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那年的红叶

2016年11月07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在梦里,又看见了那座山,以及那漫山的红色,有风,还有各种形状的树叶。

  这些年以来,一个人走过很多地方,从塞外的冰雪行进到江南的木船,象粒灰尘,在阳光下翩翩的飞舞,却,时常会在黑夜中沦陷到旧时的校园。

  十年前。

  北京的红叶生长的漫山遍野,你拉着我的手,我们一起跨越石阶,我的书包中装着四年前的秋天的红叶,你的书包中放着我买的诗集,七里香。

  累不累?

  不累。

  考研吧,来北京。

  回去吧,回家乡。

  对话总是嘎然而至,还是爬山是彼此的默契。

  十四年前的九月。

  第一次走入大学的校门,第一次离开家住在宿舍的那一个晚上,用手电筒在被窝里写长大以来的第一封信,信中羞涩的写着“我想你”。

  那一刻,知道你坐在开往北京的列车上。

  在第三天的军训开始的时候,听着系里的老师满校园的喊着自己的名字,看着老师手里的三封信件,心如桃花搬绽放。

  日子在课本和信件中穿梭。

  每天一封,会从字里行间看到另一种大学的生活。

  你说,你们男生的宿舍的肮脏。

  你说,你们男生在窗户里给女生打分,很快乐。

  你说,你们去香山了,在山野中捡了很多红叶,塑封之后会寄给我。

  你说,不要觉得孤单,你会在北京每一天看星星,我们看到的星星是一样的。

  就这样地,在你的倾诉和红叶间度过一个学期,又一个学凇?

  如果说距离是天涯,那么信笺就是穿行的船儿,在每一个午后或者傍晚的时候,看着信笺中的字体和话语,伴随着耳畔中的英语,大学仿佛是最美的梦境。

  只是,梦总有醒来的时刻,船儿总有靠岸的停歇。

  而这一切,似乎总是和9月相连。

  1995年的9月,站在站台上张望熟悉的身影,瘦削,高大,那个男孩在不远处的地方背着行囊,望着自己,微笑。

  没有一句话的道别,也许就是畿语。

  然后转身的背影,成为以后永远的梦境,定格,成为黑白。

  2004年秋天,再一次登上香山,11月的天气,清冷又阴沉。山上的红叶已经稀稀落落,握着手机给当年的好友发短信。

  然后从海河的边上传来的信息中是这样的话语,在北京就去看看他吧,刚刚有了女儿,做了爸爸了。

  这时候,突然飘落到眼前一枚残破的红叶,风儿快速的刮过脸颊,一滴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