晚上看着。每天倒立在床边念:我喜欢弹头。

  是因为二个月以来,半夜眼睛疼,室友无奈告诉他,翻围墙跑步到很远的通宵药房买药送到楼下,直到知道我吃药睡下了。每寸的关怀每丝的照料,我终于不忍心让一个在感情方面还是孩子的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自做多情。

  这个秋季快结束,凉意会穿过衣服渗到皮肤上的时候,我们正式开始恋爱。每天我都在一个精致的本子上写上一句我想要说的话。

  “总是那只温暖又大,大到能把我的手全包围的手,缆着我,背我到眼睛诊所,再背回来,这时候,他是我男朋友”

  “总是被我把脸乱揉一顿,再打上几拳,等他清醒,呵,我已不见了人影,这时候,我们是最快乐的朋友”

  “不再频繁地出去跟朋友疯,跟兄弟说江湖,不再频繁地被老师叫到办公室上政治课,举着手说:我弹头向你保证,绝对不旷半节课,不打一次架。这时候,他就是我听话的弟弟”

  “不行,你的‘不打一次架"的意思就是打好多次,快点,重新说一遍。”

  “哦”,他装做被我看穿了诡计垂头丧气的样子,然后又举起手:“我保证不旷半节课,只打一次架。”说完,不见了人影。

  我哭了。因为我爱他,爱这个朋友,爱这个弟弟,我在乎他了。而,他已经不在乎我了。

  眼睛病过,经常犯疼。这回,犯大了。哭的时候眼睛更疼。也分不清到底是眼睛疼还是心疼。

  弹头,我没看见他的影子已经一个星期了。

  牛牛她们已经不敢再说那样的话了,因为基本上她们的话已经应效了。

  拼了命地追,拼了命地去想要拥有,拥有后就不会在乎了。从来没怪过他,因为毕竟,他曾经很用心很用心地对待我,很用心地爱我,很用心很用心地付出。

  他生日的前一个晚上,深夜的秋风吹进窗户的时候,还带着细微的呼啸。我强忍着眼睛疼到凌晨12点,准时给他送上最早最及时的一句:生日快乐。电话通了,他不在。钞票说他爬出去和一群兄弟一群十三妹喝酒了,我说我不喜欢,好长一些日子他不这样。这时候我确定的告诉自己:他真的不在乎我了。

  眼睛基本恢复的时候,我想用最美好最不让人伤心的办法分手。牛牛帮我买回了一个漂亮的玻璃瓶子,那个写满了刚好一个月恋爱的本子的纸都折成各种形状,装在瓶子里。

  眼睛,已经不再象以前那样明亮。晚自习后去找他,在食堂门口他走过来抱着我:

  “你怎么了,憔悴了好多。”风吹着他的头发,我看不清他的脸。

  我推开他。居然又发现我根本不敢给他那个包装好的瓶子。他转身进了食堂。蹲在我旁边帮我插上吸管。是一打AD钙奶,我最爱喝的。

  本是眼泪应该已经被治疗的时候都被医生赶干了的。可是我还是又哭了。日久生情,人心肉长,我承认自己是个感情脆弱的人。

  他没有象牛牛说的那样,我想要的那样,把瓶子摔烂,用平时教训起无聊之辈那样的坚决跟我说:分手,不可能的事。

  他没说一句话,他接过瓶子的时候,我转身的刹那,真的感觉到了今年的冬天第一丝最早的寒冷。他接受了分手。

  缘分就这么尽了。接下来,怎么疗伤,只能看我自己。

  二,

  举着“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去网上转悠转悠。以为在这虚拟的网络上可以让我找到平衡,让我忘记一切。

  网吧好暖和,暖气已经开起来了。这里还有音乐。

  又听到了《后来》,这是我不爱弹头,他却傻傻的追着我的时候,钞票最爱对这我唱的歌。歌词让人心酸。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惜你早已远去,消息在人海,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

  到底是谁错。

  傻蛋上线了,傻蛋是牛牛男朋友最好的朋友。牛牛男朋友是破帆布乐队的主唱,而,傻蛋是吉他手。这算是支玩摇滚有点水平的乐队。第一次见到他,是牛牛男朋友追牛牛竭力要约牛牛去看摇滚演出的时候,他说他喜欢我。湖大大二的学生。瘦瘦的,长相会让我觉得他象小孩子。

  其实不,他懂得很多。他会把话说到我的心坎上:他不伤心,你伤心,值得吗?

  牵着我去我想去的地方,去池塘边丢石子,去爬山,去隔壁学校看我盯了很久的那个帅哥。很用心地很不耐烦地听我说弹头。

  牛牛骂了我;不要把所有的委屈所有的气都在傻蛋那里找到满足。原来我的所作所为如此地明显,能让牛牛知道我是因为弹头不在乎我才跟傻蛋在一起。

  我选了个很好的方式。我用爱上傻蛋来忘记弹头,而不是,用弹头的冷淡去爱傻蛋。

  似乎真的过去的一切仿佛没发生过,好少会见到弹头,我对记忆,却是犹新。钞票告诉我他又开始追求一个女生的时候,我开始发现,也许属于他的世界应该呈现出来,属于我的世界的生活也应该跟他扯不到一起。

  开始很用心很刻意地去爱傻蛋。开始告诉自己:他不珍惜我,有人珍惜我。开始用“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来挂在嘴边。

  也许也是应该彻底忘却的时候了。

  牛牛和男朋友,我们四个一起去了湖大那条堕落街,那是条东西齐全又新鲜的街,堕落街的性质并不是顾名思义,有很长的历史了。傻蛋买了好几个防止眼睛疲劳的放在我手上的时候。我怀疑自己,承受得起这份重复的对我好的感情吗。

  我们喝着冰的绿豆汁,讨论着寒假应该四个人一起怎么happy。我寒假想去深圳一些日子,也许能在那里解决点什么问题。傻蛋只说对我有信心。

  我是想找到另一个能占据我生活的方式,把忘记弹头这个主题忽略。

  从湖大回到学校,校方通知:泥流有可能会袭击我们学校,提前放暑假。

  有点刺激,有点兴奋,有点难受。

  三,

  离开学校的时候,大家都穿上了笨拙的冬装。提前在冬天来临之前给自己暖身。

  深圳是个美丽又干净的城市。这里天气沿海,暖和得很。

  与其说我是在家教,我愿意说是跟四个孩子在相处,学着与一个富贵的大家庭相处。开始发现,原来太多太多的人眼中爱情根本不在其中,比起事业,比起金钱,比起家庭责任。在这个充满了商业味道,争竞激烈的城市,我开始对“生存”有了概念。

  车水马龙的匆忙,华灯的永不疲倦,空间的饱满,时间的不留情,我挤不出时间来想已有伤疤的爱情,誊不出空隙来想接下来的这份感情会怎么继续。

  孩子很爱我。会因为我对她们学习态度的责备伤心嚎哭,会因为我的夸奖整天的笑。埋在她们的世界,我感觉到了充实。

  最后一次到深圳天空下的这个天台,我才因为不舍而意识到自己又要回到学校那个我的世界。也意识弹头眼中的我,应该是另一个。我要面对的也应该是弹头的改变。傻蛋的改变。

  原来爱情真的可以刻骨铭心。也许真的就算真的可以淡,淡,淡,淡到你只剩下记忆,但是痕迹仍然留在记忆里。

  孩子哭得一塌糊涂。好心疼他们伤心的样子,因为理解。

  我于全班最后一个回到学校。牛牛高兴地掐着我的肩膀说:

  “怎么这里只剩下骨头了。是不是想念傻蛋给折磨的?”,我笑笑,这是无稽之谈。因为我自己很清楚。

  宁静久违甜美的声音,在寂静的夜空里,更显得温和而美丽。

  姐妹们已经习惯听我和牛牛念起傻蛋。珍惜傻蛋是她们统一的意见,也会常常暗暗的告诉自己:惜惜我者。

  学校提前放假,也是开学最早的学校,泥流并没有到来,仿佛那也是个谎言,一点痕迹都没有。

  湖大没开学,傻蛋还没来,堕落街大多数店子没开门,要知道那里的消费者全是湖大的学生。

  姐妹们终于发现了我的变化,那不是我的刻意,是那个城市给我的影响吗,不,我是在短短的一段时间之内懂得了什么。或者我不并否认我是在恐惧,我是在犹豫,犹豫我该怎么面对这个我不爱的傻蛋。

  我选择了很用心地学习,花很多很多的时间埋在书堆里。也会写如此之类的东西。有时候,我会发现,时间简单的流过,而且,我很简单的被充实。

  很久没QQ。傻蛋很迫切的要见到我,说在第三个星期赶到学校。而弹头的QQ-ID里:曾经有一份很真挚的感情放在我的眼前,我没有珍惜,直到失去了,我才......

  后面是简单的几个字:我爱你。

  四,

  晚自习后,牛牛和男朋友出去了。

  “你在教室等我们一会,我给你买AD钙奶回来。”牛牛的爱情,是完美的,她们是相爱的,平等的。

  教室的灯很刺眼,数数,其实12盏已经只剩下9盏了。有几盏,是弹头来我们班上动作太粗鲁打坏的。钞票的声音,我很熟悉,是他在叫我。可,窗外,我看不见。

  继续看书......

  “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回来?”我高兴的抬头问,以为是牛牛。

  不是。教师门口是一张陌生又熟悉的面孔,后面是钞票。弹头有时候象会让你觉得他很成熟,因为他高,高到可以顶到教室门框,因为他办事很细心。有时候就象个孩子,站在教室门口的笑吟吟的样子就象个无邪的孩子。让人舍不得伤害。手里拿着一打AD钙奶。

  牛牛在窗口招招手,示意在宿舍等我,走了。

  瘦了不少。暑假做了好多以前自己不愿意做的事,吃了不少以前不吃的苦。他说最重要的是他发现了自己犯的最大的错误。简单的一句对不起。希望我能帮他弥补过失。

  不行。傻蛋的脸我还是记得很清楚。感情,说对不起能代表什么?

  失眠了。跟牛牛聊到很晚,我们把两场被子放到一起,缩在里面,说是在冬天来临之前先避避寒气。宁静却始终用这么和平的语气:是真的爱他的话,给他机会就代表给自己机会。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个无情的人,我频繁的CALL傻蛋。他却总是在CALL完一分钟之内打通我的电话,那边的他则气湍吁吁。让我更加坚信了,这个才是从头到尾都在乎我的人。也让我承受了更大的压力,真的不想又让傻蛋的用心成为自做多情。或者更不好听,利用罢。

  牛牛开始给我的感情观下概念:“你啊,就是太心软,感情这事能心软就定型吗。爱就爱,不爱就不爱呗。”

  姐妹们开始叼念弹头的坏,弹头过去的坏,本身的坏。只是珍惜傻蛋这种话她们已经罕说了。现在已经不只我一个人清楚:我多么情不自禁地在乎弹头。

  眼睛已经很少疼过,也许是因为习惯经常会隐隐疼。我,跟弹头之间就象回到最初。总是在教室门口出现,冲过来不经同意地抱着我。递给我插上了管子的AD钙奶。还打着“名正言顺”的牌子,扬着“就是要对你好”的笑脸,保着“就赖着你”的态度......

  “你给我一点自由行吗。”我很认真的。

  “就是不,被我赖上,你没有自由。”他还在笑。

  “我有个很疼我不会伤害我的男朋友。”

  “结婚了吗?公平竞争,叫他来啊。”孩子气太重,眼睛带着愤怒。

  我一刹那,感觉到了以前。霸道的弹头。那个我经常怀念的季节。站在他旁边,风根本吹不到我,不管是秋风还是东风。牛牛很深沉地断定,我可能真的会伤害傻蛋,弹头的消失速度快,回来的时候又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他对你的旧情复燃。

  我摇了摇头。不知道要说什么。

  见到傻蛋的时候,有点陌生了,是因为跟他在一起的时间太短,还是分开的时间太长,或者是因为......对他,我已经没觉得这是我的恋爱对象。他高兴地送给我一个石头记里买的京白玉。红色的绳子系着。

  “这可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我挑了好久才挑到这个的,我们搞摇滚的眼光朋克得很,跟正常人眼光相差很远,总是怕挑到你不喜欢的。”他很兴奋。

  “我挺喜欢的。”我笑了笑,他越对我好,我就越压得无法喘气。

  “还摔不烂的呢。不信你试试。”我倒真的不信,什么东西摔不烂,被世人形容得淋漓尽致的是爱情,何况是石头。傻蛋把石头举得很高,摔在地板上。他太自信了。但是,石头真的安然无恙。我也试了好几次,它都没丝毫损坏。连一个小缺口都没有,很完美。

  如果爱情可以这样就好。始终是一份,始终不会破,永远完美。

  五,

  然而,不是。爱情太脆弱。执著又怎样,始终都会有受伤的一方。

  我还是单方面的伤害了傻蛋。牛牛的话我承认了,我遭到了谴责,姐妹们显然为傻蛋很不平。牛牛说如果真的不爱的话勉强只会到最后伤得更深。看到傻蛋ID里的:时间空间是在不断地推进,微妙的变化,珍惜并没有用。爱情,属于你的时候会来,不属于你的时候自己又走了。

  有点自责。我的理由是因为我不爱他。而没说真正的原因是因为:我是因为一直爱弹头才不爱他。

  弹头再坐在我桌子旁边的时候,我不说话,我不知道自己应该说点什么。他,也只是坐在那里,陪着我看书。这些天,他每天晚上都是这样陪着我。会送我回宿舍,会问我饿不饿,会帮我削笔,尽管从头到尾我一句话都不跟他说。我是在自责。

  他始终坚持他的臭理:一切都可以挽回,只要相信自己还爱她。

  臭到让我伤害了无辜的傻蛋,臭到我还为之感动,臭到大家都还会隐隐地跟我说弹头长大了,懂得爱了。

  钞票又开始对着我唱《后来》,既然已经伤害到那方,既然自己还爱他,为什么不给彼此留机会。难道真的要继续唱后来,要弹头也唱一辈子的后来。

  我动摇了。我无法否认自己是因为弹头的存在。

  回到宿舍,冲了个澡出来,已经要熄灯了。

  “哇,你怎么洗那么久,憋死了我。”牛牛从床上跳了起来,冲进厕所。

  “喂,看你床上,是弹头叫我交给你的。”她又探出头,说完匆匆钻了进去。

  还是那个玻璃瓶子,一瓶子的纸条,不同的是:这次全是他写的。那两个熏的字我试图着擦掉它们好多次,都没有成功。现在已经渗到木板里,永远擦不掉了。姐妹们都用女人最敏锐的直觉肯定了我从头到尾都只爱着弹头。我没否认,因为她们也用最新潮的词语---“甩”肯定了我和傻蛋之间。

  傻蛋还是会打电话,偶尔。牛牛的男朋友,看我的眼神带着恨。他说傻蛋傻到从不相信你从来没爱过他,傻到以为你们只是仅仅感情出了差错,傻到总是想用什么表现挽回什么。

  而,我却真的做了回无情无义的人。电话拒接。罗曼蒂克都会承认做不了情人做朋友,这样的话着实的虚伪。

  就这样几个星期。学校新开学的气氛完全散去的时候了。偶尔下点雨,很冷,仿佛是在提醒世界万物,冬天要来了。

  小人游戏,我已经不再爱玩。虚荣,不是我想要的,钞票告诉我弹头晚上会跟他说我说着说着流眼泪是我意料不到的事实。还一个劲的说一个男人真正脆弱真正处于无奈之中的时候,比一个女人那样程度要深得多。虽然有时候脆弱是女人的代名词。

  我并不相信。以为这只是个抓住我辫子下手的骗局,他只是想让我心软。

  可是连续一个星期,我没见过弹头。钞票也很少见,偶尔碰见他,他并不跟我提起他,只是打个招呼低头走。

  牛牛说可能弹头来真的了。

  什么。

  伤心欲绝呗。她也会一本正经的说男人脆弱起来的夸张程度。

  我有点相信了。也有点担心了。

  六,

  一个月以后在隔壁学校的摇滚演出中看到了在台上吉他的傻蛋。发现他的样子其实从来没变过,也好象永远都不会变。包括看我的表情。

  而,我已经可以很自然的对他笑笑然后走开。我们似乎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演出很成功。牛牛跟乐队的成员一起去庆祝,我拒绝了。我约了钞票。

  我虚伪了一回。我真的好想弹头。好想好想......

  还是这个篮球场,常常坐在这个位置看弹头灌篮。他其实灌不到篮,毕竟身高还是不够理想。弹跳力又不出众。想到这,我笑了。

  钞票坐在旁边的时候只说:我们都求你,给他一次机会吧。

  开始意识到弹头可能真的犯傻了。

  他跟钞票打了个赌,一个星期内能顺利灌篮,我就会回到他身边。并且约好,没有另外一种可能。这是跟弹头分手后第一次看他打篮球,他又瘦了。提着篮球走到我面前,强拽着我到篮球场中央,凶狠狠地说:

  “看着,看清楚,看明白,我灌给你看。”说着纵身一跃,篮球轻松地被丢进网子。我楞楞的看着他。

  我错过吗。没有。我付出的少吗。不会。我委屈吗。我比谁都委屈。不爱的时候强迫自己爱,爱他了他又不爱我,有个爱自己的人都已经失去了......

  我还能做什么。我好想甩他一耳光。告诉他他有多可恨。

  他不停的把球往篮筐里扔,每次都很准,嘴巴不停地大声喊着同样一句话:我灌给你看。

  姐妹们看起来都很沉默,牛牛喝了点酒,一个劲地在宿舍里说话,什么爱情分明就是种折磨,什么相爱的人还不能在一起,什么爱别人又虚伪地不敢跟别人在一起,是担心再受伤害还是担心会被旁人谴责......

  我把她哄得睡下的时候,刚好熄灯。

  “这是最美好的结局,爱情,可以自私,可以个性,随心所欲。你爱他,他爱你,爱他就抱着他,爱情就这么简单。”

  “今天收到几次同一个男生的电话,他的真诚,他对感情的态度感动了我,今天破例为他播放这首他要听的歌,他说送给自己也送给晚上流着眼泪看他灌篮的女生。”

  是《后来》。熟悉的音乐,熟悉的画面,熟悉的感觉。

  “有情人终成眷属,但是宁静想跟大家说的是:珍惜拥有。”

  当他再抱着我的时候,泪水,这有感情有知觉的眼皮已经挡不住了。是委屈,是感动,也是我找到真实的感觉的眼泪。

  整个过程,其实只是在验证这段爱情,在验证我们。弹头摸着我脖子上的京白玉说好白的玉,白到透明,白到感觉很脆弱。

  他取掉玉,这本是不属于我应该承受的委屈,他说。一瞬间,玉掉地上,摔成几瓣。他睁着恐惧的大眼睛望着我:这么容易就......?

  原来一个东西真正受伤的时候特别容易彻底破裂。一个人的心真正被伤害到的时候也多么的容易彻底粉碎。

  傻蛋,过去了。

  还是熟悉的大手,递给我插上吸管的AD钙奶,晚上陪伴我的也还是宁静甜美的声音,还是那两个牛牛说看上去阴森森的熏字,不同的是姐妹们已经不再说我犯着初恋大忌了。

  她们只是说我这基本上已经属于第三次恋爱了。

  冬天,是美好的。

  珍惜拥有,朋友。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