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一个半老美女的颓废告白

2016年11月07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我是个半老美女。说半老是因为青春的华彩乐章已然过去;说美女是因为今天走在街上,仍然可以收获不少的注目和回头。我尚还虚荣的女人心不时得到一点安慰。

  我是个离婚女人。离婚本身不是我的错,可我要承受它带给我的持久的疼。这疼钻心

  、刺骨、一疼数年。离婚没让我觉得自己少了什么,但周围环境一致认定我缺了很多……人们争先恐后把四五十岁所谓成功但有拖累的男人塞给我,并说这很般配。见鬼去!

  我是个白领女士。我曾有过令人羡慕的职业和发展前途,但顷刻因为爱、因为婚姻毁于一旦。我后悔年轻时不懂职业和情爱的分量。风雨历练后,我相信工作对于女人的意义。尽管不再年轻,我依旧认定——自己这辈子不会成为蓝领或粉领,当然也不会是金领。

  我的教育良好。著名学府,书香门第。淑女气质是任了何种改变也打磨不掉的。但很多时候,我痛恨自己文绉绉的样子和不以为然的清高。我甚至绝望地幻想过,如果出身在别样的家庭,成为一个不眷恋书本文字、只一心实践钻营的冷酷女子更好。

  我善良温柔。它却是我的致命伤。家里爸妈可以乖你宠你,学校里男生可以仰慕你欣赏你,呆到了单位社会你就是软柿子。甚至知己多年的男友、丈夫也会利用你的弱点来达到他们的某些目的。琼瑶小说的女主角始终哭得泪眼涟涟就是这道理。野蛮女人就是好,起码懂得保护自己……

  我目前算富有。前老公为了治疗愧疚给了我一笔不算可观但够花的赡养费。钱能让他打发15年的恋情,也让我悟出个真理:爱情有价,可以批发也可以零售。于是,我掂着银子,四下逡巡打量,能否买到下半生的幸福?

  我有房子。好大的单人房双人床,可我却孤独得要命。每个醒来的凌晨,我道早安给自己;每个临睡的夜晚,我吻自己的手指头……我经常给自己唱歌,跟自己说话。我好吃好穿的款待自己,坐在电视机前一人傻笑,甚至我还会长久地站在镜子前裸露着欣赏自己,我佩服地爱着自己。

  我还有车。这个轮子的东西让我更加自命不凡、与世隔绝。没车的男人不男人,没好车的男人不性感。一套混帐逻辑折磨得我高不成低不就。马路上狂飙的感觉不错,真实的我却想小鸟依人,坐在哪个副驾上把脚高高翘起,快乐地抚摩我开车的心爱男人的头发。

  我更有无尽的爱心。我梦想有一群孩子,我同他们踢足球,我给她们扎发辫--五颜六色,肥皂泡总是破灭。我不敢想今生有没有机会了--33岁的母性,饱满的爱,出路何在呢?

  但我爱不成任何男人。最悲哀的一件事。年轻的蟋蟀我看着嫩,不忍下手。穷酸小子,不值献身;年老的糟夫要么黄婆在家,要么花柳遍地。阳衰的我不喜欢,阳痿的我不接受。有事业的出色男人不要我这徐娘,没成绩吃软饭的鸭子哥们我又不要。太难!

  我爱烟酒。它们是我无爱后的爱人,我割舍不下。有人和无人的场合我总是把自己点燃,然后再熄灭,让自己糊涂,然后再清醒。无数个寂寞的夜晚,烟草和酒精抚慰我孤寂的灵魂和身体,而我的心却焦渴地期待着和一个男人真心的相遇。

  我嗜咖啡品甜食走天下。咖啡馥郁的香气使我迷恋,一杯在手幻掉忧愁;甜品让我安定、简单、仿佛拥有不可告人的甜蜜;而旅行就象大麻,上瘾。我一次次把自己放逐,体验风险,随波流浪——任季节和岁月老去,人也老死。

  我当然也喜性。我曾尝试不同的叶子。原来的我以为性、爱不可分,有了性的男人我忘不掉。现在看来轻而易举。只有两个男人至今我还留有印象:一个在第二天买了个大玩具熊送我做礼物;另一个请我去天上人间并且很郑重地告诉我,我是个优秀的女人。

  我还上网,收发邮件连带捕获男人。有捕获价值的很少,多数时候我同大小色狼们开些玩笑,待他们欲火焚烧之际我一溜烟儿逃跑。那感觉真爽!我最恶心的是:不出一分血就想钓鱼的白狼们,他们真不如买小姐的男人们。性与城市,我在其中无情地游戏。

  我是没有方向的鱼,尽管每日活色生香,光彩照人。我亮亮的眼色甩给一些个贪婪,我骄傲;我模糊的笑脸扔给一些个迷乱,我得意;我睿智的言谈丢给一些个小痴,我满足;我品位不拘的衣着抛给一些个羡慕,我滋味复杂……女人用什么代价换来这些?

  我迷惘我颓废我人在高处我自暴自弃。三万英尺的高空,没有爱可以重来——我的歌只有唱给自己听。深刻体会加切肤之痛,我一天天麻木又坚强。有男人写:向孤独的自己致敬!我要说:给绝望的自己希望!新东方的墓志铭是奋斗,我的通行证是卑鄙。卑鄙的活着,已然奢侈……幸福是上个世纪的传说。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4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