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三人行,必有吾爱

2016年11月07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我要去旅游了。”我说。

  “和谁?”旁边的女生问。

  “喏,就他俩。”我随手一指。

  几个朋友立刻花痴的叫起来,“王平?陈琦?帅,帅哥呀!”口水流了一地。

  “有必要这么夸张么?”我很鄙视她们。

  “那当然!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我被大骂。

  其实这完全可以理解,即使对方是天王巨星,你看上他二十几年,估计也是会审美疲劳的。就像是我和陈琦,从出生就开始做邻居。在他眼里我永远都是那个扎羊角辫的小丫头,而我怎么看他都是幼儿园里那个拖着鼻涕的小毛孩,最多我也只能说他看起来很顺眼。

  就像现在,我看着他们俩昂首挺胸旁若无人的走过,小女生在路边指指点点窃窃私语。我只能说,“那个王平,长的还蛮不错的。他旁边的那个是陈琦。”如此而已。

  我曾经有一次很认真的跟陈琦一起探讨过这个问题。我说别人都说你帅。他立刻做不胜娇羞状。于是我接着说可我怎么就看不出来呢。他立仆。

  “他们为什么要带你去旅游呢?”某女问我。

  “这种好事陈琦敢不带上我看我饶不饶了的了他!”我想都不想的说。

  某女很诡秘的笑,“听说王平要追你耶。”

  “你开什么玩笑!”我说。

  平心而论,王平是不错,可惜不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

  那么我喜欢的是哪一种呢?我很努力的想,脑海里却只有一个模糊的影子。

  朋友的话很快就被陈琦证实了。那天早上我们出发去蓬莱的时候,王平很殷勤的去排队买车票。陈琦借机把我拉到一边。

  “有件事情我要告诉你。”他说。

  我立刻条件反射的捂住钱包,“别告诉我你又没带钱!”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他出来旅游经常不记得带钱,于是一路上都是我跑前跑后买票付帐,像个小跟班。

  “恶俗!”他敲我的头。

  我捂住头,“都是你啦,从小就知道敲人家的头,不然我至少还能再长上十公分呢!”

  “说正经的!”他瞟一眼那边挤的满头大汗的王平,“本来他是不让我说的,可我觉得呢,还是先告诉你比较合适。”

  他神秘兮兮的压低了声音说,“王平要追你。”

  “你开什么玩笑!”我说他。

  他自顾自的一口气说下去,“你也不小啦,再不赶快找个男朋友就要嫁不出去啦!所以呢,你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我就是先跟你说一声,这样一路上你要是有什么跑前跑后端茶倒水的活儿尽管支使他,千万别找我!”

  “想偷懒?没那么容易!”我立刻把背包塞到他怀里。

  这是我一贯的作风,跟他出门永远是他背包搬东西的。谁叫他比我大两个月呢,于是他妈妈从小就教育他说,“做哥哥的要让着妹妹,不能欺负妹妹。”小时候他很乖,从来都是我欺负他。可长大了他就私底下总跟我抱怨,“你说我妈这叫一什么教育孩子的方式啊。让着妹妹,让着妹妹……你又不是我亲妹妹。你要是我亲妹妹,我伺候好了你,以后少跟我分点家产也是好的。”

  “晕车药!晕车药!”刚一坐定我就开始在包里乱翻,又忘了带了。

  “你晕车?”王平问我。

  我点头。

  “那,我去帮你买吧。”他说。

  “不用了。我这儿有。”陈琦把药扔给我,“就知道你不长脑子!你去坐她旁边,别让她再吐我一身。”他指挥着王平坐到我旁边,塞给他一沓塑料袋,“看着情况不对就套头上!”

  我不乐意了,“陈琦你这怎么说话呢!我又不是喷泉,再晕车也不至于吐人家头上啊!”

  “谁说没有!”他叫,“初二那次春游……可怜我那身崭新的阿迪达斯啊!”然后他就开始绘声绘色的跟王平讲我晕车的壮举。

  “谁叫你坐地板上的!地势低,我当然要吐你一身了。”我争辩。

  “喂喂喂,你说话凭点良心好不好!要不是帮你去买那个玉镯子,我会赶不上座位坐地上吗?”

  “什么玉镯子啊!明明就是个石头的!”

  “石头的你还戴了好几年呢!……”他忽然看看王平,不做声了。

  一阵沉默。

  然后王平问我,“苏苏,你喜欢玉镯子呀?那现在怎么不戴了呢?”

  “长大了,戴不上了。”我轻描淡写的说。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