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一个帅气阳光男生的106次相亲史

2016年11月07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对女孩的要求很一般

到现在为止,我已经相过一百多次亲了,准确地讲大概是106次,为什么会记得这么清楚?那是因为我在这方面是很用心的,一方面为了我的婚姻父母也很着急,把什么都给我准备好了,另一方面目前我事业比较稳定,也很想把婚姻问题在这个时期解决,所以,两年多里,不管是朋友介绍,还是父母联系的,我都很认真地去对待,甚至尝试着去跟女孩子发展,但遗憾的是,我真的没办法去评价现如今的女孩子。在我见过的女孩中,大约有80%以上是因为我不想继续,另有20%是各有各的原因,也就是说大多数时候是我没法接受别人,而不是别人看不上我。

不了解我的人以为是我条件太高,纷纷劝我要现实一些,实际上我自认为我的条件也就是最一般的要求:长相说得过去就行,学历跟我差不多就行,家庭条件可以忽略不计,关键是人品要好,要懂礼貌,心地善良,纯朴一些,不能过于世俗拜金。令我无奈的是,在我所见过的一百多位女孩中,不拜金、不崇尚追求物质的女孩属于凤毛麟角,这可能是我跟她们无法更深入地发展的很重要的原因。

第一位博士女友

我最早谈的那位女友,是北京某高校的硕博连读研究生,她生于1979年,跟我一样也是第一代独生子女,我们虽然是别人介绍认识的,但大学里我们读的是同一个专业,而她只比我低一级,并且,我认识她的时候,她刚开始读博士,因此,就专业上我们还是很谈得来的。

交往了一段时间后,我父母认为这女孩不错,还特意去拜访了她的父母,因为她的父母都是下岗职工,我们虽然没有什么共同语言,但她父母很朴实、热情,对我也很好,我父母觉得这门亲事还不错,就开始想要让我跟她订婚,也许是因为我们俩之间的关系比较踏实了,这时候我的这位博士女友开始露出她缺乏家教的真面目。

在我父母刚刚流露想要让我跟她订婚的时候,她就给我提要求了,先是要求我把工资交给她来管,后来又给我订规矩,她们家所有成员的生日我都得记在笔记本上,并且,要送礼物送鲜花。有一次我出差从机场刚回来才知道她们家有人过生日,她命令我立即买上礼物送到她家,否则就跟我闹个没完,没办法我只好打车买上东西奔往她的家。

也许因为她从小成长的环境比较艰苦,因而我发现她对物质的欲望是那么的不可遏制。星期天总希望我陪她逛街,虽然她是个在读博士,可除了考试我很少看她会去研究学问,各种品牌她如数家珍,还要求我给她买昂贵的化妆品,如果不买就要跟我分手。

除了衣服、化妆品,她生活里的很多开支都要我来承担,出去跟朋友吃饭,她会把她爱吃的菜端到自己眼前,不顾周边的人狼吞虎咽,我劝她注意一点儿吃相,旁边还有好多朋友呢,她却头也不抬地说:“这是我爱吃的东西,我就乐意这样吃,我们家吃饭都是抢着吃的,你管得着吗?”看到我的U盘不错,连个招呼也不打,从电脑上拆下来就拿走了,我因为上面有好多单位的保密资料,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地打电话要她送回来,她却轻蔑地说:“不就是个破U盘吗?有什么了不起的,你也太小气了。”

到后来我发现不仅我的东西经常不见了,连钱包里的钱她也会偷着拿,并且,她会把从我钱包里偷拿的钱用来买昂贵的礼品送人,这让我觉得有些可怕。正在这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她看到了我的工资单,也许是我工资单上的数字远远低于她的期望,她扔下了一句:“拿这样的工资,你就不自卑吗?”当着我父母的面儿,怒气冲冲摔门而去。

对于她的这种反应我一点儿都没感到惊讶,因为在她看来,金钱是衡量幸福与否的唯一标准,有一段时间,为了催促我买车,她竟然想出了用有车的朋友来刺激我的办法。

那是她的一个同学嫁了一个稍微有点钱的人,人家要到郊区自驾游,她一定要我和她一起蹭人家的车跟着去玩儿,可她那个同学家住在石景山,又不肯到城里来接我们,我们想去只能是自己坐公共汽车和地铁折腾三个小时才能过去搭他们的车,我特别的不想去,可她一再发脾气要我陪她去,回来的路上坐在公共汽车上,她开始数落我,“你瞧瞧你要是买车,我们不就不用遭这份罪了,不刺激一下你,你是不知道有车的好,没车的痛苦,这下你明白我的用意了吧?”

面对这样的女孩我还能说什么,这位博士女友给我最大的教训便是,人的素质是没办法用她的学历来衡量的,并不是学历高的人素质就高,相反,有些学历高的人反而不如那些一般学历的,这一点在我后来认识的女孩中更为突出。

我的博士女友经常因为我的收入和她的期望之间的差距而跟我大吵大闹,有时甚至当着我父母的面儿就骂骂咧咧,摔门,拍桌子就像泼妇一般,这让我特别的失望。我把想跟她分手的想法跟父亲谈了,可父亲说,这孩子的脾气是差了点儿,可只要你能忍,我和你妈也能忍,只要你愿意,我们没问题。

听父亲这样说,我的眼泪差点儿出来,这算什么呀,为了这样一个泼妇般的女孩,我竟然让父母也跟着受委屈,他们都是特别善良和知书达礼的人,怎么可能将来跟这样的儿媳妇相处,我一直认为婚姻绝不是我一个人的事儿,它是几个家庭幸福的保障,为此,我毅然决定和博士女友分手。

学日语出身的刘小姐

分手后不久,父母在公园相亲会上又帮我介绍了一位刘小姐,她是学日语出身的,26岁,独生子女,在外企工作。交往了几次后,我发现她同时在跟几个男人交往,经常在跟我约会的时候,接到暧昧的电话或赶赴约会的通知,我有些不太高兴,问她怎么回事,因为她父母一再强调她没有男朋友,可她丝毫不隐瞒自己正在交往几个男朋友的事实,并且振振有词地说,她这叫全面撒网,重点捕捞,定向培养。

因为是学日语的,因此,她对日本的文化非常的推崇,动不动就拿日剧里的女主角自比,生活上也拜金的一塌糊涂,我们约会的地方经常是各大商场,并且,经常要求我给她买高档的衣服和礼物,出去吃饭从来不进小饭馆,一定是高档餐馆她才有兴趣。

交往后不久,她辞了职,说自己要去进修,提出让我给她一万元做进修的学费,看我有些犹豫,她主动地说,“你可以抱抱我呀,就是男女之间的那种拥抱。”说着她开始向我胸前移动身体,我出于礼貌抱了她一下,但感觉是冷冰冰的,是一种很尴尬难堪的场面。

说实在的,这是我觉得很不舒服的一次经历,感觉就像交换一样。看我没有马上答应她的要求,这位刘小姐又暗示我,她可以和我同居,并且,不需要我负任何责任,这让我真的怕了,这样的女孩能做妻子吗?

‘甩货品’小慧

跟这个女孩断了关系以后,我又认识了父母都是大学教授的小慧,她的父母一看就是知书达礼的人,很得我父母的好感,于是,我同意见面。小慧,25岁,独生子女,专科毕业,长得也还可以,可第一次见面我就发现她有问题。我们的交谈几次被手机铃声打断,每一次接电话她都有些紧张的,先看看我,再躲到一边去说悄悄话,隐隐地我听到她不断地在解释,向对方说,她在哪儿,很快就回去之类的话,我确定她一定是有男朋友。

回到家里我把情况一说,我妈有些着急,立马儿给小慧的母亲打电话了解情况。这时候她母亲才吞吞吐吐地说,她的女儿是有一个同居男友,不过对方是一个30多岁的有妇之夫,因为他是个大款,很有钱,小慧心甘情愿地和他住在了一起,做了那个男人的情人。

为这件事小慧的父母伤透了脑筋,什么道理都讲给女儿听了,女儿就是不想离开那个男人,理由就是,“他有钱,我想过好日子,不想吃苦受累自己养活自己。”

对于这一点小慧的父母也特别不能接受,无奈之中,他们跑到父母相亲会上给女儿物色对象,想找一个年轻的、条件不错的男孩介绍给小慧,挤掉她身边的那个大款。

也许实在拗不过父母的安排,小慧勉强地来跟我见了面,但表现得相当逆反,而且,一见面就问我:“我可是那种只想过好日子,却不想吃苦的女孩儿,你能满足我吗?”这个女孩的经历让我和父母都有些气愤,心想,他父母也真够自私的,这样的女儿还给别人介绍,这不是害我们吗?

没想到跟我见了一面就再也没有联系的小慧,在半年以后的一天给我狂发短信、打电话,一心想跟我谈谈。本来,我的确很忙,可后来见她如此迫切也实在有些不好意思,只好见了她一面儿。没想到一见我小慧就痛哭流涕,全然没有了当初的傲慢,听了半天我才明白,原来小慧被那个能满足她过好日子的梦想的大款给“甩货”了,悲愤之余她想到了我,想要跟我重续前缘,“好好地谈恋爱”。望着小慧那张泪眼模糊,全然没有了女孩子的清纯的脸,突然我也想哭,“我好歹也算一清清白白的男人,怎么小慧居然还以为我会对‘甩货’感兴趣?”

喜欢马6的小孙

小孙,26岁,现役军人,她的父母都是部队干部,父亲还是一位高级将领,双方父母交流过以后,我跟小孙在网上聊了几次,感觉还可以,约好我去单位接她见个面谈谈。

到了她的单位接上她,小孙一上车就不太高兴,沉默了一会儿,一开口就是:“怎么你才开这车呀,我们家的车是红旗,怎么你不买一辆马6呵?”应该说我那车在同龄人当中决不算是差的,好歹也是一辆中档轿车,我想解释一下,又突然觉得没这个必要呵,我跟你是头一次见面,下面怎么着还没谱儿呢,凭什么你喜欢马6我就得买马6呵。

再者说了,你是谈男朋友还是谈车呵,能跟“大奔”谈恋爱吗?“天下无贼”里不是说了吗,“开好车的就一定是好人了吗?”这种女孩真是世俗的让人无法忍受。还没等我有所反应,小孙又说了,“你买的房子是几居呀?”见我没接茬儿,她接着说,“我们家住的可是将军小楼,独幢的那种,我爸还有司机呢,再者说了,你收入怎么样呵,也不少挣吧?”

见我不怎么吭声,小孙有点儿不耐烦了,“我可不是一般的女孩子,你要是条件不行,咱们就别瞎耽误工夫了,一般的男人我也看不上。”

没想到在网上沟通时还能聊点儿别的的小孙,现实生活中竟这种德行,我只为她那高干父母感到遗憾,就这一个女儿,他们是咋教育的?

坏性情的小秦

小秦,26岁,独生子女,医生,她的父母是国家工作人员,经常穿戴时尚出众的出现在父母相亲会上,在父母的建议下,我同小秦交往了一段时间。也许是工作压力太大,或者这个女孩在成长过程中,经受的期望太多,毕业于名牌医科大学的她性情相当的差,几乎每天都是闷闷不乐,对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兴趣来,经常为点儿不起眼的小事就吵吵闹闹,相当的没教养,后来我们才知道她母亲是商店的售货员,我想她的坏性情大概和她母亲的修养有关吧。

应该说通过父母相亲会见过的女孩都有不错的学历和受教育背景,甚至大多数家庭也是中等收入以上或更好的,可这其中不管女孩的父母是教授还是官员,这些女孩竟然大多很相似,拜金、缺家教、没礼貌、自我意识强烈的,出口伤人的占很大的比例,有时候这跟她们的受教育程度无关,一个博士或硕士并不比一个只读过大专的女孩更有教养,更懂礼貌。

有的女孩跟我一见面就谈经济条件,有的一见面就直言,她要找的男人是厨师、司机和钱包三位一体的,而且大多数女孩的父母开口就说,“我们那女儿不会做饭,不会做家务,什么也不会干。”并且还颇有些以此引为骄傲的味道。这样的女孩见的多了,我开始有些没兴趣了。

受骗的女孩子

正在这时,同事给我介绍了一个女孩,25岁,独生子女,专科毕业,在报社工作,工人家庭。有了前边的那些经历,我已经不想说见就见了,我同意在网上跟她交流一段时间,再考虑是否见面。

没想到还没交流多长时间,她父母突然打电话找我了,说他们的女儿失踪好几天了,是不是到我这儿来了。我吓了一跳,这件事儿可不是随便闹着玩儿的,我赶紧帮他父母上网上查她的QQ记录,结果发现她在网上有一热恋的男友,看那些留言记录好像是跟那个男友“私奔”了。

在这个女孩失去音信的二十多天以后,她突然给父母发来了短信,说正跟男朋友在一起,一切都挺好,就是需要一笔钱,让父母尽快给她汇到卡里。

女孩的父母再三地给她发短信,要她先回家再说,可女孩坚决地表示,她就是要跟男朋友在一起,并且,还告诉父母,她在网上认识的这个男朋友,是国家某领导人的私生子,非常的有钱,对她也很好,最近这个男人要到外地去继承一笔遗产,因此,需要她父母汇一笔路费给他们。

女孩的父母不想汇钱可又怕女儿受伤害,饿着肚子,只好一次一次地听从女儿的指挥,汇了几万元钱给她。女孩的单位也给她发短信,告诉她再不回来就要被除名了,可女孩回了一个短信说,“除名就除名,有什么了不起的,我的男朋友马上就要分到一笔财产了,我还需要工作吗?”

令人惊讶的是这期间女孩跟这个男朋友还回家了一次,在家里父母苦苦地求她不要走,可当那个男朋友让她选择是留下,还是跟他走的时候,女孩毫不犹豫地跟着男朋友走出了家门,连头也没有回一下,这让她的父母一下子绝望了。两个多月过去了,女孩仍然没有回家,还不断地要求父母给她卡里汇钱,她的父母再也无法承受,托我给他们查一下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身份?结果,公安局的户籍档案中根本就没有这个人的资料,看来肯定是个骗子无疑了,女孩的父母去报了案。

后来,公安经过一段时间的侦察,以那个女孩的信用卡消费为线索,终于在海淀区找到了他们,经核实,那个自称是国家领导人的私生子的男人是个不折不扣的骗子,他唯一的道具就是一辆偷来的大奔和还算体面的外形,他的真实身份是北京郊区的农民。令人想不通的是直到警察把骗子的真实身份告诉那个女孩,她还坚决不相信自己真的被骗了。回到家里,当父母把单位除名的通知给她的时候,她才恍如梦醒似的泪流满面。

事后我在网上跟她交谈过,我问她为什么就如此相信一个在网络上结识的男人,并且,很轻易地就以身相许,不惜和父母闹翻。她对我说,“我很想有好日子过,很想有钱,过不需要付出就很舒服、富有的生活,可是,我家里没钱,我又没有很高的学历,什么时候才能过上这样的日子,我特别幻想走捷径,想一下子发财,一下子成为有钱人,所以,当那个男人说他有一大笔遗产的时候,我就动心了,而且,他看上去也的确不像是坏人,挺像高干子弟的,所以,他一让我跟他走,我就想豁出去了,我真的没想到这会是一个骗局。”

这个女孩我虽然没有在生活中跟她真正接触,但在网上的交流中我已经感觉到,这次伤害对她来说绝对是一次打击,不知是轻信害了她,还是只想不劳而获让她上了当,25岁的女孩子竟然连一点儿判断力都没有,也够得上是可悲的了。

永不放弃

在这之后我又见了很多很多,相亲几乎成了我的业余生活。白小姐,26岁,独生子女,留英硕士,美国一家大公司的高级职员,也许是留学生活太过艰辛,整个人已成为“工具”状态,只对谈工作有兴趣,几乎无法正常交流。张茜,法律专业毕业,29岁,独生子女,拒绝见面,只愿意在网上交流,发过来的照片沧桑而疲惫,拿着几十万的年薪,却一再说自己不快乐。

有的朋友问我,说你经历了这么多,是不是有挫败感?我却认为我越来越有自信了,因为见到的越多,你就越有判断力,虽然我的确对现在的女孩挺失望的,尤其是80后的一些女孩,更无法让人接受,但我始终相信,只要不放弃,总会找到那个让我有信心成就幸福婚姻的女孩,我会继续找下去。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