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刚毕业大学生:我为什么要被富婆包养

2016年11月07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自述|苏少爷

  2004年夏天,我只身来到北京。从南方的一个小城突然来到这个大都市,我有很多的不适应。首先从生活上,我从大学的群居一下子变成久居地下室,每晚面对的是严实的墙壁,没有窗户的屋子让我感到窒息。其次是在工作和经济的问题,大学扩招直接导致找工作困难。来北京的两个月里,我一直疲于找工作,从这家面试,然后到另一家面试,接着就是漫长的等待,直到杳无音信。

我是一个毫无名气的江南某个大学的毕业生,据说现在这个学校和别的学校合并了,并且很有名气。但是当时却很没有名气,别说北京没听说过,就连当地的人也不会提到它。我是一个地道的农家子弟,八辈的贫农,是家里东借西借才完成了我的大学学业,在当地我还是可以找到一个工作的,但不知道我当时是凭什么勇气坚决的要来北京的。记得来北京前,我特意回了趟家,告诉父母说我要来北京,并安慰他们说我已经找到工作了。他们并不会知道我在说谎,我是他们的骄傲,也是全村的骄傲,我是第一个从村里出来的大学生。几天后,全村都知道我在北京找到工作了,并且都以我为自豪。看着父母骄傲的老脸,我默默下决心一定要在北京闯出来,因为那里机会多,等几年后衣锦还乡,给父母争光给村里争光,可是谁又知道我竟然会在一年之后成了被包养的鸭子。

  和她相遇是在04年的12月。10月的时候的我已经从地下室搬出来了,因为工作没有着落,房租交不起。我人长的还帅,挺白面的,毕竟是出自江南,在大学期间还是学校乐队的主唱。从地下室出来后,我就在三里屯附近游逛,想做个酒吧歌手。可是我错了,去了好多家却都是闭门羹。由于没钱,晚上就只能凑合在一些大厦的门厅里。这段时间我特想家里,几次想回家,在家里最起码还是饿不着的,晚上也能有个落脚的地。但是等一摸摸口袋,连车票都买不起,怎么回家啊,再一想当初来的时候父母对我的期望,我就特不是滋味。“孩儿啊,争口气吧,在北京人家那里好好干,要听话,要坚持知道吗?你弟弟妹妹还指望你呢”。我回家的念头就这样一次次被打消了,可是在北京我要怎么过下去啊。没有一个朋友,兜里一分钱也没了。睡觉的时候还好过,醒着的时候就一个感觉,饿。

  也许现在大家还会纳闷这些苦难都有过,那又何必被一个富婆包养啊 ?其实后来发生了一个我都不敢相信的事情,我染上龟头炎了,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只记得当时特别害怕,看着红红的龟头,每天的奇痒难耐,到后来就更严重了,长小脓疱然后向周围扩大接着龟头就糜烂了。我那时最大的感觉就不是饿了,而是每天都在惊慌中度过,不敢上厕所,怕看到几乎要掉下的肉,还饿吗?饿,但是总有很多的人去可怜我,那时的我已经很苍白了,瘦的吓人,头发很乱很长。我不是要饭的,但是总偶尔会有人给我投来硬币。我不在乎钱了,只是担心下面的溃烂。每次去公厕我都会去注意那些广告,治淋病啦,梅毒啦,其实那个时候我不知道自己的是龟头炎,总觉得自己很严重,特别的担惊受怕。

  说实话,得这种病的时候我还是处男,当时我特别奇怪为什么会染上性病呢!说话间到了11月份,我在惊慌和饥饿中度过了一个月,我不敢回家,回家了也没钱看病,更何况是这种病啊,怎么开口啊。突然有一天我又去公厕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广告,说是公关,男女不限,一个月上万元。我很心动,有了钱就可以看病了。我立刻跑出去打了电话,他们约我在什么地方相见,要看一下我的条件。那个时候我心里特别兴奋,好啦终于可以挣钱了,可以治病了。

  见的地点是一家酒吧,那天我特意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但是仍然很破,领班的带我去见了管事的人,那人叫我做下。后来我知道他叫伟,是酒吧的老二股东。他首先打量我,问我做过吗?我心里很怕,很怕这个机会失去,就说做过。他又看了我几眼,说出去洗洗,换件衣服,我们这行要注重形象。

  我就跟着领班去洗澡换衣服了,回来后。伟又打量我,我本来就白,再加上这些天的饥饿,我就显得更苍白,但是皮肤还是很好,现在头发也很长了,在换衣服洗澡的镜子旁,我都怀疑自己成这个样子了,怎么那么女人,弱不禁风的样子,整个身体瘦的都苗条了。伟哥说晚上跟我吃饭去吧,我受宠若惊,就答应了。可是后来的事情,简直让我蒙羞,吃完饭他说没地住吧。我点头,他就把我带他家了,他让我和他睡一个床。我本来是要自己睡的,可是他不答应,我很怕他突然。因为他的全身纹着一个龙。我就睡在了他的旁边。

  第二天早晨,他说,你染上什么病了,害得老子担心了。我一猜就知道我的溃烂他知道了。也许人变态了很兽性,早晨的他与晚上的他完全两样。他带我去了医院,帮我检查,医生说是龟头炎,他放心了,我也放心了!我知道他也很怕, 怕我不干净有性病。从医院出来,我突然觉得自己得救了,最起码的是这个溃烂有救了。那些天他晚上还是和变了一个人一样,我突然开始可怜这个人来,因为白天他给我讲他的故事。原来他是被一富婆包养的,那个富婆很变态,渐渐的他对女人就没感觉了,见了女人都想吐。说到这里他的眼会红,我可怜他。一个男人不喜欢女人了,活在这世上还不如死了。

  我的病好了,我开始感激他。他对我说,明天给你介绍个女孩认识一下,我说行。

  我是第一次看到她的,是12月5号,在一家咖啡馆里。她不是女孩了,是28左右的样子,后来我才知道她已经35了。那个女人很富有,第一次见的时候是开宝马的,伟哥介绍了一下,我知道她叫蕊,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那天她显得很开心,我不知道是为什么。后来我才知道,是她看到我特别清秀的样子。其实我也知道伟哥带我来的意思,这个是富婆。

  我的心里很复杂,我堂堂一个大学生,竟要干这个勾当。可能是我来自农村吧,对人厚道,我一直想报答伟哥,要不是他也许我这辈子就不会是男人了,那里可能会烂光。我感谢伟哥,我想报答,等我把钱挣够,我就不做了!

  可是我错了。

  那天伟哥没有带我走,而是那个女人邀请我晚上去唱歌。我们就去了一家豪华的夜总会,看着她在里面呼风唤雨的,我感觉我特卑微,里面的人都喊她蕊姐,我看得出她对这个地方很熟。我们包了一个小包,她点了好多吃的。等服务生一走,她突然抱住我的腰,将我按在了沙发上,她开始吻我,咬我,摸我。我曾经幻想和自己心爱的女孩第一次这样,没想到做这事的是她,而我却被摸了。她让我摸她,我手在颤抖,我是第一次碰女人,第一次这样被女人抱,被女人吻。

  我吓坏了,我赶紧说,我第一次被女人碰。她先是惊讶的看着我,一会,她突然大笑,很大声的说,没想到还是个处。从她的口气,我不知道她是高兴,还是惊讶。只是感觉怪怪的。

  从夜总会出来已经是3点了。她开车带我回了她的住处,即使是夜里,我也能感到她的住处是那么的豪华,她的住处是跃层。装修是我没有见过的,比那个夜总会的装修都还好,我有些傻,也很怕。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有什么在等着我。我很顺从的进了屋子,蕊妩媚的让我抱她上楼。我发现我对她还是他,都是那么的顺从,我怕抱起她,她的眼直勾勾的看我。我立时又激动了,她发觉了,就哈哈大笑起来,随口扔了一句,男人没他妈一个好东西。

  她的笑很奇怪,在这个空旷的屋里显的很阴森。

  进了卧室,她要把她放到床上,谁知她顺势把我拉倒在床上。我的第一次,第一夜,宣告结束了。

  第二天她给我说,我包了你三年。

  我傻了眼,接着她又说,你的那个是个鸭子被我包了五年,可是他只做了两年,就不给老娘做了。如今欠我三年,妈的拿了我的钱去看酒吧,可是他还仁义答应找个人为我补,还没想到你是个处,老娘赚了。

  我此时才知道,我被骗了。伟哥骗了我,曾经为我治病,我感激的人骗了我。

  蕊,一个22岁就被一个富翁男人包养的二奶。那个男人很有钱,自己有2个儿子,身价几十个亿,把做员工的蕊包养了。后来男人在蕊28岁的时候给了蕊一笔钱就不见了,因为蕊为他生过一个孩子,而那个孩子自出娘胎就是一个缺胳膊的孩子。男人走了,一直都没回来过,后来你孩子也死了。

  起初我恨伟哥,我恨那个男人,因为没有他们我就成不了这个样子。我恨富婆,我恨蕊。可我恨自己,因为蕊说过,你走不掉,是伟哥那个混蛋把你的命根子留下的。你要是跑了,他跑到天涯海角也会把你的东西要回来。

  其实蕊也是个很好的人,白天的她和伟一样,平静富有爱心,像个大姐。可是白天不能见到小孩,一见到小孩他就打我,骂我。

  其实蕊姐白天很温柔,可是到了晚上她就让我害怕,她就像一个恶鬼一样。

  2006年的2月14日,我给她买了一朵玫瑰花,她哭了。

  她说她爱上了我,那是白天,我感觉她像一个小孩子一样给我撒娇,我是第一次看见她那样。那天晚上,她没有要求我做爱,只是静静的看着我。

  看着看着她突然哭了,她说“今天是我生日,谢谢你的玫瑰花,谢谢你一年来对我的容忍,我十几年没有过过生日了。谢谢”,她说你明天就可以走了,我不需要你了,谢谢。

  一年多过去了,从那一夜我爱上了这个富婆。

  蕊从那一天忘记了过去。

  蕊说:男人是可恶的,可是几年前的我是可恶的。伟是受害者,你是受害者,我是最大的受害者。我是八年,伟是两年,你是一年。

  我是鸭子,我爱上了富婆,大我12岁的女人,蕊。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2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