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嫂子新婚夜错上我的床

2016年11月07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嫂子新婚夜错上我的床

    3年前,嫂子新婚之夜错上了我的床,我成了家族里的千古罪人,成了强奸犯进了高墙;3年后,嫂子和大哥离婚,管教狱警帮我找到亲骨肉,帮我续上了这段说起来有些荒唐的婚姻……   嫂子新婚错上我床

  我叫朱鹏,21岁,出生在一个偏僻的乡村。我们家有两兄弟,哥哥大我一岁。

  在乡下,结婚是一件大事,但是受世俗观念的影响,婚姻一般都是由父母一手操办的。有一天,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人来我家相亲。她叫周霞。当时,我父母的意思是让我们两兄弟随她挑,挑中谁给谁先办婚礼。那时,我想我比大哥年轻,文化程度又比他高,人也比他潇洒,周霞一定会选择我。可老天就是捉弄人,周霞选择的是大哥。我心中隐隐地有些不快。

  俗话说,万恶淫为首。这句话到了哥哥与嫂子结婚时得到了应验。那天,我喝多了酒,早早入睡了。晚上12点多醒来感到口渴,便出房门找水,正巧哥嫂刚闹完洞房。我带着好奇,偷窥了一下他们的洞房,发现大哥满脸通红地倒在床上打起鼾来。随后,周霞熄灯。我一个人又回到房间里继续睡觉。没多久,一阵狗叫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很快,一个女人就慌慌张张地跑进我的屋里,掀开被窝就躺了下去。原来,嫂子怕狗,被吓后误闯了我的房。 于是,我借着酒兴,搂着嫂子做了丧失人性的错事……

  第二天,周霞醒来,发现旁边睡的人是我,一个巴掌打醒了我。我连忙说对不起,羞愧难当的她哭着跑回自己的房间,把一切全部告诉了哥哥。哥哥听后,气得拿起花碗往嫂子身上砸,砸得嫂子头破血流。随后,哥哥又从厨房拿了一把菜刀冲进我的房间要杀我。好在父母和周霞及时上前,我才幸免。面对这突来的变故,二老乱了方寸,年迈的老娘边劝边哭:儿啊,家丑不可外扬,再闹下去,我就死给你们看。经妈这样一折腾,风波才停止。

  经历这样一场大事后,我没脸呆在家里。第三天,我就踏上火车,去了广东东莞找工作。三个月后,我从妈妈那里得知,嫂子怀孕了……

       嫂子生子父亲是我

  经历这样一场大事后,我没脸呆在家里。第三天,我就踏上火车,去了广东东莞找工作。在与父母的联系中我得知,自那事以后,哥哥很长时间不与嫂子同床睡,到外面去鬼混。三个月后,我从妈妈那里得知,嫂子怀孕了,十月怀胎后生下一男孩,一家人都很开心,唯独大哥闷闷不乐。
    一天,我接到老板的电话说,老家来人找我。我兴冲冲地过去,迎接我的竟然是一副冰冷的手铐。对方说,是公安局的,怀疑我与一起强奸案有关。原来,自从孩子半岁后,村里人经常开大哥玩笑,说儿子不像他,反像我,渐渐地一颗定时炸弹在他心中即将引爆。在朋友的点拨下,大哥偷偷带孩子去医院做了DNA亲子鉴定,结果两人DNA不符,大哥大怒,当天就去报警。我很快也在公安局抽血做了DNA鉴定,结果与孩子的血型相符。

  涉案强奸被囚高墙

  我因涉嫌强奸被关押在看守所,四个月后,我被当地法院以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 同年到监狱服刑。我决定平静地走好悔过自新之路。可是一天母亲来探监打乱了我的思绪,母亲说,大哥现在经常晚归,甚至不回家,有时还带女人到家里来睡,他稍不顺心就拿周霞母子发脾气,每次都会拳打脚踢,有一次孩子叫了他一声“爸爸”,便招来一顿毒打,门牙打掉了一个。自那以后,周霞提起了与大哥离婚的事,父母二话没说,满口答应。三个月前,周霞与大哥离婚,法院判处孩子归她,于是周霞带着亮亮出走后就没有下落。

  听完母亲的叙述,我的心在擅抖,她为了那次受尽了耻辱,都怪我当时的莽动,造成了今天惨重的代价。我发誓一定要找到周霞母子。

  我拿起笔,给周霞写了一封信:我知道你为我受了好多苦,以后你不可能孤单一辈子的,还是会要嫁人的,那时,我们的孩子怎么办?与其给他找个继父,不如找他的亲爸爸……

  警官相助得以团圆

  我把寻找周霞母子的心愿寄托在这里的监狱警官身上。一天恰逢休息日,我写了一封长长的信投向分监区曹警官的信箱,两天后,曹警官找我谈话。曹警官被我的真诚感动了,并答应帮我去寻找她,完成我的心愿。

  第三天,曹警官就来到了周霞父母家,可她人不在,说是去了广州。最终,曹警官在广州找到了周霞,可是她坚决不同意回来,认为即使她答应也无法摆脱众人耻笑。在曹警官的点拨下,我拿起笔,给周霞写了一封情真意切的信:


  霞:

  能有今天的结果,我深感抱歉……我受到了法律应有的制裁,身为一名服刑人员,我通过积极改造,不久后我就要报减刑了……我知道你为我受了好多苦,以后你不可能孤单一辈子的,还是会要嫁人的,那时,我们的孩子怎么办?与其给他找个继父,不如找他的亲爸爸。 我愿意对你和家庭负责,爱你一辈子。如果一时接受不了,可以用时间来考验,但我还有一个小小的心愿,我希望在我刑满之前能看看你和儿子,好吗?

  曹警官把信交给了周霞,还偷偷留下300元钱就回来了。今年6月2日,我突然接到会见通知,当我带着复杂的心情来到亲情餐厅时,突然传来一声“爸爸”,只见人群中一个女人抱着小孩向我招手,天啊!这不是周霞和我的儿子吗?周霞虽然面带微笑,但怎么也掩饰不了脸上的沧桑,她说,多亏了监狱的曹警官,真是让她太感动了。一旁的孩子突然问周霞,什么时候可以全家去动物园玩?周霞说过段日子就可以了。说完我们都笑了。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