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放凉一杯水,暖杯CAFE

2016年11月07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1.想起.音乐.

  拾起铅笔时,想起她.音乐缓缓流过心间。相见恨晚。听过最好的音乐。她应该就在这个时候,偎在身边,吵着让打开音乐夹。反复听。

  容容。给我暖杯咖啡。她会起身,极厌烦的、恨恨说:老是这样、刚刚坐下来,你就支开我。她总是迷糊得,在里面放入糖块,或者直接端杯热热白开水,继续听她的音乐。闭着眼睛。轻轻和着。有时,会睁开眼睛。她有一双妖媚的眼睛,眼角微微上翘。狐媚的笑。看着屏幕里,属于我的字。然后突然站起,狠劲抱着我的头。响亮亲吻。水晶。最爱你这样柔柔样。

  从初中到大学。她一直踩着我的身影。在音乐流过,灯火辉煌街头;在细纱沉淀,数千年河床阳光里;在喧嚣酒吧,舞动妖艳迷离中;在麦香芳醇,轻言柔语缠绵悱恻间。她都用力踩我的身影。她开心时,她烦恼时。最易表露的动作。

  她没有深爱过哪一首歌。最近却执意反复播放,相见恨晚。直到她在枕边撑着头睡去。为她披上外衣,抱紧电暖器。冬腊月,松滋很冷。

  语言渐渐少去。网络使终无法让我摒弃。她只是心血来潮时,陪着我。或者音乐。

  2.爱情.负累。

  一直,她都会提醒着我。水晶,衣服该换了。你该洗澡了。你该起床了。你……她说。我还是没有长大,尽管看上去成熟。很早时间,父母便接受她。她的爸妈也是高干,对于独子的她,一直听从。包括我。高中毕业时,因为我考得太差,她最终惹动他父亲,将我调到与她同一学校。一起上课,一起吃饭,睡觉。我的存在,她的存在,对于彼此来说,像水一样存在得自然。

  爱情,那时才知道爱情。淡如水。这是我们需要的。她说。

  没有真正拥有她。她也在许多个夜里对我说,水晶让我做你的女人吧。我只是沉默抽着烟,敲着字。不理睬。她从不哭。她说为什么,我叹气,转过头。容容,我说等你嫁给我时,我就会要你成我的女人。继续写着我的泛酸帖。她把头埋进被子里,小声嘀咕。因为音乐声大,没有听清。

  有天,她抱着书撞进门时,狠狠瞪着我。水晶,说,为什么你会跟她写信。茫然望着她时,从没有见过她严肃样子的我,吓懵。容。怎么了?将烟头丢在地上,拉住她欲逃离的躯体。她还是不会流泪,红红望着我。那幽怨的样子,一辈都会在烟雾里出现。她还在喃喃重复。为什么你会跟她说爱。为什么你会跟她说想念。拥有。不明白所以的我,手已经被她无意掐紫。紧紧抱着她,不出声。通常这样时,她都会平静下来,对我笑。或者亲吻她时,她会抱紧我。而今天,她却死劲推开我说,你不要碰我。背靠着门。静静看她。心口滴血。爱情。我伤了她,也伤了自己。宝贝。第一次这样叫她。我对不起。我不知道怎么才能让你明白,如果这份情里有了疑虑,我会离去。只是宝贝,我真的不明白,你说的信和什么爱,拥有。蹲下身,从口袋颤抖着摸出烟。点燃后,拿离嘴唇时掉落地上,捡起。没有看她。因为不敢看她,我的眼睛是弱点。

  听到她的笑声。她轻轻的笑声。抬起头。她好得好妩媚。眼角微微向上翘。

  她走过来,抱头我的头,狠狠响亮亲吻。我就知道你不会有。我是试探你而已,我的爱。然后哈哈大笑。一悲一喜。来得快。去得快。我想我是晕了。烟抽多了。苦苦笑。重新坐下来续写。她哼着歌儿,煮咖啡。端来时,对我调皮笑。水晶生气啦。喝不喝。受不诱惑。那麦香和我的眼睛一样,我最薄弱的地方。她准备转身时,我叫。容,你给我放下。尽管我还是沉着脸,可是她说。我知道你想笑。何必。麦香。笑声。她和我。

  毕业时,校园开始横行[毕业了,我们预约分手]。有点担心。我们俩都担心。那些天,比睡觉相背对时沉默。谁都不敢先开口说话,因为怕一不小心,提及到关于那些字眼。紧紧握着彼此的手,从天明走到天黑。从教室到出租屋。相视的时间变多。有时睡觉时,都是相面对着,在黑夜寂静中凝视对方。然后我会轻轻抚摸她光滑的脸。她会就着我的手,轻轻噌。这样艰难走过。工作,仍是她爸爸安排。回到属于我们的城市。

  工作后。两人的交流,因为毕业时感染,越来越少。只是家常锁事,嘘寒问暖。从不争吵。有过大声讨责,不属于争执。

  拾起铅笔时,想起她.音乐缓缓流过心间。相见恨晚。听过最好的音乐。她应该就在这个时候,偎在身边,吵着让打开音乐夹。反复听。

  容容。给我暖杯咖啡。她会起身,极厌烦的、恨恨说:老是这样、刚刚坐下来,你就支开我。她总是迷糊得,在里面放入糖块,或者直接端杯热热白开水,继续听她的音乐。闭着眼睛。轻轻和着。有时,会睁开眼睛。她有一双妖媚的眼睛,眼角微微上翘。狐媚的笑。看着屏幕里,属于我的字。然后突然站起,狠劲抱着我的头。响亮亲吻。水晶。最爱你这样柔柔样。

  从初中到大学。她一直踩着我的身影。在音乐流过,灯火辉煌街头;在细纱沉淀,数千年河床阳光里;在喧嚣酒吧,舞动妖艳迷离中;在麦香芳醇,轻言柔语缠绵悱恻间。她都用力踩我的身影。她开心时,她烦恼时。最易表露的动作。

  她没有深爱过哪一首歌。最近却执意反复播放,相见恨晚。直到她在枕边撑着头睡去。为她披上外衣,抱紧电暖器。冬腊月,松滋很冷。

  语言渐渐少去。网络使终无法让我摒弃。她只是心血来潮时,陪着我。或者音乐。

  2.爱情.负累。

  一直,她都会提醒着我。水晶,衣服该换了。你该洗澡了。你该起床了。你……她说。我还是没有长大,尽管看上去成熟。很早时间,父母便接受她。她的爸妈也是高干,对于独子的她,一直听从。包括我。高中毕业时,因为我考得太差,她最终惹动他父亲,将我调到与她同一学校。一起上课,一起吃饭,睡觉。我的存在,她的存在,对于彼此来说,像水一样存在得自然。

  爱情,那时才知道爱情。淡如水。这是我们需要的。她说。

  没有真正拥有她。她也在许多个夜里对我说,水晶让我做你的女人吧。我只是沉默抽着烟,敲着字。不理睬。她从不哭。她说为什么,我叹气,转过头。容容,我说等你嫁给我时,我就会要你成我的女人。继续写着我的泛酸帖。她把头埋进被子里,小声嘀咕。因为音乐声大,没有听清。

  有天,她抱着书撞进门时,狠狠瞪着我。水晶,说,为什么你会跟她写信。茫然望着她时,从没有见过她严肃样子的我,吓懵。容。怎么了?将烟头丢在地上,拉住她欲逃离的躯体。她还是不会流泪,红红望着我。那幽怨的样子,一辈都会在烟雾里出现。她还在喃喃重复。为什么你会跟她说爱。为什么你会跟她说想念。拥有。不明白所以的我,手已经被她无意掐紫。紧紧抱着她,不出声。通常这样时,她都会平静下来,对我笑。或者亲吻她时,她会抱紧我。而今天,她却死劲推开我说,你不要碰我。背靠着门。静静看她。心口滴血。爱情。我伤了她,也伤了自己。宝贝。第一次这样叫她。我对不起。我不知道怎么才能让你明白,如果这份情里有了疑虑,我会离去。只是宝贝,我真的不明白,你说的信和什么爱,拥有。蹲下身,从口袋颤抖着摸出烟。点燃后,拿离嘴唇时掉落地上,捡起。没有看她。因为不敢看她,我的眼睛是弱点。

  听到她的笑声。她轻轻的笑声。抬起头。她好得好妩媚。眼角微微向上翘。

  她走过来,抱头我的头,狠狠响亮亲吻。我就知道你不会有。我是试探你而已,我的爱。然后哈哈大笑。一悲一喜。来得快。去得快。我想我是晕了。烟抽多了。苦苦笑。重新坐下来续写。她哼着歌儿,煮咖啡。端来时,对我调皮笑。水晶生气啦。喝不喝。受不诱惑。那麦香和我的眼睛一样,我最薄弱的地方。她准备转身时,我叫。容,你给我放下。尽管我还是沉着脸,可是她说。我知道你想笑。何必。麦香。笑声。她和我。

  毕业时,校园开始横行[毕业了,我们预约分手]。有点担心。我们俩都担心。那些天,比睡觉相背对时沉默。谁都不敢先开口说话,因为怕一不小心,提及到关于那些字眼。紧紧握着彼此的手,从天明走到天黑。从教室到出租屋。相视的时间变多。有时睡觉时,都是相面对着,在黑夜寂静中凝视对方。然后我会轻轻抚摸她光滑的脸。她会就着我的手,轻轻噌。这样艰难走过。工作,仍是她爸爸安排。回到属于我们的城市。

  工作后。两人的交流,因为毕业时感染,越来越少。只是家常锁事,嘘寒问暖。从不争吵。有过大声讨责,不属于争执。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