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拒绝的代价

2016年11月07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人生如旅途,虽然一路风景无限,但能留下记忆的却不是很多,可有些事物不仅留下永恒的记忆,而且让你终生难忘,刻骨铭心。它会是你心头永远的一个疤。你不愿意去触动它,揭示它就会鲜血淋沥,放在那里又总是隐隐做痛。

  我是个不愿意回忆往事的人,因为我知道时光不能倒流,人生没有重复。但最近却总有一个梦境缠绕着我,让我不得不重温年少时的一件事,那是我心头的一个永远的秘密,它曾像十字架一样压在我的心里。多少次我曾提笔想写下这件事,可每次都是面对洁白的纸张我都是泪流满面,心如刀绞一般,一个字也写不出来,这么多年了我不知自己一直是在自责还是在忏悔,只是知道了什么叫命运。更知道命运这东西会在瞬时改写一切,残忍得让人心无宁日。我为自己十七岁时轻率的拒绝痛苦了近二十年,也背负了近二十年的良心谴责。

  一九八五年对我来说是一生中最难以忘却的年份,那一年我面临高中毕业。我记得也是在这样的一个阳光明媚的五月,大家为了迎接高考,都如同电动机开足了马力。那个年代很纯净也很清新,那个季节也很温暖也很和煦。爸爸妈妈为了我能取得好的成绩已经开始对我加强训练,当时是爸爸补物理,妈妈补化学,杨阿姨补生物,李叔叔补数学,我同李剑飞(也就是我在这篇文章要提到和怀念的的让我永远不能忘怀的人物)还有其它几个老师家的孩子每天下晚课后还要继续在一起学习。李剑飞是杨阿姨和李叔叔的儿子,杨阿姨是我妈妈大学时的同学也是最要好的朋友,妈妈和杨阿姨毕业后分在同一所学校,妈妈教化学,杨阿姨教生物,我和李剑飞小时候在一个幼儿园里长大的,他大我九个多月。他们家是三个男孩子,我们家是三个女孩子,小时候我记得大人们常说把我们俩人交换的事,也开让我长大做儿媳妇的玩笑。我想我们俩人应该算是俩小无猜,青梅竹马。

  后来我们长大了,知道害羞了,大人们也就不说这样的话了。我们上小学和初中不在一所学校,接触得也很少,只是每年过年时两家在一起吃饭时能见一面,但可能青春期一些朦胧的性别意识我们一句话也不说。到了高中我们俩人却考入同一所学校在同一班级,即使这样也是很少说话,三年中我们说过的话是有数的几句。他长得很帅很英俊,个子高高的,穿着也很清爽干净,性格 有些内向,用现在的话讲应该是那种很阳光的男孩儿。我们到了高考临近的几个月里,学习很紧张的,他们家离我们学校很近,我经常是下晚课后直接到他们家补课,也在那里吃饭,然后他再骑车送我回家,一路上我们默默无语,偶尔眼神不经意地撞到一起,大家脸会像红布一样赶紧低下头,只是到分手时说句再见。他到我们家补课也是如此,那时我只是很希望妈妈多做一些好吃的,我记得他的饭量好大的。当时大家真的很单纯很矜持很传统,我们在小心翼翼地掩饰彼此的好感,但在学习上暗暗较劲,当时他的理科很好,我文科要比他好。可我们从不相互探讨问题,也不交流经验,我们不知道怎样相处。

  但有一件事让我记忆犹新,永恒不忘。那是到了六月份,天气很热了,可能是为了保持室内的凉爽,同学们总是在教室里泼很多很多的水。一天中午,我不知怎么了脚下一滑,整个人摔倒在地,那时学习很累,我血压有些低,现在想起来应该是旋晕症。我记得很清楚,我当时是穿着白色带有淡雅的粉红花连衣裙,头发长长的很宁静很漂亮。当时我趴在地上根本起不来,摔得太重了,整个衣服全沾满泥水,脸和腿全都磕破了流血了,头发也脏了。我当时是感到委屈又感到疼痛还觉得难堪,趴在地上就哭起来,同学们都不知所措,我不知道后来怎么回事,只记得他把我扶了起来,让我到他们家去休息一会儿,然后要背我下楼,我记得那时他的目光很坚定很清澈很纯净,那是让我一直怀念的眼神,但我坚决不同意 。那时候男女同学是不说话的,他这样做也许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可同学们却没有一个嘲笑没有一个有异议的相反却一起把我扶送下楼,那时的我们真的很坦荡很友爱很真挚。到了他们家后他马上烧水,然后把杨阿姨的衣服找给我,自己到阳台上去了。我换洗完后他进来看到我噗吃一下笑了,我当时好害羞好生气好尴尬,他也许看出我生气了,然后他红着脸倒歉说声对不起,我现在想想他当时笑的理由可能是看我穿着他妈妈的衣服感到有些好笑,我的个子高还瘦,而杨阿姨是很胖很矮所以他一定是感到滑稽。他让我在他们家休息, 但那时已经到了高考冲刺阶段,我哪能敢耽误一点时间呀,我们还是一起去上课了。

  转眼就进入了黑色的七月,流火的七月,让人心惊胆颤的七月。经过三天紧张的决定成败的考试后,我们彻底地放松了,好像飞出笼子的小鸟,尽情地玩耍,尽情地飞翔。那时报考自愿是考完试估完分后,我们俩人估的分数不差上下,自愿也是俩家父母一起商量报的,我们报的学校大体相同。在发成绩之前我们都没事可做,把课本扔得远远的,他总是和我们班一些男女同学来我们家玩,我们很开心地交谈,也憧憬上大学后的情景。可有一天他一个人来的,我们也是毫无顾忌地说些学校里的事,也说小时候的有趣味的事,说今后的理想,我发现他是那么善谈的一个人,也是很有抱负的人。总之,我记得那天我们说了很多很多。后来他突然吞吐起来,我问他怎么了,他脸红了,说有句话不想说还想说,我就说,你想说什么就说吧,他说你应该知道我想说什么,是的,看到他的眼睛里那份真诚,那份羞涩,那份欲语还休的样子,虽然年龄小,但我也明白是什么含义。我知道他要说什么,我的脸也腾地红了,马上把目光投向别处,狠狠地咬着嘴唇低着头说我不想听你要说的话。我们沉默了好久,那时静得好像空气都凝固了,我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听到窗外习习的风声和小鸟的鸣叫声。后来他又怯怯地说,明天我们去红岸公园玩去好吗?我很绝然地说:不行,我不去。我忘记了他后来是怎么走的,但我记得他当时的表情,脸红红的,眼光是那么的失望,那么散淡那么迷惘。。。。。。我妈妈下班后留他吃饭他没同意,我不明白自己当时为什么要那样说,是怕同学们笑话,是怕家长责怪,是怕别人说早恋,还是女孩子的自尊心在做怪,反正我是一点也没犹豫地拒绝了他,连个表达的机会也没给他。其实我心里是多么的喜欢他,喜欢他的才学,喜欢他的英姿,喜欢他的含蓄,喜欢他的纯洁。。。。。。可由于年少,由于不懂得表达思想,由于不知道珍惜二字的含义,我犯下了一个一生不可饶恕的错误,让我直到今天不能忘怀那个下午,不能忘怀那张失望而又羞愧的脸。它像一个标记一样永远刻划在我心灵的深处,时时折磨着我,

  那是第二天傍晚,就是八五年七月二十二日,妈妈爸爸很晚才回家,回来时妈妈的眼睛红红的,爸爸也是满脸悲伤的样子,我茫然不知所措时,妈妈告诉我三胖(李剑飞的小名)刚刚死了,是和他初中同学一起去游泳,江里有一很深的大坑,不知怎么掉下去溺水死了。我当时是大脑一片空白,没有了思想,没有了意识,感到什么都不存在了,傻子一样地呆在那里,我没有哭声,没有泪水,没有表情,没有话语。后来我生病了,我发烧了好长时间,整天昏昏沉沉,那一夏天我是在极度悲伤中度过的。妈妈后来说她理解当时我的感情,也了解我的心里感受。二天以后,也就是七月二十四日,他收到了大连海运学院的录取通知书,可他再也看不到了。我不知道世上有没有天堂,但我知道如果有他一定在的,在那个没有纷争,没有罪恶,没有拒绝的适宜他性情的美好国度里。我不知道是否有上帝,但心里一直在为他祈祷,让上帝多关爱他一些吧。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那个夏天,我沉默了,我用沉默缓解内心的剧痛,我用无数的诗篇渲泻心灵的愧疚。我想那应该算是我的初恋吧,虽然一切还没来得及开始就已像风一样消失了,可那份美好的感情却在我心中永远完美地保存,我不敢让它有一丝污染,它像是我胸口一个朱砂痣,它像我灵魂深处的一块宝玉,我不敢示人。他象蝴蝶一样在那个夏天还没来得及绚烂 就飞走了,他象鲜花一样在花季还没来得及盛开就凋落了。可他在我心中却永存,永远是那清澈的眼睛,永远是那羞涩的笑容,永远是球场那矫健的身影。。。。。。

  我常想,人生如果能有假设应该多好,假设他想对我表达喜爱,我一定会给他机会的;假设他再邀请我出去玩,我一定会答应的;假设我那天没有拒绝他,他一定不会去和别人游泳去的;假设他没有去游泳,那么他一定不会死的;假设他没死,他现在可能是一名温文尔雅的高级知识分子,或是一名政绩出色的领导阶级,也可能是一名潇洒如云的商人;假设他还在,那么我们现在可能是一对恩爱的夫妻。。。。。。可是这么多假设,能换来什么呢,只能换来我更深的自责,更痛的回忆,更多的泪水。岁月的流逝能抚平很多创伤,但那道疤痕会永远留存在我心中。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1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