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一个都市女生的想入非非

2016年11月07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有些光阴她悄悄流走,有些故事在心中驻留。不是我们喜欢怀旧,而是记忆常常逗留。两个乡下男生对我说,快乐不快乐何需理由。

  A 想喝一杯温馨的橙汁吗

  真是时光匆匆呵, 一晃眼便到了大三。

  这两年时间里,唯一让我觉得有意思的是我一个城里女生居然与两个乡下来的男生成了死党,而且是很死很死的那种。

  我们这种“三角组合”虽然老土了点,但是绝对牢固。信不信由你,我们在不知不觉中还调配出了一种绝对有味的,比友情多一点比爱情少一点的温馨橙汁,那就是闲得无聊时讲笑话,做夸张的动作,站在城市高高的人行天桥上把一枚硬币准确无误地扔进桥下乞丐的碗里,然后旁若无人的大笑、尖叫……当然,更多的时候,我们是在一起互相讲糗事。

  这不,今天的体育课我们仨集体肚子痛一齐失踪,到学校旁边最热闹的商场旁的人行天桥上,规定各自讲一件自己中学时最出糗的事。如果谁的糗事能让旁边围着我们转,想找我们买花又不知道是叫他们俩谁买才好的小姑娘笑,谁就出一枚硬币从天桥上扔进下面正望眼欲穿行乞的乞丐的碗里。

  两位男生说,这样既享受了生活,练习了手法,又奉献了爱心,一举三得。

  对了,忘了介绍他们的大名了,一个叫刘不住,一个叫刘得住。再把我的名字刘大钟放在一块儿,你就会发现我们三个组合在一起简直就是绝配,难怪牢固呢,原来根本就一家人嘛,擦得出火花来,等着黄河水倒流铁公鸡生蛋天上下红雨吧。

  B 一个都市女生的想入非非

  我自告奋勇先讲,我以为这是一个赢得献爱心的好机会。而且我深知刘得住和刘不住都是很有绅士风度的人,懂得好男不跟女斗,我先讲了,他们便会绅士地讲一些逊色点的糗事才对。

  那天,我睡过头了。来不及冲蛋洒(我早上一向喝这个东西),胡乱地扒了几口昨晚的剩饭便冲到公交车站。可气人的是等了好一阵车才来,我忙挤上了车,拿出两元钱向司机一亮:一张两元的纸币和两枚一角的硬币,然后塞进了投币箱。站在离投币箱不远的地方,等着收回应该找给我的一元钱。你们不知道,全国就武汉这个城市怪,别的地方公交车收五角或一元的整钱,它非要收一元二角钱,麻烦死了。

  这时,车到了下一站,只上来一个人,手里捏着一元二角钱,准备投进投币箱去。

  我忙伸手过去:“请把那一元钱找给我。”

  他抬起头,把钱递给了我。直到这时,我才看清他——像言承旭,又有点像周杰伦,还有刘德华的成熟,天啊,人长得这么帅算不算“犯法”?而且,好像有些面熟耶!而且,我发觉他居然有些怔怔地看着我,表情有点异样,好像还有点害羞。对,他当时就是害羞似的足足盯着我看了至少有五秒。

  车一路行进着,没有空位,我只有站着。他也站着,就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

  我偷偷地看了他一眼,才发觉他正在盯着我看,我忙不好意思地转过头来,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忍不住又偷偷地看了他一眼,天啦,他还在盯着我看,而且眼光有些……我不禁有些想入非非起来。

  这一想不要紧,我居然突然反应过来,他是我们学校的校草,无数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耶!难怪看着这么眼熟。

  不对呀,校草怎么会对我如此在意,难道是他喜欢我。哎,不对不对,怎么会呢?别灰姑娘做白日梦,我这么矮,而且长相也平凡。

  这时,车到了校门口,我急忙下车往学校跑去。

  他也下了车,加快步子跑上来,喊了声:“同学,请等一下。”声音绝对好听,柔柔的,又不失阳刚。我像被突然施了定身法一样原地站着不动,随之心跳加快,脸颊晕红。——他,他不会是要向我表白吧?

  “你的脸上有一粒饭粒。”说完,他转身就跑。

  哦!我差点晕倒。

  我刚讲完,刘得住和刘不住就爆笑不止。那位卖花的小女孩还站在旁边,一脸茫然地望着我们,没有笑,令我有些失望。

  C 寻找我的另一只饭碗

  接着是刘得住讲,他首先声明这是发生在遥远的乡下中学的初恋故事。正是这作糗事后,他发誓三十岁前不恋爱。为了叙述方便,我都用第一人称。

  那时,我一直搞不明白三件事。一件是为什么中午一下课全体男生都疯了似的冲出教室,奔到食堂打饭,难道真的有那么饥饿吗?另一件是为什么我暗暗喜欢的班花一直对我不来电,她虽然坐在我的后一排一直看着我和我的后背。

  还有一件事就是弄不明白我比班花高许多,可老师就是不让我坐在她的后排而要安排她坐我后排。

  后来我用一套《金庸全集》贿赂班上的一位据说是知情人士,他才神秘兮兮地对我说:“你缺少一只饭碗。”

  我摸着后脑勺想了三天三夜还是想不明白,我明明有一只饭碗,为什么又缺少一只饭碗?于是我又用一套《古龙全集》贿赂他,他又神秘兮兮地告诉我:“如果你喜欢一个女生,你就要抢到她放在教室前面柜台上的饭碗,跑到食堂为她打好饭菜,在你们一起进餐时,你就可以向她表白了。”

  天,这真是绝妙!我又摸着后脑勺想了一会儿,为了我的另一只饭碗,我决定告诉她,以后就由我帮你打饭。

  那天早自习时,我鼓了半天的勇气才转身问她借块橡皮擦用。然后用钢笔在橡皮擦上写上:“以后我帮你拿饭碗打饭好吗?”我把橡皮捏在手心里又兴奋又害怕,不敢递给她,直到就要下自习了,我的手心里满是汗水时才猛地转身递给她,然后我的心七上八下地跳着,想象着她看到那句话后的样子。

  为此,我整整兴奋了四节课。而且那四节课我一直在研究从怎样的路线和角度才能最快抢到她位于教室角落里第二排第三个碗。第四节课下课铃一响,我便像一个英勇的战士按我看好的最佳路线和角度准确无误地抓到了她的饭碗,然后快速朝食堂奔去。打好饭菜,我端着碗在路边等她。心里不油升起一丝自豪而温馨的感觉。

  就在这时,我听到背后传来了脚步声,顿时,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我闭上双眼,等待着她好听的声音。

  “刘得住,你站在这里干嘛,娟(即班花)说她的饭碗不见了,你知不知道是谁拿了她的碗?”一只大手拍着我的肩膀。我颤抖地转过身来,差点晕倒,站在我面前的居然是班主任。

  我顿时感到受了莫大的侮辱。

  回到教室,我把一碗饭放到她的课桌上,生气地问她:“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她一脸茫然地望着我,说:“什么呀?”

  我吃惊地说:“你没看橡皮擦?”

  她又是一脸的诧异:“什么跟什么呀?”说完,拿出橡皮看了看。

  我一把夺过橡皮,一看,立即傻眼了,怎么会这样?——上面什么都没有。

  直到此刻我才反应过来,上面的字肯定是早自习时被我手心的汗水给浸掉了。

  “没什么……对不起!”我一脸窘相地跑开了,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我的初恋就这样夭折了。罪魁祸首是自己的汗水。

  见我们笑够了,旁边卖花的小姑娘噌地冒出一句堪称经典的话:“你买枝花就好了。”

  “是吗?”我们又一阵爆笑。

  D 人工呼吸算不算吻

  最后轮到刘不住了,

  他清了清嗓子(搞不懂他讲话干嘛老清理嗓子,又不是唱卡拉OK),绘声绘色地讲起来。相比之下,他的故事绝对有“乡土”味。

  上中学那阵子,我特爱看课外书,哪怕是上课时,言情武侠也翻得极快。看得多了,便对那遥远的爱情无限向往起来,还悄悄地发誓,我的初吻一定要献给我最爱的人。

  那天早晨,我在上学的路上边走边看小说。突然传来一声呼救:“快来人啊,有人掉进水里了。”

  我忙收起书跑过去。

  原来,一位女孩不慎掉进了水库,好在已经有一个水性很好的农民跳下去把她救了上来。

  可是,女孩喝了很多水,而且已经昏迷不醒。人们围着躺在地上湿淋淋的女孩不知所措,喊医生吧,乡下的医生少,况且也来不及了,大家都急得团团转。

  这时,我突然想起在一本书上看到过,这种情况是休克,还有救,最有效的办法便是做人工呼吸。

  想到这里时我的脸刷的一下红了。

  但是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救人要紧。于是拔开人群,按照书上说的口对口进行吸气、吐气……

  女孩终于醒了,睁开了双眼。这时,她的父母赶到,看到我还趴在她身上,就要扑过来打我,直骂我不是人,占她们女儿的便宜。

  这事后来在老师给女孩父母的耐心的解释下总算平熄了。可是却在全校学生中传开来,说是我把人家怎样怎样了,常常弄得我好不尴尬。

  好在,后来我转学了。只是,我的初吻就这样没了!

  说到这里。刘不住又重重地叹了口气,追问了一句:“你们说,人工呼吸算不算吻?”

  我看见刘不住的眼里含着一种东西,像是泪水。我大吃一惊,想笑的冲动立即忍住了。看来,这件事对他触动挺大的。

  E 玫瑰花和小姑娘的赞美

  糗事讲完了。旁边的小姑娘却没有走开,很有耐心。“先生,买枝花送姐姐吧!”小姑娘终于说出了她的目的,而且目标明确,缠住了刘不住。

  刘不住望了我一眼,没有说买也没有说不买。

  “那就买一枝吧!”我调侃道。

  刘不住买了。而且送给了我。

  就在小姑娘满意地转身准备离去时,刘得住叫住了她:“小姑娘,我也买一枝。”

  刘得住买了。也送给了我。

  接过钱,小姑娘终于走了。可是刚走了两步她又折回来跑到我身边悄悄对我说:“姐姐,你好漂亮哟。还有两个哥哥送你花。”

  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好幸福好幸福,有人送我玫瑰花,还有人说我漂亮,真的。不管那些青春的故事留得住,还是留不住。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