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不懂爱情的“初恋”

2016年11月07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去图书馆上自习,常能看到一个女孩勤奋的身影,纤秀安静,长发垂肩。后来知道,她叫木杉。

  真正了解木杉是在一次去婺源旅游的途中。婺源被誉为“中国最美的乡村”,民风古朴文景鼎盛。在大巴车上,同学们谈笑风生,只有木杉默默地吃着橘子,但掩饰不住痛苦的表情。我走过去问她是不是不舒服,她说有点晕车,所以猛吃橘子以求缓解。我见她脸色煞白,就说我这里有晕车药,你吃一点,再掐一下人中和虎口两个穴位。照我说的方法做了,她脸上渐渐有了红晕。她笑起来很好看,有种桂花盛开的感觉,彻底打破了她那冰雪般的矜持。

  晚上木杉要吃橘子,我陪她到老乡家去买。黑夜的乡村异乎寻常地温柔,温柔得像一个怀抱,可以让人忘却一切凡俗的烦恼。婺源的景致确实不错,石桥朦胧,流水潺潺,烟雾连绵仿佛一幅上好的山水画。我站在村头的石桥上,看木杉剥开橘子,把橘瓣一个个掏出来,慢慢放进嘴里。我眯起眼睛望向远山,幽幽地对木杉说:“你说山的那边是什么?”“应该是海吧。”“海的那边呢?”“那就是山了。”“为什么?”“有些东西或许就应该是个轮回。”

  于是我们不再说话,这里的意境太美了,惟恐声音会将它打破。木杉站在清寒的溪边,把橘皮放进去让它随水而去……木杉不是特别漂亮的女孩,但那一刻,我忽然发现,她非常有味道,淡雅而纯真,还有几分书卷气。

  在石桥上,我闻到一些气息:温柔的惆怅、美丽的邂逅、一次神秘的幽会、一丝甜蜜的忧伤!

  木杉要去《聊斋》的拍摄景地,去见识一下蒲松龄笔下人物的生活状态。

  婺源山路多,景点散,我们在县城租了一辆“摩的”。摩托车风驰电掣般向前飞奔,我和木杉坐在后面车座上,山路的颠簸使我不由得抱住了她的腰,握紧了她的手。一路行来好风光,李坑的小桥流水、江湾的伟人故里、晓起的空幽古巷……一一在身边闪过,我们高声地喊叫,兴奋地欢呼,甚至放纵地大笑。长发飘飘的木杉,握着她的手,像是握着千年的契约,我忽然有一种感觉:这个沉静温柔的女孩,就是上一辈子我所欠的人。

  摩的师傅把我们当做一对情侣,在经过自家门口的时候,邀我们到他那里坐坐。小院花香弥漫,正是八月桂花遍地开的时节,木杉是北方人,见到这么一片桂树,自然欣喜不已,但又不好索要。摩的师傅看出她的心思,笑呵呵地给木杉折了一抱桂花。怀抱桂花的木杉笑意盈盈,我不由呆住了,好一个“人面桂花”!从来没有闻过这么清雅的桂花香,它在空气中,在云朵上,在溪水中,在两旁的树叶上,散落在我俩的身上和心里。

  就在那桂花香中,我有一种想吻木杉的冲动——我好像听到了天籁般美丽的声音,圣洁如天使;好像看到了爱情的花朵在绽放,就像小小的桂花,芳香幽幽。可是,我并没有那样做。两个人一时无话,时间仿佛停滞了……

  就这样我们和大家一起回来了,一切又恢复到原来的样子。我几次邀木杉出来吃饭,她都婉言拒绝。我开始给她写信,一封又一封,可木杉对此并没什么反应。一天晚上我打电话给她,有些语无伦次。木杉说,我们下去谈吧。

  清凉如水的月色中,木杉娓娓相诉:“我从来没有认真想过爱情,请原谅我。也许这样会伤害你,但我必须把这个想法告诉你,这也是我做人的原则。我不想像别的女孩那样,为了暂时的虚荣,浪费也亵渎了感情,你认为呢?”

  一时间我不知说什么好,木杉独立决断的个性为我欣赏,但这决定又使我难以接受,我非常矛盾。之后的那段日子,我无所适从,生活像失去了重心变得杂乱无章。然而经过两个月的思考,才渐渐明白那刻骨铭心的感情并非我认为的爱情。我悟到了它的内涵:在特定的情境下,那是一个多么美丽的回忆。

  我过生日那天,木杉请我吃北方的饺子,像老朋友一样祝我生日快乐。望着明净欢愉的木杉,我说假如可能,毕业后你可不可以成为我的女朋友?

  木杉未置可否地笑笑,给我讲了这样的故事:有两个小蜗牛,不小心掉到一个玻璃瓶中,于是他们惺惺相惜,莫名其妙地相爱了。可是一天,瓶子被人不小心打破了,它们见识了人间的悲欢离合,又有了各自的情感归宿。当两个蜗牛老了,它们再度相聚,回首当初不禁感慨万千,说那时候它们不懂爱情。

  木杉说完后,静静地望着我。我好像有点释然了,虽然喜欢的人近在咫尺,但已不像原来那么无助和伤心。如果有一天,她选择了我,我要给她一辈子的幸福;如果有一天,她告诉我有了中意的男友,我会永远为她祝福。

  因为那时,我或许不懂爱情,才有了不懂爱情的初恋……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