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天上掉帅哥,概率是否为零?

2016年11月07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尽管作为一个决心毕生追求严谨的科学公理的材料物理专业女生,我压根没有相信过“天上掉馅饼”这种事,假如你真的中了五百万,那也是可以根据彩票的发行量、奖金比例以及你买彩票的次数来计算出概率的,尽管这个概率很小,但毕竟是现实存在的。然而,在刚刚过去的学校元旦舞会上,还偏偏天上掉下个帅哥正砸在我头上,一个帅哥无论从重量、尺寸、密度、功用各方面都远远超过了一个馅饼,虽然学校里的帅哥出现数量和频率是众所周知的,但是我可真没打过任何一个帅哥的主意,所以这件事基本上颠覆了我“天上不会掉馅饼”的理论,于是在头一天整晚兴奋难眠之后的第二天,我确信尽管这件事出现的概率虽然趋向零,但是并不等于零。

  舞会上他主动邀请我跳舞,还含蓄地赞扬我的衣着自然而有品味,我对他也很有好感,不只是因为他是个帅哥,而且他看上去气质宜人,谈吐优雅礼貌,微笑起来更是亲切阳光,正是我喜欢的那种非忧郁小生的类型。接下来的几乎所有时间,我们都在闲聊,内容是五花八门,从体育新闻到文学著作,从高雅音乐到流行歌曲……最后我才发现,我只知道了他的名字,徐嘉轩,而他对我的了解也大概仅限于名字。不过他是抓住散场的时间问了我的手机号码,说会发短信给我。闹的我一夜没睡好,还情不自禁总看手机。

  第二天下午手机短信终于不负众望地来了,他问我有没有时间去图书馆门前的小咖啡厅聊聊,我当然是满口答应,然后比约定时间早了五分钟来到约定的地点。而他来的更早,蓝白相间的毛衣更显得他清秀文雅,说啥我也得抓住这个概率趋向于零的机会。

  没想到我们刚在咖啡厅坐下,还没来得及说上两句话,忽然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个看似上中学的小姑娘,极其热情地跟我打招呼并直呼徐嘉轩的大名,经介绍我才知道这是他上高一的表妹。我深知此刻表妹的作用不容忽视,所以对她十分友好。正巧这个表妹在做一个关于法国大革命的题目,说是教学改革素质教育给他们出的难题,让每人写一篇关于世界历史的文章,她选择了法国大革命。我爸就是中学历史老师,虽然我对死记硬背一些东西不感兴趣,但是耳濡目染多多少少也有点认识,于是跟这位表妹侃谈了一番,说得她相当佩服。趁着徐嘉轩出去接电话之机,她凑过来跟我说:

  “嗨,我看你一定是学文的,历史这么好——长得也象文科女生,”长相也分文理科,我心里嘀咕,“我告诉你啊,我表哥以前认识个女生,是理科的,可恐怖了,把我哥这文科才子折磨死了,还好现在分开了……不过我哥现在还落下毛病了,一听理科女生就是浑身不自在……”

  “……那,那理科女生有那么可怕?”我心虚地问。

  “是啊,别提了,我都怕她。你简直不能和她一起讨论问题,特爱钻牛角尖,任何事必须分个黑白对错,还说什么跟两极一样,有阳极就有阴极——还有,就象电路开关,不是零就肯定是一……总之我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反正不能和她争论,不然会烦死的……还有啊,我哥说和她上外面吃饭,说这个碳水化合物成分达到百分之几,说那种红酒和某某菜一起吃产生什么酸性物质……当时我正在考虑是上文科班还是理科班,一见她,我立马决定了,一定要上文科班……”

  我汗。也不知这人是谁啊,整个一全面摧毁我们理科女生的形象嘛,要知道美好形象的树立要比毁灭困难的多。

  这次约会的结果是,我对徐嘉轩的情况基本上有了个全面了解,而他对我的了解还停留在一定的“表象”之上。在我的专业问题上,我含糊其词,而他一厢情愿、充满幻想地猜测我是人文学院的学生,由于我们那天谈了许多关于文学的东西,他断定是我是学文学的。对此,我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我想他基本上会按照自己的想法给我定性了。唉,我也知道这样维持下去相当困难,但是这个概率趋向零的机会怎能轻易放弃?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