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给我点血,让我爱你

2016年11月07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1。

  常常的走过夕阳狭窄阴暗的过道,没有路灯。曾听人说过这里闹鬼。偶尔肢体的某一部位难免会碰到墙壁,那种坚硬的冰冷即使是隔着衣服也是可以感觉到的。我的脑子里就会闪出一个念头;自己是一个自甘堕落的废物。

  他的屋子是干净的,也是冰冷的。因为,每个周都会有一个脸色苍白,皮肤干燥的年轻女子来收拾他扔点的啤酒罐和我抽的烟头。他从没给过好脸色她。

  我喜欢赤裸着脚在他干净的房子里走来走去,寻找着我还存在的感觉。最后走出阳台,看着那棵枯萎了的血色玫瑰。拿出一根烟,在被污染了的空气里点燃,俯身向下看,头发在风中飘扬,那感觉极好。这样也把他吓得半死。

  他紧张的出来把我拉起来大声说;你疯拉?我看着他的眼睛,诡异的笑了笑,吸一口烟,极慢极慢的说;我没疯,我只是想感受在这个腐败的城市的上空是什么感觉,什么味道。

  他松了口气回到了屋子里,继续他刚才的工作。我忽然的受冷落,我不是早就习惯了吗?

  有时候,手里的烟燃到尽头时,我就把烟头从阳台上扔下去,看着它往下缓缓地坠落,消失。

  失眠是痛苦的。我需要大量的安眠药。要是他家里没有,我就睡不着,感觉在梦中会有一双修长且苍白的手掐住我的脖子,让我无法呼吸。我就看着睡得香甜的他。抚摸着他那张漂亮的脸,再吻吻他那如黑色蝴蝶双翅的眼睫毛。走下床,喝水、抽烟。

  水是冰冻的,在冷风习习的夜里,我的牙齿在打冷颤。就像一个站在阳光下的人突然到了冰天雪地里。无法自住的发抖。

  有时候,我讨厌睡觉。觉得一睡了就会像妈妈一样一睡不醒。和我睡在一起的男人和我同样是寂寞的,彼此接受并默默的付出。

  2。

  他是一个干净的男人。如他的房子,干净、冰冷。他有着一头浓密如海藻般的黑发和一双漂亮会发光的眼睛。没完没了地在黑夜里闪动。他是个只喝酒不抽烟的男人。我曾问过他为什么?他看了我一眼才缓和的说;因为,她不喜欢我抽烟。

  凌晨,从噩梦中醒来。梦里的撕喊与拼了命也挣扎不脱的恐惧让我深深的绝望,那一刻才感觉到在就快饿死的时候而又想生存的欲望。额头上的汗水滑落经过眼、鼻进入嘴。原来汗水与泪水一样是咸的。咸涩的像海水。

  现在。凌晨2点。

  放CD。偶尔的我也会听一些疯狂的音乐。那是自欺欺人鬼魅凄凉的高唱,起码不会让我感到孤寂。

  他醒了。是音乐吵到他了吗?他开灯,走过来,抱着我。把头埋在我白哲的勃间,我冷漠的接受。不在是无言的抗议了,那是没用的,他清楚我每一个动作、神态。他是另一个我。

  他皱着眉头,随即松开了抱着我的手。

  把灯关了,你知道,我属于黑暗的。我说。

  那你就把音乐关了。我讨厌这嚎啕的音乐。他的声音有些浑浊,但很轻柔,他知道我的骨子里是歇斯底里。我想起,那个夜晚,他疯狂的和我做爱,然后,我抽烟……他用古怪的声音对我说;我害得他感冒了。

  公平?还有这样幼稚的交易?!他以为感情是可以放在天平上的吗?我抓了抓短碎又凌乱的头发。他厌恶我常常像个无助的小孩那样抓着头发。可我偏偏喜欢做一切让他讨厌的事。我喜欢,他注意我。

  他几乎以为我是冰冷的一尊雕塑而不是一个有感情的人。我的血是冷的,心是硬的,除了身体是柔软的他几乎感觉不到我一点的感情。我的克制超出了他的记忆,他终于承认对我的好奇与不明的情绪了。

  有时候,我们躺在床上什么也不做就这样搂着对方。他突然的摸摸我的头爱怜的说;葬,你应该听我的。否则,你会像一个失明的瞎子一样,找不到回来的路。

  我只是冷笑着,冷笑着他的话。没有任何一个人比我自己还要清楚自己,我明白自己想要什么。只是我还没有厌倦,到那时我想我会消失得无踪无影的。

  3。

  我必须找一份工作,这样我才能养活我自己,至少不必被饿死。我微笑着。自从那次吵架后,我常常这样微笑着,令人寒冷的微笑。

  夕阳看着我,她永远也不会离开烟的。弄不清楚她到底是什么?有时候,她是柔和的,有时候,是石头的坚硬。

  难道,你不知道你根本不适合工作?你的思想笨拙。他把脚翘起。环抱着双手。

  我只是告诉你,没有要你同意。我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猛吸过头,烟灰掉到手背上,疼得我皱起眉头。看着他起身,最后是关门的声音。我轻轻的一笑。灿烂得犹如开在三月里的花。

  我在酒吧里找到一份工作,很轻易的。

  我喜欢在阴暗的角落里看着不同的男人和不同的女人。我知道相爱的人是不能用任何一种方式可以牵连在一起,不,应该是手段。比如接吻,口水与口水的交流,抚摸,甚至在肮脏的地方做爱。

  夕阳的身体停顿下来,我懒懒地看他,他的身体是温暖的。可他永远也不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虽然他可以做到给我。

  最后一次做爱是在凌晨一点,他粗暴得像野兽。他喜欢抱着我的感觉。我是瘦弱的。

  你就像离不开水的鱼,要离开我就像晒干了的鱼一样,停止呼吸。夕阳说。

  我看着他那双销了我的魂的眼睛一字一字清楚的说;你、错、了。我没有谁都可以话得下去。

  我可以随时把你扔掉,就像扔掉那些没有的废品一样简单。他可能渴了。他放开了我。看着他那的那个杯子,觉得好象是和他一样在超市里买牙膏时赠送的。

  该结束了。他说。这正是我所要说的。好笑的是从他的嘴里说出。我们在一起三年了的时间,只需要四个字就抹杀了那三年里的感情。

  烟,我抽烟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然后恢复。起身的时候,打翻了他喝水的杯子。哐啷的一声,杯子连带水一起碎在地上闪亮亮的同时 也听到了自己的心也哐啷的一声碎了,不知碎在什么地方了。

  他一直有喝水的习惯,我喜欢。我沉默着收拾着18岁时带了爱的东西,全部整完后,我才发觉可以带走的东西竟然少得可怜。最重要的一样东西落在他的身上了,带也带不走,留下了思念的疼痛。

  4。

  一月的天气是寒冷的。路上已经没有人了。 我不知道该在那停下来。往角处有一家网吧,我想上网。在路上的时候,才发现,和他这么多年了。自己竟然是无处可存在的。这是多么荒谬的爱呀!

  网上并没有一个人是可以诉说的。只有文字,文字可以缓解我身上的疼痛,可是并不能治好。

  忽然的Q上出现了一个另我惊愣的名字。远走不高飞,女。

  我说;为什么,只是远走而不高飞呢?

  她说;我少了一只翅膀,飞不起了。

  我说;那只翅膀遗弃了你吗?

  她说;是的。在什么地方我忘记了它,在什么地方它遗弃了我。

  我说;黑暗的人儿。

  她说;生命和死亡如此接近。让我迷失在隔离的世界。

  我下了线。心口在疼痛着。失去了一只翅膀。

  我来到了一几旅馆,因为这里比较便宜。

  屋子里的摆设很简单,墙壁脏得泛着清色,墙角潮湿得像尿迹。

  我安静的像一朵凋谢的花朵,散发出腐败的味道。

  黑暗中只是猛抽着烟,偶尔翻翻身,发出一些打破寂静的声音。

  失眠一直到天亮,原来,我需要的不是安眠药,我需要的安眠药是夕阳。

  早晨,我在街道的上乱逛。经过一家首饰店的时候,我停了下来。走进去,为自己买了一枚戒指。忽然的,只是想起了手指永远的是寂寞的。

  天空很蓝,像湖水,蓝得忧郁。我不知道湖水是什么样子的,我曾想象,一个我深爱着的男人会牵着我的手带我去看湖水。想象里,是接近死亡的颜色。

  从首饰店里出来,阳光让我睁不开眼睛。我想用手挡住强烈的光线,我觉得自己是黑暗的,就像僵尸并不能照着阳光。在光线的照射中,我看到了久违的妈妈。

  5。

  看到了。我在镜子里面看到了,我只一只翅膀,左边带着戒指的手臂后面是空荡荡的。没有白色羽毛的翅膀。

  原来,在三年里,我早就不知不觉的爱上了夕阳。为了爱他,把自己的另一只白色羽毛的翅膀折断了。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