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为爱而单身的红颜心

2016年11月07日 私房话 暂无评论

为爱而单身的红颜心

   (一)“爱洛依丝”之结

“爱洛依丝”自中世纪以来成为历史上最著名的爱情故事之一。

哲学家阿拍拉尔生在法国一个贵族家庭,他的魅力、口才和精神使他成为一代名师。

1115年,36岁的阿拍拉尔被任命为巴黎圣母院的参事,认识了参事福勒拍特的侄女爱洛依丝。两人一见倾心,而爱洛依丝怕儿女私情影响阿拍拉尔的前程,但由于阿后天拉尔的坚持,他们秘密结婚了。秘密暴露以后,爱洛依丝躲进修道院,她叔父以为阿拍拉尔要抛弃爱洛依丝,于是把他阉割了。在羞辱和绝望中,阿拍拉尔做了修士,爱洛依丝成了修女。

阿拍拉尔隐居一年后,恢复讲学,他的思想引起教会不满,被逐到荒无人烟的地方隐居。他和爱洛依丝天各一方,但书信频繁。

在教会的迫害下,1141年,阿拍拉尔在去罗马申辩的途中病逝。爱洛依丝则移往阿拍拉尔避难的地方,去世后和阿他一起葬在巴黎彼尔·拉蔡西公墓。

1762年卢梭的书信本小说《新爱洛依丝》使那个时代的人读得入了迷,使爱洛依丝这个名字更为世人瞩目。

当一个人体验到真正的爱情时,就会表现出自我牺牲的精神和巨大的道德力量,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因此,为爱情而不结婚,为爱情而单身。

(二)爱情的伤害

行为学创始人康罗·劳伦斯在《攻击与人性》一书中写道:“恨是爱的丑兄弟,与一般攻击相反,一经指向一个体,像爱一样,也可能是以爱的存在为先决条件;一个真正的恨是只恨他曾爱过的,即使他否认他仍然爱过。”

正是由于爱之深,奉献之彻底,发现被骗,由爱转而恨,这种爱和恨的交织、冲撞,便得失恋者无法冲出情感的牢笼而进行报复。

这种报复就像一柄双向利剑,伤害对方的同时,自己受到了更大的伤害。凡事都有正、反两面,正与反是力量平衡的对立因素。报复愈甚,对自己的伤害愈大。

感情的伤害,有巨大的杀伤力。其在一切痛苦中,是最难以忘怀,是最难从记忆中消失,并可能迁怒同类人。有的单身女性朋友由于自己被骗,自己看到有人被骗,而不再相信人的真诚,得出“不再相信男人”的结论。

世俗的说法“男人没一个好东西”的影响,也与女性的思维方式有关。

男性和女性存在许多差异,在思维方式上逻辑性是倾向于注重结果和达到某个特定的目标,在简化一个非常复杂的事件时,其思路是“假如……然后……”的线式思维方式。女性则不同,她们是“相关”式的思考,在她们开始行动前,总是要考虑各种可能性和这些可能性之间的关系。

由于思维方式的不同,男性的行为具有更多的冒险性和攻击性;而女性的直觉能力和危机感强,因此她们更需要安全感。

逻辑性思维明快,具较强的逻辑性,冷静而严谨,一旦斩断情丝,会变成理智。女性则不然,恋爱前会仔细斟酌,长期考虑才下决心,而一旦建立了恋爱关系,就难以割舍。

一名成人的减小失败及遗憾的概率和加强创造性成功的概率是自我状态发挥的表现,也是独立生存能力的体现。进攻是为了前进,防守也是为了前进,单纯的防守是没生命力的。

成人的自我状态是能独立生存,行为表现慎重,行为前评价一番,而后对自己的思想、感觉和行为完全负起责任。相信事实,确信一件事情时,能平心静气地解释,即使是社会上大部分人都同意的偏见,也能用事实比幻想、传统、成见中分离出来。因为一名成人必须会看会听会思考,并能客观地评价现状,对自己负起责任。

有时需要把握良机,有时需要屏息等待。草比山长寿,就是因为草从不计其数的残废里复活过来。成功的人不怕失败,不怕无助,也不会怨天尤人,他(她)们能自己负起生命的责任,既敢于面对过去,也勇于迎向未来,更敢立足于眼前,去面对严酷的现实。

(三)超越性别特质

我们认为,这种情况是比所谓事业型更复杂,也更深刻的一种情况。事业型的人是以人生目的为最高准则,故轻易地放弃爱情与婚姻生活。

而这里所说的超越性别特质,是指人以人生为宗旨,寻求人生的目的和意义。

向来作为人类中坚的男人根本不用说,我们只分析一下女人作这种追求的形式。

法国哲学家、作家西蒙·波娃是一位极有才华和极有成就的女性。她说:“要快乐,就得为生活尽责。对我来说最重要是实践,即是工作。”她还说:“真想独立,最重要的是有一份工作。”“女人能不受男人支配,主要因为他们职业上有自立能力。”在法国,或者说在世界上,西蒙·波娃本人,她和哲学家、《存在与虚无》的作者让·保罗·萨特的关系,她的一生,她的伤口都成了一种象征。象征着即使是一个女人,也可能突破所有的阻碍,冲破习俗和偏见的限制,按照自己的意愿过一生。

因为工作,一个女人不必做妻子或母亲,而仍然有充实且快乐的生活。西蒙·波娃还说,女人的母性并非天性与生俱来,而是后天学习的结果。女人的母性是被塑造的,女性思考事情的方式、情绪、行为等方面与男性的差异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渐渐形成的,是教育与日常生活培养的结果。在世界上,尽管经济制度的不同,男性和女性仍受传统角色的支配。男性的优越感,女性的自悲感,都是社会观念对人的影响铸成的。

西蒙·波娃在《第二性》一书中还写道:“大多数女人屈服于命运的安排,不试图采取任何行动,但对曾经试图改变这种处境的人而言,受女性特质的限制,任女性特制发展,是她们所不希望的。她们要超越女性特质的限制。当妇女投身于广阔的世界后,就与男性步调一致观点相同了。”

西蒙·波娃正像她自己写的那样,拒绝被动地接受性别角色,她坚守立场,藐视一切成规与相反的见解。她从没有结婚,但是她的爱情专一。在哲学教师资格考试中,她获第二名,萨特获得第一名,之后他们两人一起走过50年。开始他们两人订立了一个“合伙契约”,约定一是两年内二人同居,以后分开,一段时间后再一起生活;二是二人要以诚相见,互不隐瞒。后来把契约改为30年。尽管他们没有正式结婚,却相伴一生,直到让·保罗·萨特于1980年逝去。萨特认为波娃“具有一种男人的理解力”,是他的“最理想对话者”。

随着女性受教育人数的增多,尤其受良好教育的女性的增多,知识使她们认清自身价值,影响性别的染色体并不影响人的行为。人类学家和生物学家都已证实:Y染色体和雄性荷尔蒙不导致男性争强好胜;X染色体和雌性荷尔蒙不导致女性依赖他人。因此拒绝被动接受性别角色的女性、超越女性特质的人也会增多。

美国人类学家丽娜·伍尔鞭在《不结婚的女人》一书中指出,今天一些成功的、美丽的、受教育良好和聪明的女人都没有结婚,这是一种很好的选择。

不结婚本身就是一种追求,一种不同于常规的追求,一种向世人证实自己能力的追求。这需要独自应付生活的勇气,需要面向传统文化的勇气。她们是独立的女性,勇敢的人。

标签:

Copyright © E网新时代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站点地图
查询次数: 23
粤ICP备14073293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