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等待阳光灿烂

2016年11月07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当那天,浩突然对我说他爱上了一个女孩时,正在嚼口香糖的我差点从椅子上跌下来。 
  我和浩是“铁哥们”,我这个不折不扣的假小子是他唯一的死党,从来未见过他和其他女孩子在一起。我大笑,问他搭错哪根神经了。
  他却一脸正经:“我最近才发觉的。她也很喜欢我。”
  他又说“我想亲手编织一套衣服送给她。她一定会喜欢的。”他歪着脑袋猜想着,一脸的柔情,“只是不知道该选什么颜色。小敏呀,你多多少少是个女人,就帮我选一色吧!” 
  这时的我,脸上已经没有了一丝笑容。 
  我淡淡地说:“白色吧,纯白色的。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她穿上白色的套装,怀里捧着一大束你送的火红的玫瑰,那样子,一定很美。” 
  浩似乎没有觉察到我的不悦。听了我的话,他欣喜得像个小孩,硬要拖着我立即就去买那种纯白色的麻质粗线。 
  我陪着他逛了一整天的街,买好了他所要的线和十二颗木质的小钮扣。一路上他比划着衣服的式样,兴奋得不得了。可我强装着一脸牵强的笑容,仿佛也显得很开心,尽管这不是我一向以来的性格。
  那天分手时,他一再问我。我极不耐烦地回答,“会的,她一定会喜欢的。”他却还要反问一句:“真的吗?”问得我真的好心痛。
  接着再也没有见到他。给他打电话,他一开头就直愣愣地问我:“有事吗?”我不吭声,他又说:“帮帮忙,我的小祖宗,我有事呢,衣服还没完成。事成之后,我一定请你吃冰淇淋。” 
  于是,我愤愤地挂掉了盼望已久的通话。
  我想起了几年前我曾要他为我编织一件式样很繁的毛衣。因为他学的专业就是服装设计编织专业。刚开始他讨价还价,把式样改成了最简单的。拖了一个月后,他已改编围巾了,把我气得要死。可最后,他竞连围巾也没织成。 
  现在他会放弃一切活动去为一个女孩子赶编套了。我故作潇洒地叹口气:“唉!往事不堪回首……可我的心却怎么也潇洒不起来,总是沉沉地,隐隐约约还夹杂着一丝丝的疼。 
  我的生日就快要到了,可浩已有好几个星期没有音讯了。我不敢再打电话给他了,更不敢去找他。我怕自己承担不了太多,会伤得太深。 
  生日前几天,照理,浩早该有表示了,可他……我闷得发慌,心情坏到了极点。终于忍不拨通了那个熟悉的电话号码,劈头劈脑就问:“刘成浩,你到底还记不记得我的生日?!” 
  电话那头,浩笑了:“你急什么呀,还早呢!你想要什么先想好,到时候我给你买,还不成了,我正忙着编衣服呢。小敏乖,等我的电话吧。” 说着就挂掉了。 
  放下电话,我觉得有点冷,那一天,整整一天,我没有说一句话。 
  生日的前一天晚上,我蜷坐在沙发旁,怀里抱着一个柔软的垫子,默默地守着电话。浩说过,要我等他的电话的。虽然我也知道,这样做真的很傻。 
  当午夜的钟声敲响时,顽固的电话铃声还是没有响。我再也忍不住,一行行酸酸涩涩的泪水顿时流了满面。我嘤嘤的小泣着,伏在沙发上睡熟了…… 
  生日那天可真是好天气,阳光灿烂的日子。迷迷糊糊中,被清脆的门铃唤醒了,蓬着头,穿着睡衣,“梯梯拖拖”地开了门。 
  门开处,浩穿着笔挺的西服,一手捧着红木匣子,另一手捧着一大束鲜艳的红玫瑰。 
  “昨晚没睡好吗?”浩轻轻柔柔地问。 
  我揉了揉有些发红的眼睛,觉得自己好像在梦中。 
  浩小心地打开了那只红木匣子,里面静静地躺着一件纯白色的短短的上衣和一条缀着木扣的窄窄的长裙。 
  “穿上她吧,我赶了一晚呢,”浩还是那么轻轻柔柔地,“你自己说的,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穿上这套纯白色的衣服,怀里捧着一大束我送的火红的玫瑰,会很美的。” 
  我什么也没说,我觉得我有些醉了,为这份美,真的。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