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与暗恋有关的几个成语

2016年11月07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曾经,只要跟在他身后,走完他每天要走的路,只要能这样的“怦然心动”就很满足了……

  开篇

  那是下午,在放学路上,段小蓝对莫莫说:“莫莫,我们来做一个测试,你随便说3个成语。”莫莫想也没想,“高山流水,蛇鼠一窝,花开花落。”段小蓝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花开花落不算成语吧?不过即兴想的才准呢,就当是吧。莫莫你听着,你的学业是高山流水,你的家人是蛇鼠一窝。然后段小蓝凑近莫莫的耳朵,你的爱情,是花开花落。

  莫莫本来还在为“你的家人是蛇鼠一窝”而大笑不止,此刻,却一下子红了脸,噤了声。花开花落?什么意思呢?陆地=花开花落?

  这时,陆地黄色的捷安特忽然从旁边一闪而过。他扭过头,朝莫莫和段小蓝笑了笑,算是招呼。莫莫的心,像埋在泥土的种子,轻轻拱了拱。怦然心动,说的就是此刻的自己吧?

  怦然心动:字面意思是突然的,情不自禁地动心。

  对莫莫而言,让自己心动的,就是陆地的影子。脚踏车、球鞋、T恤,任何一件与他有关的东西吧。

  陆地坐在离莫莫两张桌子远的窗边,莫莫很喜欢看他沉思的样子。这不经意的一瞥,莫莫只需要稍稍抬一下眼角,再将视线左移45度。这样的45度,一天会有许多次。

  莫莫家离学校只有两百米,可她常常会跟在陆地后面,穿过梧桐树大街,亲眼看着陆地从一扇大木门钻进去,她再绕过巷子口的3棵桃树,绕一个大弯回家。段小蓝是莫莫的同桌,家就住在梧桐树大街。有时,她们走得比陆地早, 就会一起在梧桐树的树荫里,等陆地经过。段小蓝就像一只喜鹊,快活而大声地同陆地打招呼;而莫莫,就像喜鹊栖居的梅树上那朵不说话的梅花。

  只要跟在陆地身后,走完他每天走的路,只要能这样的怦然心动,少女莫莫就觉得很满足了。

  爱屋及乌:字面意思是因为喜欢一个人而连带喜欢他屋上的乌鸦。

  对莫莫而言,那只乌鸦,恐怕就是加菲猫吧?

  陆地喜欢加菲猫。T恤上、笔袋上、毛衣上、喝水的杯子上,都有那只又肥又懒的猫。莫莫本来是不喜欢的,但她还是去找了真人版电影《加菲猫》来看。她反反复复看了3遍。她确定,自己喜欢上这只肥猫了。她立刻去买下了一件有加菲猫的大T恤。那T恤上,加菲猫趴正趴在地上,悠闲地半闭着眼睛说:“加菲猫不是为了猪肉卷而活,但猪肉卷是为了加菲猫而生。”

  莫莫怯怯又欢喜地,穿了这件T恤去上课。课间操,她故意去得很晚,那样她就可以排在队伍的最后,而不用按高矮排在前面了。这样,她的旁边,就是陆地。当他们的手同时伸展开来,指尖与指尖的距离,不到10厘米。

  他们的加菲猫,都趴在背心上,手撑着脑袋,对望着,傻傻的样子。

  莫莫并不期望陆地说什么,只期望他发现,她穿着和他相似的T恤。可在做整体运动时,陆地侧过头,“莫莫,原来你也喜欢加菲猫呀!”

  后来,莫莫有了越来越多的加菲猫。两个人喜欢同一样东西,是多么美好的事。

  心花怒放:字面意思是,开心到极至,心情像鲜花盛放般美丽。

  对莫莫而言,让她心花怒放的,应该是那次郊游吧。

  那次郊游是班长组织的,郊外踏青。段小蓝说,莫莫你去不去?莫莫犹犹豫豫,段小蓝立即明白了莫莫的意思,她悄声说,陆地要去。

  快到初夏,莫莫穿上那条她最喜欢的白色棉裙,再背上有加菲猫的小包。她的自行车丢了,段小蓝就载她。一伙人浩浩荡荡向郊外进发。陆地带了相机,嚷嚷着给大伙儿拍照。莫莫总是躲开,在大伙儿面前,她不敢正视陆地的镜头。

  回去的路上,段小蓝说,莫莫我驮不动你了。然后她跑到陆地面前,“陆地,莫莫就交给你了。”陆地郑重地点了点头。

  不知是载着莫莫太累还是什么缘故,陆地骑得很慢,自然地,他们掉队了。陆地带着莫莫在田野间穿行,两旁是油菜花,一大片一大片的。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但心里都哼着歌。

  忽然地,车子滑了,两人摔倒在油菜田里。陆地顾不得拍去自己身上的花瓣,拿出相机,对准莫莫,喀嚓喀嚓一口气拍了好几张。

  后来莫莫拿到相片,发现每一张都有不同的表情。惊讶的,羞涩的,最后一张,是心花怒放的。

  黯然神伤:字面意思再简单不过,就是伤心、难过、郁闷。

  对莫莫而言,莫过于收到陆地还给她的日记本小钥匙。

  莫莫喜欢记日记。从喜欢上陆地开始,她的日记里,篇篇都有陆地的名字。

  那天放学,莫莫撇开段小蓝,一个人早早地跑到青石板巷子里。她靠在一个拐角处,陆地终于过来了。莫莫举着本子,然后连同钥匙一起扔进陆地的车筐里,像做了坏事一般落荒而逃。

  那个晚上,她没有睡踏实,数了一夜的星星和黑羊白羊。

  第二天清早,她在课桌的抽屉里发现了一个信封,打开来,里面是笔记本钥匙,还有一张纸条。陆地写的,他说:“莫莫,日记本我收下了,并珍藏起来。但现在还不打算打开。我现在还没有资格和能力去承受你的心事,你能谅解我吗?其实我也有自己的日记本,但我现在也不会拿给那个女孩看。等到我们彼此都能承受的那一天,我自然会教给她。”

  莫莫拼命忍啊忍,可泪水还是一个劲儿往外串。把信封都打湿了。

  有人捅了捅她的手臂,然后有一包手帕纸递过来,眼睛往上倾斜45度,是陆地。他说:“如果你肯当我是朋友,就赶快把眼泪擦干吧。”

  心无旁骜:字面意思是专注于某件事而无暇顾及其他。

  对莫莫而言,就是只把陆地当作是自己的朋友,哪怕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也不去联想那些不能承受的感情。

  她的怦然心动,她的爱屋及乌,她的心花怒放,还有黯然神伤,都同她那本厚厚的日记一样,上把小锁,珍藏起来,等到合适的时机再翻启。看陆地的时候,她不再是用余光偷瞧了,她敢大胆地直视陆地的眼睛,然后坦然一笑。她不再为了陆地而绕弯子回家了。偶尔和段小蓝一起,穿过那条梧桐树,如果碰上陆地,她便大大方方地喊:“嗨,陆地,一起走吧。”

  她也曾想过,陆地所谓的“那个女孩”究竟是谁呢?不过,她又摇摇头,是谁都无所谓,那是陆地的秘密,目前只属于他自己的。

  花开花落:花开花落果然不是成语,莫莫特意翻了成语词典。果真不是。

  那么,对莫莫而言,花开花落又是什么意思呢?

  一年过去,又是一年。那天,莫莫坐在窗边,翻起一本泛黄的诗集,忽然看到这样的句子“花开花落自有时,冬去春来无须问”,已是深冬,窗外梧桐只剩下一团紧紧拥抱在顶端的枯叶。莫莫知道,那里还会长出嫩绿的新芽来,但现在还没到时候。

  寒来暑往,四季更替,莫莫和莫莫们,就这样跟在四季后面,一天天长大了。他们有的跑得要快一些,但谁也快不过时间。就像在冬天,梧桐不会开花,种子不会发芽。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1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