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替子相亲:看新时代的包办婚姻

2016年11月07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子女隐居幕后,父母闪亮登场——时下,一场场特殊的“爹妈相亲会”席卷冰城,规模之大,气氛之火爆,较之各种招聘会有过之而无不及。说其特殊,是因为所谓的“相亲会”并非未婚男女之间的鹊桥相会,而成了父母们为解决儿女婚姻大事的一场聚会——在一次次的“父母代相亲联谊会”上,动辄登记家长就达到三五百人,家长们带着子女的简历、照片等资料奋勇寻觅“好儿媳”、“好女婿”的劲头让人叹为观止,许多“父母代相亲联谊会”都会出现了几名家长同“抢”某女或某男的热闹场面……

  父母缘何非要亲自出马代子女相亲?这样的“相亲”子女们能否买账?近日,本报记者分别采访了相亲会的组织者、这群用心良苦的父母和他们的子女,倾听了这一特殊相亲会背后鲜为人知的故事,令人啼笑皆非、感慨良多……

  靓照、文凭、薪水证明,一个不能少——“爹妈相亲会”三大“法宝”

  男大不婚,女大不嫁,愁煞的肯定是爹妈。据哈市某婚介所的张峰介绍,在该所今年5月举办的“父母代相亲联谊会”上,300多名家长表达了这同一苦衷。而当天的热闹场面,更令举办者始料未及。

  原定联谊会上午9时开始,可没到8时婚介所的门前就挤满了人,来相亲的家长年龄都在50岁以上,甚至有70岁的爷爷级家长。而大门一开,家长们则开始挤占前排的有利地形。相亲现场,很多家长们都精心保护着孩子的资料,有的是放在背包里,有的则小心翼翼地夹在书里。“你家男孩女孩?”门前不时听到父母们彼此关切的询问,每个人的眼神都直勾勾地迎着对面走来的人,那是一种探询的目光,透着期许,仿佛在寻找传说中的宝藏。58岁的吴玉芝老人更是觉得这里就像闹市,见别人都很放得开,她也逢人便主动搭话,主动展示女儿的个人资料——被放大至16寸的女儿的明星照、博士文凭、还有每月4000多元的薪水证明,老人说,女儿今年正好30岁,至今未婚可她自己却丝毫没有危机感。对象倒是见过几个,可没一个相处时间超过一个月的。这回,她要主动出击帮女儿找到意中人。不知是女儿的条件太优越,还是老人过分自信,虽然当天吴玉芝老人引来众多家长的注意,也有几个条件不错的小伙子让老人心动,但绝大多数都达不到老人的要求:“学历高的,长相很一般,与女儿一点也不般配,可长相好的,学历差距又大,难有共同语言,所以单从个人资料上看这些都不令我满意。”直至见面会临近尾声,吴玉芝老人才找到了唯一让她满意的男孩——一位31岁的在读博士生,身高1.80米,气质很好,可让她万没想到的是,男孩的母亲已被3位女孩的家长缠上,好不容易等她“脱”了身,可这位家长看完她女儿的照片后,竟然说不该拿明星照应该拿生活照,明星照与本人可能有差距!“哎,咱挑人家,人家也挑咱哪!”老人一声叹息:“估计人家不愿意找学历太高的。”

  据了解,为了帮儿女们相亲,家长们可谓煞费苦心,有人光打印资料就花了近百元钱,而瞒着子女来相亲的,更是小心翼翼地偷出儿女的文凭,点灯熬油地整理儿女的个人资料,但几乎所有的家长对于这样的花费和身心投入都表示物有所值。

  “我儿子结婚,我愿另出一套房子!”——“相”的是爹妈,拼的是实力

  相亲现场,一方面是儿女们文凭、收入的比拼,另一方面也是家长们经济实力的比拼。58岁的梁凤莲大娘当天就与另两位家长为争一个条件好的女孩而耗在了一起。

 女孩是哈市某重点高中的女教师,31岁,硕士学位。来相亲的是女孩的父亲,一位年近六旬的老人。当着老人的面,梁大娘与另外两位家长大谈特谈起自己儿子的种种优点。一位家长说:“我儿子本科毕业,收入3000多元,自己有住房。”另一位家长说:“我儿子硕士毕业,在私企工作,不光有房还有车。”见此情景,梁大娘不甘示弱:“我儿子也是硕士毕业,有房有车,如果两个孩子能成,我愿把道里的另一套80多平方米的房子也让给他们!”一时间,梁大娘与另外两名家长激烈地争执,难分高下。最后,还是女孩的父亲做了“和事老”,他平静地说:“我是瞒着女儿来的,你们三家的儿子都不错,可我做不了主,只能把他们的资料带回去,让女儿自己选择。”这让梁大娘三人不免大失所望。

  与梁大娘不惜下血本相比,退体教师马万里吸引人注意的方式则简单得多。马大爷一直将儿子的相关资料举得高高的,高过头顶,有时生怕别人看不见,还四处摇晃儿子的照片。在与家长交谈中,他也一再强调儿子有房有车,将来要移居海外等优越条件。

  据婚介所的工作人员介绍,由于“第一当事人”均未到场,家长们的交流显得非常直白务实。收入多少、婚房地点和面积、家庭经济条件、大致工作单位等现实条件成了家长们关注的重点。从工作上来说,男孩中 <FORM class=yqin action=http://www.iask.com/n method=post></FORM>较吃香,女孩中教师较紧俏。同时,男方家长更看重女方的长相,而女方家长则更看重男方的学历和收入。工作人员还告诉记者一个普遍规律:凡是长相比较顺眼、穿着打扮比较有气质的爹妈,在这种见面会上也比较受青睐,常常只要往那儿一站,就会有人主动上前询问:你家是男孩女孩?什么条件?看来相亲的爹妈们也喜欢“以貌取人”。

  “孩子的婚事我做主”——爹妈相亲,近水楼台先把关

  一位父母相亲会组织者告诉记者,家长替子女相亲,把这原本属于“后续检验”的父母关提前了,而家长的要求却是五花八门,除了常规的学历、工作、家境等,有些家长的要求简直令人匪夷所思。一位在某知名媒体做计算机工程师的优秀男孩,本人条件非常好,可他的妈妈对他女友的要求居然是“不能要家住哈市××区和××区的”,理由是“从小在这两个区长大的孩子素质不好”,还有的女孩家长提出“单亲妈妈带大的男孩不要”、还有的家长提出“父母离婚的不要”,有的家长甚至提出“做销售员的男孩、做警察的男孩不要”这种带有歧视性眼光的家长,往往孩子优秀,并且以男孩子妈妈居多。

  一位工作人员对记者回忆起一位“典型妈妈”:去年春天时,举行“爹妈相亲会”前两天,一位男孩妈妈兴冲冲地拿着一大堆证明文件,前来要求马上报名,她说她特地从美国回哈尔滨给儿子找对象,儿子28岁,美国名校毕业,已经在“硅谷”找到如意工作,这次回国主要任务就是给儿子寻觅一个“合适的女孩”,然后带回美国,实在不行儿子也可以从美国回哈尔滨与女孩见面。工作人员从她带来的儿子照片看,男孩子英俊潇洒,谁都不信他至今还没有对象,但那位妈妈说,“我把儿子培养得那么优秀,让他自己找对象,我能放心吗?”但要是详细说起要求女孩子的条件,这位妈妈却只是说“顺眼就行”,工作人员哑然失笑:根据经验,越说“顺眼就行”的,眼光越高。这男孩子都没回来,“顺眼”还不是先得顺“妈妈的眼”?这位原来在某学校工作的妈妈自信地说:“看女人还得是我们这么大岁数的老女人,一看一个准,小男孩知道什么?”一句话说得在场者哑口无言。

  前来给孩子相亲的60岁的曹大林老人说,自古以来讲究的门当户对不无道理,如果父母不求上进、言谈不得体,就很难培养出高素质的孩子。他和老伴儿来“爹妈相亲会”时就抱着这样的宗旨:先看爹妈,再看条件。爹妈穿得邋遢、气质不好的,孩子条件再好也免谈,“如果孩子处成了,双方就是亲家,现在看着就不顺眼,将来也不一定能处好”。曹大妈的“言论”得到家长们的一致赞同。

  据婚介所的工作人员介绍,尽管家长的热情极高,为子女相亲心急如焚,可300多位家长参与的相亲会,最终能够撮合成的能有一两对就不错了。因为家长的“关”是最苛刻、最难过的。

  被“卖”的感觉和“皆大欢喜”的结局——父母良苦用心,大龄儿女褒贬不一

  父母越俎代庖替自己相亲,子女们能否买账?在某私企任技术总监的小刚对这一方式表示赞同。

  “我今年32岁了,至今未婚,前些年是光顾着武装大脑,本科、硕士、一直到博士后,在学业上还小有作为,可个人问题一直没解决,学历比我低的没有共同语言,学历相当的,又觉得两人书生气都太浓,处过了两个女友均告失败。我觉得父母替子女相亲的第一好处:让他们有对儿女婚姻的参与权,有了参与权他们才能体会我们找对象的艰辛,从此可能不再天天催我结婚,想要我结婚,行,自己找去!没准就给我找个如意的,你喜欢我也喜欢,皆大欢喜。第二,让父母多一些朋友,有了相亲活动,那么多老人在一起拉家常,说心里话,讲儿女的烦心事,分享着自己的忧伤。第三:爸妈看上的人,顺带先相一相对象的父母,帮我把一把关,何乐而不为?”

  对于父母的热情,有的年轻人表示理解,他们觉得父母是过来人,他们的经验可以为自己把好第一道关。而且假如成功,等于在恋爱期间就得到父母的支持,这对自己未来家庭的和睦也非常有利。但也有的坚决持反对态度。31岁的大学女教师张楠说:“找对象毕竟是自己的事,这种‘父母包办’的方式是一种时代的倒退,它太过现实、‘物质味’过重,我妈是瞒着我去参加相亲会的,回来跟我一说,我立即有了一种被‘卖’的感觉,当天和我妈大吵了一通。我觉得年龄不是问题,只要有缘分,自己早晚会找到合适的对象。”33岁的刘伟则直言不讳地告诉记者:“我妈给我找了4名女孩,在她的再三撮合下,我去见了一个,女孩的确不错,然而我们双方都找不着感觉,可我妈和她妈却聊得火热,你说这到底是谁相亲啊?”

  采访中,记者发现爹妈乐于参加“爹妈相亲会”的,其子女大多是“三高”:学历高,几乎所有人都是本科毕业,硕士、博士更是不乏其人;收入高,他们几乎清一色白领,从事着科学技术含量高的职业,收入均在3000多元以上,有人年薪高达20万元;年龄高,他们大多在30岁以上,有的已38岁仍未嫁娶。工作人员说,这样孩子的父母才会急于给孩子找对象,才会有“自信”参加“相亲会”,很多家长甚至“有会必到”,全市各单位组织的此类相亲会几乎参加了个遍。

  父母替子女相亲这一社会现象,是倒退还是无奈?大龄青年没有时间、没耐心、没心情参与传统的相亲,父母们不得不匆忙上阵帮他们参考人生伴侣,既节约时间又提高了安全保障,还不用担心恋爱带来的家庭阻力,但更多的人对这种由父母包办的集体相亲能否“相”来真正美满的婚姻生疑。他们认为,参与相亲的父母几乎清一色地借用商业做法,为征婚的子女制作“广告牌”,上面写着子女的年龄、学历、职业等个人情况,本质上就是双方各种条件赤裸裸的交换,根本不是爱情的碰撞,靠这样撮合在一起的年轻人,是不可能产生爱情的。

  婚姻专家认为,父母帮子女相亲,这正是在过分爱护中长大的独生子女一代走入社会后的必然现象。虽然是解决大龄青年婚姻的一种全新尝试,但不应是主流,毕竟婚姻大事,还要自己来作主。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